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西琳(1 / 1)

崩坏3RB 雨师泽 11741 字 3个月前

妈耶,三月月初去上了个班,然后就再也没回去过,疫情隔离了近乎五十天,被关在公司,人都要傻了。

这么久不动笔,感觉都不会写东西了。四月二十号放出来,提笔对着码的字发呆,这篇状态不怎么好,很抱歉,希望复健能尽快回复状态吧。

说来,我还蛮想看看大家的意见,k423究竟是叫西琳好呢,还是叫琪亚娜好呢?虽然现在暂且认为她可以在舰长和塞西莉亚面前自称为西琳,但对外是自称为什么?

这虽然不是很重要的东西,但颇为影响我码字的视角,头疼中。

接下来大概就是识律的乐土篇了,跟随着识律的舰长会在乐土中发生什么,出来后又会变成何样,尽情期待~

------------------------------------------------------------

清晨。

丽塔·洛丝薇瑟轻轻敲了敲房门,无人回应。她皱了皱眉头,且不论舰长,幽兰黛尔这么晚了还没起床,对于生性勤奋的最强女武神来说,不可谓不罕见。就算昨夜他们两人一对一激烈的交欢,耗费了太多了体力,幽兰黛尔的恢复能力也足够令她精神饱满的醒来了,对于两人皆无比熟悉的女仆深知这点,于是不再多想,掏出钥匙,打开了反锁的房门——整个休伯利安上,除了舰长以外,也就只有最为深得舰长信赖的女仆持有所有房间的钥匙与通行权限,这份信任对于深藏着许多秘密的男人来说,可谓是一件殊荣。

扑鼻而来的是浓郁的性爱交织后散发出的荷尔蒙味,那是仅仅嗅到便足以令品尝过个中滋味的雌性发情的浓郁,丽塔眼角微微一挑,无意识的媚眼流波,显然此时她也为之一荡。一片狼藉的房间内,赤裸相拥而睡的男女呼吸平缓而有力,紧紧贴在一起,金发的骑士胸前圆润白腻的乳球压在舰长的胸膛,几乎成了一个肉饼,随着呼吸微微颤抖。饶是如此,两人依旧未醒。丽塔眼看两人好好的在这里,心下稍微一松。随后,轻轻踱步来到两人身旁,映入眼帘的两人,眉头皆是微皱,睡梦中,显然颇为不安生。金发的骑士更是身后微微散发着光茫,仔细看去,那原本耀眼的一头金发,不知为何,生出了漂亮的银丝,整体看去,竟也颇为和谐美丽。

「原来如此……是琪亚娜小姐么……」

圣痕空间,拂云观。

舰长全身放松,默然不语,只是静静的躺着。将自己的头垫高的,是赤鸢仙人晶莹玉润的美腿。默然俏丽的面庞就这般和膝枕着自己的男人对视,纤细修长的玉指温柔的抚摸着舰长的脸,两人皆是一言不发。在两人的一旁,琪亚娜·卡斯兰娜跪坐着,双眸微阖,脸上始终挂着浅浅的笑,也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气氛一时凝固。

许久后,还是赤鸢先打破了沉默。

「舰长,你是从什么时候发现的?」

「你是指什么?」

仙人眉头一挑,就算到了这种地步,男人还是在装傻充愣,不肯自己主动挑出事实。该说是他对自己的关照已经到了近乎放任的宠溺程度吗?她和他心里都清楚,号称「赤鸢仙人的记忆体」,其真实身份,是名为「羽渡尘」的神之键原体,前文明的第八律者被封印的意识这件事,由舰长指出,和由自己

坦白,本质上的不同。男人并不是那种要求身边的女人在自己身边毫无秘密可言的人,但这种事自然也有区分,一名隐藏身份的律者一直潜伏在自己身边什么的,就算是任赤鸢去换位思考,也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该说,在这种情况下,舰长还能坦然任由自己呆在他身边,这个男人的度量,着实堪称一绝。也难怪,时至今日,他的身边,能聚集如此之多的追随者。

「我并非赤鸢仙人,而是」羽渡尘「这件事。」

坦白的一瞬间,虽然两人都未表现出来,但两人竟是莫名的能感觉到,对方的心底,皆是松了一口气。讶然于心底的默契与感知,那可能存在的一丝芥蒂,在赤鸢的坦白下,终于彻底消弭。

