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儿今年十三,还不大懂男女之事。这时偷偷看完这一场翻云覆雨的风月春宫活剧,浑身上下只烧的好似放在蒸笼里一般,娇声气喘,面红耳赤,全身无力。 又流了一身的香汗,裤裆里更是湿漉漉的一大片,粘粘糊糊的,好不难受。

《花雨春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