非请勿入神作书吧者:一木言羊楚大侠威武(二调)“怎么了?”路子宜明明开始胆怯,却还逼着自己挑起眼角来挑衅道,“因为是第一次,兴奋了?扫兴了?”男人双手撑在枕头的两边,眯着眼俯视路子宜。房间里的灯光黄橙橙的,暧昧又极具魅惑,让身上这个男人看起来性感无比。路子宜借着酒劲双手柔柔地缠上男人的脖子,腰上微微使劲,男人与自己更近了一些。今天,谁都不准半途而废,路子宜铁了心要叛逆到底。今天是路子宜二十五岁的生日,没有蛋糕也没有生日快乐歌,爸爸妈妈还闹着要离婚。听说对女人来说,二十五岁是一道分水岭,身心俱是。二十五岁之前,皮肤水润、怀抱梦想;二十五岁之后,日渐衰老、认清现实——这世上没有什么白马王子,更没有什么携老爱人。爱情童话,那是用来忽悠幼儿园小朋友和白痴的。“放心,接下来的事都是你情我愿的,大家开心就好!”路子宜看着他的眼睛,是双很深很标准的双眼皮,眉清目秀到令女人都自卑。二十五岁的生日,路子宜生平第一次进酒吧,撞到这么一个极品,算是幸运吧。今天,路子宜非捅破自己身上的这层“纱窗纸”不可。她的脸边酡红一片,闭起眼,若有似无地把身下的肌肉一缩。虽然有些丢人,但某些教育片上,确实有这么一招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