「最开始只是疑惑,你曾经说过,自己只拥有消散的记忆,但初次见面,你便很笃定的知道,自己现在的名字叫符华,这明显与你所说的不符。后来你所传授的知识,我在天命的数据库内也找到了相似的原型,在得知其中一些是来自符华后,又与你所说她的忘记不符。这时候,你第一次和我见面的时候的话,时时刻刻在暗示着我要在合适的时机返回符华的身上这件事便无比可疑了。你甚至委身于我,任我予求,只为了麻痹我,让我产生」只要让臣服于我的符华记忆体回到符华身上,那么接受了这份记忆的符华便会成为我的女人「这样的认知。只是,任谁也想不到……」

「是啊,任谁也想不到,你会意外掉到量子之海,然后见到那个人……而且,」英雄王「符华,那一指,就连身为律者的我,认知也被其彻底改变,难以想象一个人类,究竟经历了多少,才能用记忆将一名掌控意识的律者彻底改写……没有想到,这么早就露出了破绽,这么说来,培养皿中,你愿意让我接近符华,是对我的测试?」

「……」

男人没有说话,赤鸢——不对,羽渡尘,轻轻叹了口气。显然易见,确实无需男人的回答。就在她苦笑着,想要询问男人,那么接下来,要如何处置,处罚自己的时候,舰长开口了:

「那个时候,我感觉到了,在被我叫停的时候,你松了一口气。」

「……」这下,轮到羽渡尘怔住,沉默了。该说是凑巧吗?操纵「意识」的律者,被封印在「圣痕空间」内,遇到了拥有「与圣痕交互」的能力的舰长,互相影响之下,莫名的,两人皆能些许获知对方的情绪。虽然只是些许,但已经足以令羽渡尘怅然。

「我是崩坏的使徒,纵使被符华彻底改写了认知,不会对你产生不利,但,你所截取的律者核心内的崩坏神的意识,依旧会直接影响着我。」

「崩坏之神虽然无法影响在我身边的律者,但没有实体的你,的确是例外。天生意识的权能,对于接受神的命令,格外的敏感,这不是你的错。」

「你是这么认为的吗?但无论如何,我必须要承认,因为我的缘故,这个时代的第八律者,已经诞生了。借由」羽渡尘「的共鸣,被你所截取的神明之力,将识之权能,刻进了」符华「的体内。」

「真是,没有休息的闲余啊。」

男人起身。将话题彻底展开,彼此之间再无芥蒂之后,他所要做的事,就很明显了。如今他可谓是处理律者问题的专家,空、雷、冰的觉醒,如今都在他的手中,得以解决。更兼有羽渡尘

在身边,对于识之律者,他义不容辞。

但羽渡尘却压住了他。男人疑惑的眼神中,律者俯下身,轻轻亲吻着舰长的面颊,留下馨香。随后,羽渡尘站了起来:

「这一次,就当是我的赎罪,把她交给我吧。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唉?」

这出乎舰长的预料,羽渡尘的语气古怪,他来不及细想。正要起身,律者便打开了拂云观的门,阳光直射舰长的眼睛,男人下意识的伸手挡住了眼睛,被照阳簇拥中的前文明第八律者,露出了纯粹的笑容,清澈地没有一丝杂质。随后,凭空消散。

「她什么意思?」

舰长怔住,半晌后,转头,问身边的琪亚娜道。

「她去符华那里了。羽渡尘能自由传送至每一根第八神之键的羽毛内。自从你将她缓醒后,在空之律者的觉醒中,符华失去意识后,她有无数次机会夺取符华的身体。但她没有这么做,而是待在了你的身边。」

琪亚娜缓缓开口。舰长一愣。沉默半晌,男人双手捂住了脸。他曾以为自己未曾挑明她的身份是两人相交之间最大的让步,但,直至此刻,他才明白,原来,早在自己对她有所怀疑的时候,她已然做出了选择。她从未背叛过自己。

「操纵意识的律者,还一直待在你的身边,应该说,你所想的那些东西,她应该早就知道了吧?是你自以为是的迁就着她,还是说,是她在包容着你呢?毕竟,你说过,你在量子之海之中遇到的那个」符华「,明知她是律者意识的情况下,也称她为符华吧?」

