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淫荡的决心ii(1 / 1)

欲望的黑蟒 sameprice 5263 字 3个月前

在嘴角带笑地抛了个媚眼后,辛沐雪便照隆成元一的意思做了,但见她跨开矫健有力的双腿,且将滴落着饥渴淫水的阴道口对准一柱擎天的黑根巨塔后,便目光游离地坐了下去,似完全不怕对方的粗长阳具会损害自己腹中的胎儿。不过也难怪这位迷欲寡妇会如此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因为蓄势待发的黑色男子早就考量到了这一点,只将全力勃起的大黑鸡巴维持在20公分有余的长度,从而避免将硕壮滚圆的龟头真得捅进对方的子宫口里。

「啊……」

感受着黑色龟头逐步挤压下所带来的快感,辛沐雪旋即眼眸蒙尘地发出了快乐的淫叫,她的灵巧玉手也转而主动抚上自己的挺翘双乳,且情欲十足地来回揉动起来。

「啊啊……真得好粗好大呀……啊……连……连长度都刚刚好呀……啊……」

辛沐雪有感而发地赞叹着深入腹地的强大阳具,而她也不得不承认,对方肉棒的粗度依然是那般得充实坚硬,能毫不费力地将整条阴道长廊撑出自己的形状,其长度也恰到好处地顶在自己的子宫口,在制造出阵阵席卷百骇的美妙快感之余,又不会逾越雷池地向前挺进一步,从而危害了孕育在子宫睡房中的胎儿。

另一方面,趁着辛沐雪这双目失神的当口,隆成元一赫然将双手同时覆盖在了对方的曲致肚皮上,并掌心透热地在上面轻揉起来。额头低下的白发丽人见罢,则妖娆一笑地主动晃起狭窄柔韧的腰肢,且像是在盛情浓厚地回馈着对方的浓情美意。至于她那对富有神韵的丹凤美目,其略微上挑的犀利眼梢,更是尽显出无限的风情。

「啊……啊……好舒服啊……元……元一,我喜欢你摸我的肚子……」

辛沐雪继续手捧巨乳地凄迷呢喃着,而在她原本饱满性感的阴阜部位,则再明显不过地隆起着某种巨物的轮廓。不多时,隆成元一的黑色双手开始转移阵地,且沿着妙曼腹部的生命弧度逐步上移,最后更是意图明显地向着对方的胸前美乳进发而去。

双修对象的意思,辛沐雪不会不知道,所以她在随意娇叱一声间,转而以移开双手的方式来主动腾出胸前的领地,并让自己的一对丰饶乳房来接受黑色征服者的到来。至于点缀在成熟蓓蕾处的激凸乳头,则早就如雨后的成熟草莓一般,毫无意外地泛着诱人采摘的光泽美感。

「啊……元一……你的手呀……」

新一轮的官能刺激不仅让辛沐雪的声音更显凄迷之色,也继而驱使着她将精雕玉琢般的玉手分别放在了隆成元一的粗糙手背之上,且随着对方的运动节奏一起爱抚着自己胸前的淫魅乳肉。在此灵与肉的交流过程之中,迷情寡妇感觉到不仅仅是不堪挑逗的乳头,好像连同于整个饱满乳晕,都会融化在光头雄性的火热掌心之中。

就这样,一边让自己胸前的丰饶巨乳接受着隆成元一的强力把玩,又一边欲望十足地主动摇曳起匀称矫健的腰肢,在此双重快感的夹击下,但见琼鼻高挑的辛沐雪愈发以忘我的姿态投入到这场男女交合中,像是犹然忘记了自己正身处于以天为被的露天环境中。然而对于这一点,身处于秘宅天台上的她不仅毫无羞耻之意地不将其放在心上,反而在深不见底的高潮旋涡中,继续幻想着自己飞向了一望无际的快乐高空。