琪亚娜托着下巴,语气平静,看着眼前的男人,似是脱力一般瘫着。良久后,耳畔的少女继续开口道:

「所以我说,如今,你也该试着,去相信感情了吧?」

「我……」

「别说什么你和她们告白了,回应了之类的回答。在我面前,你的真实想法是没有丝毫遮掩的。责任?需要?这种无聊的东西,可无法面对女孩子们的一片真心啊。你也能感觉出来吧,就算收到了不曾相信爱情的你的告白,就算要与十几个二十几个女人共享,她们内心深处的幸福,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少。」

少女贴近了舰长,在男人的耳畔,糯糯细语:

「所以,请将要带给她们美好的结局这件事铭刻在灵魂之上,在你登上名为」终焉「的台阶之时……」

……

世界蛇。

黑色风衣的银发男子默默坐着,一贯冷峻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在他面前,白色大氅的律者裹了裹衣物,纵使是冰之律者,在名为凯文的男人面前,依旧感到寒冷。安娜·沙妮亚特惊讶与眼前男人的深沉,脸上的表情却愈发轻佻戏谑。自觉醒重获理智之后,她的性格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眼中的世界愈发广阔,但脚下的路却无比狭窄,持有着冰与星的核心的女子,若在常人看来,无疑是最为危险的威胁,但安娜却明白,在真正隐藏在世界的幕后黑手眼中,自己也不过是随时待宰的羔羊。且不论凯文之流,就连休伯利安上的那名准少将,表面似乎不入流,但实际上早已在暗处布置了就连律者也只能任其摆布操控的暗局。

效忠于谁?这才是安娜需要考虑的。这并不是为了存活下去,实际上,如今的安娜,已然不再在

意那些东西,在窥得神明的片鳞,得知原来从前自己为止奋斗守护的生活,不过是几只大手搅动下的片刻宁静后,便已然失去了之前的动力,如今的律者,只是想要看看,这个世界,究竟会被何人,带向何方。

「这么看来,他们都太无趣了,不论是世界蛇,还是天命。反倒是害我落得如今地步的罪魁祸首,颇有看点。呵,那么就暂且将我的忠诚奉献给你吧,比安卡的男人——你会将世界搅成什么样呢?」

希奥拉在一旁,面色虽是如旧,但心底却是焦急起来。安娜是舰长托付给她,请她帮忙加入世界蛇的。于情于理,莫名被相识不过数面的男人开苞了后庭,干了个爽,自己应该恨不得杀之泄愤,但也不知为何,心头那一口愤怨总是提不起来。也许是没有做到最后那一步,终究给了佣兵一个台阶和缓冲,自己欲火最盛之时,将其彻底发泄,给予了自出生以来,从未体验过的极致体验的男人,终究还是在希奥拉的心底最深处,留下了痕迹,一点一点攻破着渡鸦看似牢固的心防。

眼看着对视的一人一律者气氛愈发诡异,安娜似是不怕死一般,嘲讽的意味愈深,渡鸦也是愈发焦躁,就在她马上要忍不住,上前打破这焦局的时候,最终还是安娜先开口:

「夜枭这个代号不错,没有意见的话,我希望可以被你们这样称呼~」

「……你配不上这个代号。」

「干嘛,你很认可他吗?他可是堂而皇之的背叛世界蛇,背刺天命,企图放跑律者的人哦?」

「他有足够的能力控制律者化,乃至有多余的理智将另一个律者唤醒。颇有潜力的苗子。」

「和他说的一样呢,呵,反正行为与后果在你们眼里都不值得一提,是有自信将这些处理好吗?眼中只有可以利用的价值。不巧,你的好苗子已经不在了,只剩下了无聊的我。要杀掉吗?还是再看看,我能否控制这两份力量?」

随你的便。」

「哈,那我就叫夜枭咯?嘿,我真叫夜枭了啊?」

「我说了,随你的便。」

凯文阖眼,将眼前刻意聒噪的安娜视若无睹。眼看凯文不再搭理自己,安娜安静了片刻,微微欠身,转头离开。渡鸦迎了上去,正欲开口,却是一怔。眼前方才和尊主对峙一度强势无所畏惧的女人,此时,却是自内心深处,散发着颓然与萧瑟……

然后,下一秒,破空的剑啸,凌然肃杀,自远方传来。凯文蓦然睁开眼,身边,天火大剑自动燃起,似噬界的火龙,低吟声中,骤然暴起,散发出宛若烈日般的光辉,斜飞而出,几欲燃尽一切,却被那声剑啸来处飞来一丝寒芒似流光一般,轻轻点中,随后,火焰全消。安娜此刻才反应过来,律者瞪大了双眸,视野中,黑色的剑匣没地三尺,苍发的女子凭空出现,单膝半跪在地上,背后背着一个一个相貌奇特一人多高的容器,捂住额头,表情时而狰狞,时而慈悲,时而安详。安娜眼角一抽搐,对于女子身后背着的容器莫名有种熟悉的感觉,然而等不到她细想,凯文已然起身,方才被寒芒击溃的天火圣裁犹然在半空旋转悲鸣,直至凯文招手,回归主人手上的大剑,横在女子脖颈,剑刃入肉三分,鲜血渗出,滴答滴答落在地板上。女子抬头,与凯文对视,下一刻,地板尽数崩裂,扬起漫天尘沙……

休伯利安外,珊瑚岛。

检视完停摆的战舰,舰长心情颇为沉重。星之律者觉醒之时,最近距离的爆发,将整艘休伯利安开了个大洞,若非空之律者的权能,半空中栽下去的战舰恐怕会造成巨大的伤亡。待到解决律者觉醒的事件后,疏散了所有舰上的非战斗人员,让那些舰上的服役人员暂且到雪莲小队的驻地避难待命,才有时间回过头来检视爱舰的损伤。得出短时间内,恐怕整艘船都无法再次出击了的结论,舰长长出一口气。将现在的情况报告回天命总部,申请短时间内驻扎珊瑚群岛以及整修人员支援,却不知为何,没有得到回复,舰长将联络关掉后,揉了揉脸。

一双秀手体贴地帮男人抚摸太阳穴,舰长转头,银发的少女表情腼腆而亲切。紧身的作战服凸显曼妙的身材,不知不觉中,琪亚娜也愈发落落大方。舰长脸上纠结的神情一扫而空,转身抱住少女,揽入怀中颇具肉感,馨香令人神情放松。琪亚娜脸色俏红,悄悄挪动身子,令恋人的怀抱更加贴紧,半晌后,两人方才分开。

「舰长有心事?」少女乖巧牵住男人的手,两人慢慢回头向原女武神驻扎地走回。

「休伯利安损伤很严重,我已经向总部报告了,申请技术维修支援,但没有回复,我很担心,第八律者就在天命总部觉醒,不知道能否有效控制住……」

「难得见到你这样子没有底气的样子呢舰长。在大家眼里,舰长总是什么都尽在掌握呢,大家已经习惯了你的安排了。」少女莞尔一笑。

「跟随在我身边的人越多,我所要顾虑的越多,」男人伸了个懒腰「现在想想,我还真是不知不觉中改变了不少。放在以前的话,根本不会对这些事这么纠结的。」

「现在的舰长也不错哦,大家越来越信赖你了呢。」少女耸了耸肩膀:「如果你真的担心总部的话,我可以把你带过去哦,用空之律者的力量。」

「……你和西琳?」闻言,舰长心头一动。代号k423的少女是西琳的律者核心重生的人格,这件事事到如今,琪亚娜也已然清楚了。抗拒着自己是曾经在第二次崩坏中杀死数千万人的罪魁祸首这种心态自然能够理解,舰长也试着慢慢加以引导,只是时隔许久,再度见到琪亚娜,少女已然能够熟练的运用这份力量了。是与西琳的人格达成了和解了吗?琪亚娜的言外之意,甚是明显。

「事到如今,也别说什么」我和西琳「这种事了。」少女苦笑,表情中却没有多少拒绝:「我就是西琳,这是客观存在的现实,无论承认与否,这点都无法抹去。但我还是舰长的女武神,我所拥有的力量,可以为舰长所用,所以哪怕这份能力承载了无数的鲜血,我也会将其紧紧握在手中。西琳也好,k423也好,琪亚娜也好,这种事都无所谓了,我是舰长的力量,是舰长的部下。要怎样使用这份力量,就要看舰长的心意了。」

「你是这么认为的吗?」舰长点了点头,这倒也不失为一种解开心结的方法「倒也没错。唤醒了你的人是我,再次使用这份力量的人也是我,你也不必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不过,另一个你……」