良久,辛沐雪方才离开隆成元

一的结实胯部,并吐气如兰地躺在了对方的怀抱里,其姿态之凄迷依人,就好像……自己眼前的这位黑色男子才是曾立下过山势海盟的亲密丈夫,而不是死于两个多月前的洛安杰。或许已然捕捉到绝色寡妇的心态变化,隆成元一继而语带深意地在对方的绯红耳边轻语说道:「走,让我带你去一个特别点的地方。」

说着,趁着辛沐雪故作慌乱地惊呼一声间,身强力壮的他旋即一把横抱起对方且让其躺在自己的怀里,然后头也不回地动身离开了空旷不已的秘宅天台。一路上,巨阳黑魔的脚步自是沉稳有加且不显丝毫焦躁之意,而仰躺在对方之强劲臂腕里的白发丽人,则自下而上地凝视着眼前的坚硬面孔。至于她雪白黛眉下的一对秋水明眸里,更是已经在酝酿起无穷的爱恋之意了。

伴随着一扇挡住去路的房门被隆成元一随意一脚踢开,娇叱一声间的辛沐雪,也自是发觉到自己已然被对方带进了一间挂着各式洁白挽联的冷寂房间里。而待她回过神定睛一看之下,更是猛然注意到摆放在古朴高台上的丈夫遗像。

天哪!隆成元一他怎能选择在灵堂行使那种放浪之事,只不过真这么做的话,好像又显得挺刺激似的……在自身态度不知不觉地软化之同时,辛沐雪也被黑色男子轻缓沉稳地给放了下来。饶是如此,沉醉在某种迷欲狂想中的她,却毫不介怀地以全裸之态站立在丈夫的黑白遗像面前,其存在于两端锁骨末端间的浅显凹痕,则一路向下地逐步深入进两座海拔惊人的乳峰之间,从而形成了一道焕发出神秘气息的风情乳沟。

「沐雪,告诉我,相较于你死去的丈夫,我隆成元一这人倒是显得如何?」

光头雄性悄然欺身到迷离寡妇的背后,旋即恶意满满地问道,并一手把握住对方的傲人左胸,另一手则抚上其双乳下方处的浑圆腹部。而在此继续将辛沐雪陷入无尽肉欲的过程之中,他健硕粗壮的肌肉双腿依然不知疲倦地站立着,其小腿上腓肠肌群简直有如凶狠的棒槌般分量十足。

「啊……你比洛安杰……他要强大得多,能比他更好地保护我与我肚里的两个孩儿……啊……啊……」

轻吟一声间,辛沐雪口不择言地回应道,其表情之显得悠然迷离,完全没有半点他人所想象中的羞愧或为难之色。就好像在她看来,背后的隆成元一虽不是自己的丈夫,但更胜似自己的丈夫,也同样是背后的隆成元一,虽不是自己两个孩儿的父亲,但也同样更胜似自己两个孩儿的父亲……

耳闻眼前之佳人居然道出如此厚爱之语,隆成元一像经受到某种巨大的鼓舞,赫然动作一变地腾起黑色双手且左右分开了对方的无瑕双腿,还用意颇深地将其摆成一副门户大开的型。于是乎,辛沐雪就像个任由他人随意摆布的玩偶一般,可谓开门见山地当着亡夫的黑白遗像,竟然梅开二度般地被隆成元一给抱了起来。饶是如此,腹部起伏如丘的她,却依然没有感到什么不适应的,反倒在背德欲望的突然之刺激,居然大逆不道地潮吹出一小股晶莹淫水在亡夫的黑白遗像上。

「沐雪,相较于你死去的丈夫,难道我隆成元一就只在保护你与你两个孩子这方面……才显得比他强?」

隆成元一话中有话地继续提着让辛沐雪难堪的问题。不仅如此,他在得意洋洋地看着洛安杰的黑白遗像之时,也骤

然将贪欲十足的黑根巨蟒插进了死者之妻的紧致阴道中。

「啊……元一……你真得好坏呀……啊啊……你叫我怎样在安杰面前回答你这个问题呀……啊……真得羞死人了……啊……啊……」

一边挺着怀有身孕的肚子正对着亡夫的黑白遗像,又一边修长双腿大开地承受着大黑鸡巴的往复抽插,现在的辛沐雪即便再怎么显得荒淫无常,实则还有些底线在坚持着。然而弥漫在她身上的绯红春潮,却偏偏大有愈显浓厚的势头,又宛若在昭示某种摇摇欲坠的底线。