「另一个我也认可这点,我们俩现在最大的分歧,在于我究竟是该叫琪亚娜,还是西琳。」少女莞尔一笑,神态之中,倒真似没有任何隔阂「她不喜欢卡斯兰娜这个姓氏,

我不习惯西琳这个名字。舰长你觉得呢?要不,我改名叫“西琳·沙妮亚特?”」

男人一怔,敏锐的察觉出少女的心思。固然她能开导自己为舰长所用,但当初西琳所犯下的罪恶,却是实打实无法逃避的。或许只有在还清「西琳」的罪孽之后,少女才会坦然的称呼自己为「琪亚娜」罢?无论外表何等坚韧,少女的内心,却是柔软而敏感的。

叫你为琪亚娜的。」舰长认真点了点头,随后又一阵疑惑:「等等,为什么是沙妮亚特?」

少女闻言,却是脸色一红,低下了头,半晌不出声……

珊瑚岛,前雪莲小队驻扎地。

塞西莉亚长出了一口气,洗完澡后将被香汗沁湿的毛巾与衣物塞进洗衣机,换上一身舒适宽松的居家服。休伯利安落地后,自己也离开了曾经居住的底部生活区,对于较少离开居所的少妇来说,是难得换心情的时机。日常的高强度训练或许是保持身材的诀窍?只是可惜,名为幽兰黛尔的「唯一」不知道自己存在的女武神因为昨天和舰长欢愉,怠慢了锻炼,今天霸占了训练室训练了一整天,自己也不能去训练室光明正大的练习。说来,还没有见过继承了自己黑渊白花的现任最强女武神呢,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实力如何。珊瑚岛的律者出自沙妮亚特家这件事,恐怕会在总部掀起不小的风波吧?沙妮亚特家恐怕短时间内会受此影响严重,明里暗里失去很多权力和利益,不过这种事怎样都好,沙妮亚特之名,对于塞西莉亚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拥有着圣女之力的少妇,如今,只是一个臣服于舰长的女人罢了。

这样想着,塞西莉亚心情就愈发愉悦。这时,响起了敲门声。少妇起身,嘴里回着「来啦」打开房门,门外的来人,却令她有些出乎意料。

「舰长和……琪,琪亚娜?」

「妈,妈妈……」

银发的少女脸上表情有些怯懦,倒是舰长神情坦然。「西琳怎么样都想和我一起来见见你,所以就过来了。想到你和卡莲也好久没离开休伯利安了,刚刚和卡莲聊了聊,然后就到妈妈这里来了。」

「西琳?妈妈?」塞西莉亚一怔,片刻后,瞬间反应过来。漂亮的眸子一亮,她获得了舰长从量子之海带出来的其他「塞西莉亚」的记忆,原本源于圣痕的灵魂比之之前成长了何止数倍,实力远超巅峰不说,就连心智也拥有了无数的沉淀,性格气质也与之前有所改变。很快就明白了舰长的意思,少妇欣慰地看了一眼女儿,侧身让开,让女儿和舰长进房间「今晚在这里过夜?」

「嗯,说来,还没有和妈妈与西琳一起做过呢,很惭愧,明明需要我解开你们母女的心结,结果我却不在,还是你们自行处理的,没有尽到责任啊。」

「太小看我们母女可不好哦,舰长,也不是什么都需要你出面才能解决的……啊~」

后半句却是呻吟出声。舰长勾上门,眼前的尤物母女任自己采撷,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得住。伸手探进少妇的怀里,隔着白色的轻衣,揉搓着塞西莉亚雪腻饱满的乳肉。那一手根本无法掌握的鼓涨几乎撑破了衣服,此刻在舰长的揉捏亵玩下,很快便顶起了嫣红的乳尖,在白色衣物的衬托下,格外妖媚显眼。

「舰长真是急色啊,但没有办法呢,毕竟是妈妈,没有人能忍得住妈妈

的诱惑呢~」

少女脸色绯红,塞西莉亚白了女儿一眼,嗔道「怎么能这样说妈妈呢?」但话音未落,便被舰长堵住了嘴。手上动作未停,粗暴而用力的揉搓着塞西莉亚溢乳的胸部,直至敏感的少妇很快泛起了情欲,两条丰腴的大腿不自觉的交叉磨擦,幽深的隧谷在男人的刺激下,很快便起了反应,泛出点点涟漪。雪白洁净的轻衣胸前两点坚硬宛若红宝石的凸点愈发鲜艳,在男人的揉捏下,宛若面团般的乳肉几乎破衣而出。

在舰长的亵玩揉搓和衣物的磨擦作用之下,塞西莉亚敏感的胸部诚实的迎合着,白衣很快便湿润,渗出深色,少妇的乳汁将胸前的衣物打湿,汩汩雪白的奶水纵使隔着衣服,也不住往外溢出,两道乳痕在用料昂贵的白衣上留了下来,隐隐透出肉色,少女哪里见过这番模样,自家的妈妈被恋人玩到溢乳的淫靡场景令她也不由得情动,少女探出头,伸出粉嫩的红舌,隔着衣服,凑近舰长另一只手没有照顾到的胸部,舔舐糯湿奶头处的衣服后,忘乎所以的搓弄吮吸起美母娇艳的乳头来。

「好女儿,好儿子,这样玩妈妈,妈妈会……噫……」

塞西莉亚固然已经和男人一起玩过很多次多飞了,早已习惯和其他女人一起服侍舰长,或者被其他女人和舰长一起侵犯,但此时,少妇所代入与面对的,是自家亲爱的女儿与爱婿,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上的禁忌,都与其他人在一起时不同,背德的快感令少妇愈发沉沦,伸出舌头,追逐着舰长的激吻,少女微微抬头,便看到,自家的恋人和母亲正将两条舌头,在口外迫不及待的纠缠。

「妈妈的奶水,真好喝呢。妈妈,从小没有哺育过我的妈妈哟,这独属于姐姐的奶水,现在被你认养的女儿吃掉了哦?被征服了你的儿子玩出来的奶水,妈妈要尝尝吗?」

少女深深吸了一口气,灵巧的嫩舌用力一吸,将塞西莉亚的奶水隔着衣服吸了一大口,随后微微直起身,舌头卷着奶汁,也加入舰长和塞西莉亚的舌吻。

这下可舒服了舰长,不费吹灰之力便品尝了母女娇嫩的唇舌,三人的津液混合着乳汁,纠缠在一起,再也无法分清彼此,初时,少女还主位了喂塞西莉亚自家的奶水,待到激吻了数分钟后,彻底动情的母女,都将自己奉献给男人,再也不作他想。啧啧的水声,令人面红耳出,三人的淫戏,足足持续了十数分钟,直待到塞西莉亚母女几乎缺氧一般,这才不得不依依不舍放开了舰长的舌头,大口喘着气,香汗淋漓,两人不同的体香混合着,刺激着舰长本就高涨的欲火。

塞西莉亚的上衣彻底被搞得凌乱不堪,湿漉漉的奶水将衣物打湿,最先承受舰长出手的少妇亦是最先承受不足,俩腿一软,鸭子坐的姿势瘫倒在地上,直将肥美安产的蜜臀压成两坨肉饼。大口喘着粗气,少妇媚眸流转,仰头,无比敬仰的看着尤站着俯视自己的舰长,恨不得就在男人的影子里过一辈子。

「妈妈这样可真好看啊,真希望每天都能看到妈妈这个样子呢~」

少女在塞西莉亚身体,两只手捏住少妇的乳丘,感受着美母胸围的雄伟,抓紧已然彻底被奶水打湿的衣物,只听得「哧拉」一声,名贵的白衣便被少女肆意撕扯开来,「扑哧」一下,两团白腻的乳球巍巍颤颤脱离了束缚,顶尖还泛着涟漪,弹跳出来。纵使依然知道眼

前的美妇已然彻底归属于自己,任由自己索取玩弄,舰长也不由得一时滞住了呼吸。惊叹于塞西莉亚的美艳,男人和少女对了下眼神,皆是明白了彼此的所想。

片刻后,舰长大刺刺坐在大床之上,张开双腿,任由银发的母女虔诚的跪在胯下,塞西莉亚和西琳一人一只手,配合默契,脱掉了舰长身上的衣服。一左一右,两坨柔腻的白峰,将男人矗直的肉茎夹在了中间。一柔腻,一娇翘,母女二人乳肉触感相异,相同之处却是尽皆卖力的服侍。