另一方面,隆成元一已经悄然放缓了胯下巨物的运作节奏,还口吐热气地在对方的耳边呢喃低语道:「沐雪,请不要过度消磨我的耐心……」

话是这么说,可顶着铮亮光头的黑色男子愣是没有把绝色寡妇放下来的意思,而他的粗壮小腿也依然沉稳如常,没有半点儿因疲惫所带来的颤抖之象,其小腿外侧的比目鱼肌与腓骨长肌,则融为一体地彰显着结实坚硬的轮廓。

「好好,我说……」相比于隆成元一的「不显耐心」,实则倒是辛沐雪先行自乱阵脚地回应道,「你……你不仅比洛安杰他更好地能保护我与我腹中的两个孩儿,更能在生理上满足我的肉体需要,谁……谁叫你这坏蛋的鸡巴长得又粗又长,比我亡夫的小鸡巴都不知道强大多少倍了……啊啊……」

话未说完,辛沐雪又意乱情迷地呻吟了起来,因为深入她体内的大黑鸡巴已然重回先前的节奏力度了。不仅如此,掌控全局的隆成元一还以奖励式的口吻说道:「说得好,说得好,相比于你的废物亡夫,我比他任何一方面都优秀,尤其在性能力这一点,对吧?」

话到此处,黑色男子顿时颇有用意地加大了下顶撞的力道,刹那间让辛沐雪的娇喘淫叫更显凄迷离散之意。而眉目含情的后者,也响应一般地说道:「啊啊……没错,你说得没错,我的亡夫就是个废物,还是个小鸡巴废物,无法在床上满足我的肉体需求不说,更难以保护我与我腹中的两个孩儿……啊啊……正……正因为如此,请元一你当着这个家伙的面,狠狠地操我,叫他这个没用鬼看看……一个真正强大的雄性是怎么满足他的爱妻的……啊啊……」

就这样,伴随着这场男女交媾快马加鞭地走向白热化,辛沐雪转眼间便像是抒发自我感想似地道出了绝情之至的荒淫之言。此外,虽已怀上身孕,可她的整个胸廓部分却继续保持着矫健优美的本色,仍能毫不费地在丰饶乳房的下方,透过肌肤与血肉的包裹,继而勾勒出一对近似八字形的微妙弧度。

至于操弄着年轻孕妇的隆成元一,他的黑色颈脖就如同于参天古木般粗壮结实且不可撼动,其依附在上的两条胸锁乳突肌,则结实显眼得凶狠异常。而在这位巨阳黑魔的持续性的抽插下,辛沐雪最终满脸尽显愉悦之色地享受到了酣畅淋漓的感官高潮。不仅如此,门户大开的她,还意犹未尽地让雌性淫水宣泄在亡夫的黑白遗像上,从而获得另类的戏谑快感……

与血斧帮的战事仍在继续,虽然局势依然不容乐观,不过在隆成元一的带领下,新清水门已经逐步有序地扭转了颓势,还步步为营地展开了反攻,并在一个月后的异常大战中重创了对方。自此之后,血斧帮已难以发动各式威胁较大的攻势,新清水门的处境也顿时大为改观。在此关头