「不管多少次都要说,舰长的那里太大了啦,光是看着,根本不敢想象,下面能够把这种东西吃下去呢~」

侍奉着。

不多时,果然身旁的女儿和舰长啧啧的激吻声便传来。塞西莉亚也不多看,只是专注于侍奉着舰长的肉棒,半晌过后,腥臭的液体便从已然紫黑的龟头马眼处慢慢渗出。塞西莉亚知道这是主人已然动情的证据,于是加快了速度,让这根每晚令自己魂牵梦萦彻底臣服的肉茎在自己腋下愈发激烈的磨擦着,时不时还伸出嫩舌舔舐,毫不顾忌送出津液润滑,直至混合着的男女体液将奶子沁湿,泛起银色的光,塞西莉亚这下听到耳畔男人的呼吸瞬间沉重起来,便明白,舰长已经到了极限。

腋下的肉棒在淫乱的母女挤压下已经濒临发射,舰长放开了被自己激吻地面色通红的少女,伸出双手,紧紧捏住母女二人的双乳,用劲将两团肉丘挤压在一起,奋力挺着腰:

「我要射了,看我把你们两个射满!」

话音落下,随着肉棒剧烈的抽搐抖动,灼热的精液顿时喷涌而出,在母女二人惊呼声中,将这对相似的娇艳面庞染上了自己的痕迹。母女二人并未躲避,反而将脸凑近舰长的肉棒,表情似是享受一般,虔诚的迎接着舰长的发泄,任由白浊将自己沾染。

「舰……爸爸的精液,把西琳和妈妈都变成了淫荡的样子呢~」

许久后,这分量十足的发泄方才停止。少女和艳母看着对方满脸精液的样子,默契得相识媚笑。一大一小两具绵软的诱人胴体相拥起身,紧紧贴在一起,跨坐在因射精而躺在床上的舰长身上。男人张开眼,两具白花花的肉体紧紧相拥,艳母主动调整胸脯,把红宝石般的奶头向爱女的乳尖凑去随着一声长长的「啊~嗯~」的呻吟,奶头死死贴在一起。两女皆是满足地喘了一口粗气,少女伸出嫩舌,贪恋舔舐掉艳母脸上恋人的精液,一脸沉醉满足。塞西莉亚有样学样,两条香舌将彼此脸上的精液舔舐干净后,便肆无忌惮的互相吮吸交缠。在舰长面前背德的偷欢令母女二人倍感刺激,微微抬起腰,泛着蜜水的两只花蚌磨擦片刻,终于咬合在一起,将舰长的肉棒夹在中间,上上下下,尽力贪求着快感。

「妈妈……啧……妈妈,啊,舰长的,进来了~」

艳母妖媚娴熟的肉体令少女情难自禁,下身敏感的肉蔻磨擦几下后,西琳终于忍不住,阴埠微微一拱,少女的肉洞便将夹在母女二人中间的那根肉棒贪婪的吞了进去。

「啊,西琳,偷吃真狡猾,妈妈也想要舰长的肉棒!」

塞西莉亚撅嘴,被女儿抢先吃掉主人的肉棒,这令欲火缠身的人妻少妇颇有些空虚。舰长只觉得好笑,坦然放松,两只手搭上交叉坐在自己大腿上的母女二人丰硕肥美的屁股,手

感充实而饱满,十指陷进肉里,令他十分满足。他也不自己用力,任由母女二人自行出力,自己只是享受着肉体的欢愉。

「西琳的里面真紧啊,仿佛无尽的深渊一样呢,不愧是空之律者,虽然看着很小,但能完全吃掉我呢~啊嗯,这下换成妈妈了吗?嗯,和我的严丝合缝,完全就是为我贴身打造的肉穴还真是满足啊~」

少女上下耸着腰,让男人进出了上百下后,顿感身子一软,那是高潮来临的前兆,但塞西莉亚看准女儿一时失神,亦是一挺身,早已充满淫液的花蕊将女儿拱开,随着一声满足的叹息,美妇终于抢到了渴求已久的肉棒。

「噫,妈妈好坏,不要抢舰长的肉棒啦!」

少女在濒临高潮之际被母亲推开,顿感空虚不满,但欲望又无处发泄,于是主动狠狠的捏住艳母的奶子,奶头碰撞研磨之下,喷出汩汩奶水,直将四只诱人的白丘打湿,发出低沉的碰撞声。两条红舌愈发渴求着彼此,吞咽着母女对方的津液,银色的丝线在两女的舌尖拉出,久久不断。

直至塞西莉亚扭腰,被男人的肉棒插得双眼翻白,意识模糊,少女这才找准了机会,将艳母挤开一旁,再次霸占了舰长。两女就这般反反复复,交换着,半晌后,随着满足的叹息,两人几乎同时,被舰长的肉棒干上了高潮。

「啊呀~嗯,好舒服~」

剧烈的运动几乎耗尽了母女的体力,小穴内还汩汩流出阴精,两人却瘫倒在床上,舒服得不想动一根手指。

「接下来,轮到我收尾了吧?」

舰长嘿嘿一笑。方才母女二人的交换活动,倒是给了他些许喘息的机会,现在还差临门一脚。塞西莉亚和西琳闻言,脸色一紧,但此时,已然酥软无力的母女二人根本无力反抗男人。被舰长摆成一左一右跪爬装,两只挺翘的美尻并列,舰长将肉棒夹两瓣美臀中间,抽送几下,随后以征服者高高在上的姿态,扬起巴掌,狠狠拍打着母女二人的雪臀:

「既然是母女,就要互相关爱哦,不可以争抢!妈妈真是的,要有个做妈妈的样子呢!」

啪啪声响起,塞西莉亚媚呼,敏感的臀部被主人无情的巴掌拍打下,火辣的感受直冲大脑,被舰长调教得无比敏感的体质令他几乎说不出完整的话,只能本能的像一条母狗一般,愈发妖媚的翘起屁股,承受舰长的施为:

「是~啊……好儿子,是妈妈不对……淫荡的妈妈,只想要乖儿子的大肉棒,狠狠的惩罚~每天,不对,是每小时,每分钟,妈妈都要被儿子的大肉棒填满,被烫烫的精液浇灌全身,彻底成为儿子的性奴,成为没有儿子的肉棒就活不下去的淫乱母亲~」

看着塞西莉亚已然臣服,舰长如法炮制,重点关照起少女:

「西琳也是哦,尊敬妈妈是女儿的义务,抢跑是不对的!」

「啊!噫~西琳知道错了,舰长,不,是爸爸,求求用爸爸的肉棒,把教导,狠狠的烙进骚女儿的身体里面,让西琳成为永远也不会忘记爸爸的骚女儿,永远跟在爸爸身边!」

母女二人的淫乱求换令舰长脑袋轰的一声,理智彻底崩坏。挺起腰,杵起坚硬的肉柱,舰长狠狠插进了塞西莉亚的淫穴,催动全身的力气,大肆抽插着。同时少女还未来得及失望,男人的触手便伸出,一同插进西

琳也已泛滥的屄中。母亲的肉穴和女儿的肉穴的触感同时传来,从未有人能够有这番真正同时享受两个人的体验,尤其还是彻底征服一对绝艳的母女。舰长之前没有发泄的欲望此刻已经燃到了顶点。啪啪啪,肉体碰撞,水声泛滥,床单被彻底打湿,男人的全力侵犯,令母女二人无从招架,直恨不得被舰长操死在床上。此刻,三人皆已无暇呻吟叫床,只留最本能的欲望释放。

沉重的肉体碰撞声持续了几乎三个小时,数次交换母女的体位,直至彼此精疲力竭,男人将最后一发精液灌进西琳的淫穴中,怀中抱着两具诱人的胴体,三人紧紧抱在一起,贪恋着极致后的残余。奶水,淫液,精液,口涎,混着在一起的味道,此刻格外的令人安心。

「妈妈,舰长,我们永远是一家人……」

少女呢喃着,沉沉睡去。舰长捧起塞西莉亚的奶球,吮吸着少妇依旧充盈的奶水,听到少女这番梦呓,不禁失笑。正要放开安慰少女,西琳的后半句便说了出来:

「还有琪亚娜姐姐……」

「……」

舰长一怔。此时,已然昏昏欲睡的塞西莉亚微微睁开了眼,残存的些许气力令她在失去意识前,恍惚间望着捧着自己的奶子吸食舔舐着的主人。没有言语,但舰长依然知道,少妇想要说什么。

「会的,琪亚娜也会的,我承诺,等结束了后,你们母女三人会团聚的。」

无声的承诺,在沉稳满足的呼吸声中,渐渐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