,隆成元一向辛沐雪提出了自己与奈莉?洛森前往狱门岛的请求。白发佳人听罢,自是同意对方请求,还略有不舍地希望黑色男子能早日回来。

当然,为了辛沐雪的安全着想,隆成元一自是安排辛凌燕与前者呆在一起。次日,他与金发女仆开着直升机飞往了狱门岛,并顺利抵达了目的地。在那里,奈莉自是见到了自己的姑姑西尔莎?罗南,还有与后者一同失踪多时的洛虹梅。双方见面,自是不免有些百感交集,可她却像是早就预料到这一切似的,赫然大不讳地说道:「西尔莎姑姑,还有洛虹梅阿姨,能成为胜武大人的雌奴是不是件很开心的事,毕竟这个世上能被巨阳黑魔一族临幸的女性,也就是极少数而已。」

此时此刻,奈莉正身穿着件洁白柔雅的无袖双肩连衣裙,其做工细致的裙摆则为高叉设计,自下而上地开在了窈窕有致的腰际处,可谓直截了当地暴露出她的大半边雪白长腿,还有些许性感饱满的臀肉。金发佳人的身后则站着身材魁梧的隆成元一,后者还用惬意十足的戏谑目光看着西尔莎与洛虹梅,犹若在等待着某些即将到来的好事。至于身材妙曼的后两者,则一如既往地身穿着可随时方便褪下的单层和服,并与眼前的奈莉相类似,她俩的身后也站着自己的黑色主人,只不过不是隆成元一,而是隆成元一的父亲——隆成胜武罢了。

「奈莉,告诉我,洛安杰他是不是真得死于血斧帮之手?」

不管怎样,身为洛安杰的姑姑,洛虹梅对侄子的遭遇多少有些关心与紧张。

「是的,他确实死于血斧帮之手,而且还死于血斧帮帮主之手。」奈莉口吻如实地回应道,「但不要紧,元一主人肯定会为他抱得大仇的。」

「安杰,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没有保护好你。」

耳闻侄子的死讯被证实,洛虹梅的神色不免显得有些黯然。饶是如此,想让她真情流露般地从自己的眼角处挤出几滴眼泪,似乎又是件很难的事。

「奈莉,告诉我。你是不是已经成了隆成元一的女人,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相较于好友洛虹梅,西尔莎当前的首要关心对象自是自己的年轻侄女。

「我何止成了元一大人的女人,还成了他的雌奴呢。既然都成为了他的雌奴,那元一大人还能对我怎样呢?当然是用大黑鸡巴把我操得服服帖帖的,顺带让我过上无比开心性福极的生活呀。」

奈莉的口吻显得轻松自然,其俏丽脸上所浮现而起的嫣然笑意,更是由衷得意地向对方流露出种「你着实多虑了」的意味。

「奈莉,你……」

眼见年轻侄女的嫣然笑意中蕴含着自甘堕落的妖娆媚态,再加之联想到自己在肉欲深渊中的沉沦之景,西尔莎纵是怎么想再表现得义正辞严,相信也已经是有心无力了。正因为如此,她选择了沉默与退让。

「西尔莎姑姑,你不相信我的话吗?」眼见对方欲言又止,奈莉却双眼调皮一转地故作为难之意,然后邪魅一笑地继续说道,「既然你不信,那奈莉就只好证明给你看了……」

说着,身轻窈窕的金发丽人当着众人之面,旋即将光滑无暇的玉手伸向了身上的肩带,然后就这么往两边轻柔一拨,继而让这件质地柔软的无袖双肩连衣裙,因失去双肩的支撑而冉冉坠地。

「西尔莎姑姑,看到没,在元一主人的滋润下,奈莉可是变得越来越迷人漂亮了呢。」

脱去了自己的外衣还不够,西尔莎的年轻侄女像是显得涉世不深一般,竟然还当着众人之面,并以迈着猫步的形式原地转了圈,而此时仅存在她身上的衣物,也就一条不堪入目的t字型洁白内裤而已。

趁着西尔莎不知所措的时候,奈莉眨了眨灵动的蓝灰色明眸,且看向前者身后的隆成胜武,并以有些不甚信任的激将式语气问道:「胜武前辈,我知道西尔莎姑姑,还有虹梅阿姨,都已经成了你的女人,可就不知道你对她俩……到底有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