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1 / 1)

都市神医 lanhun 11414 字 3个月前

回想起今天的一切,还是觉得那么的不真实,原来自己性瘾爆发的时候那么的淫荡,居然连3p都能接受?

穆芊芊带着韩君诺走了过来,拉回了林初语的思绪,林初语笑着看向两人。

“回去了以后有时间可以来林家玩哦,顺便给楚阳那个家伙一个惊喜。”

“那可能是惊吓吧……”韩君诺吐了吐舌头,林初语微微一笑,看向两人身后的孔二狗,朝他勾了勾手。

“二狗,后天就来集团上班,你应该知道林氏集团的位置,到了给我打电话就行了。”

刚刚林初语已经将自己的电话给了三人。

孔二狗郑重的点点头。

“小汐呢?”林初语好奇的朝着三人问道。

穆芊芊和韩君诺顿时俏脸一红。将目光看向高台上驾驶游艇的大胡子船长。

“汐汐说,她的味觉好像发生了变化,精液那么臭的东西便的特别香甜,她不知道是不是性瘾的问题性瘾过了之后还存不存在…她说她想实验一下…”

林初语后面面对两人的疑问,解答了关于她与林初汐身体性瘾的问题,所以两人也知道。

正在开船的大胡子船长表情突然变得舒爽,而在他身下,超控台下林初汐吐出船长已经软下的肉棒,贴心的将肉棒塞回了船长的裤头,站起身,小嘴里腮帮子鼓鼓的,来不及和船长说什么,便是跑出船舱。

几人正说着林初汐,林初汐便是跑到了甲板上,林初语皱着眉头看向嘴里鼓鼓的林初汐,疑惑道∶“小汐……你这是……唔!”

林初语话音未落,林初汐便是踮起脚尖,抱着林初语的头吻住林初语的嘴唇,将嘴中粘稠的液体渡给了林初语。

“呼……姐姐!是甜的!好甜啊!”

林初语被迫咽下嘴里粘稠的液体,怒目看向林初汐∶“小汐!你又胡闹!”

游艇到达码头,五人也分开,山了各自的车辆,道别一声之后,朝着各自得地方离去。

此时林家别墅内,赵叶妃双手被绳子束缚住双手,按在茶几上,身后一个男人不断冲击着她的身体狞笑着说道:“真以为你能对付我?楚阳现在就是一个废物,什么都不记得,等一会他们回来,我要将楚阳变成一个真正的废物奴隶,将他的女人都变成我的性奴!”

“你们母女二人都敢反抗我,现在我的势力恢复大半,我要将你们母女都变成人人可欺的母狗!哈哈哈哈!”

茶几上的赵叶妃没有说话,只是长着红唇,无力的呻吟……

林家别墅内部,完全是一副另类的场景。

赵叶妃浑身赤裸,玉手被一根红绳束缚在背后,她趴在茶几上,雪白的玉臀高高的翘起,一名陌生的男人狞笑着将自己肉棒插在赵叶妃的嫩穴中疯狂的抽插。

赵叶妃俏脸上情欲绯红,身子不断发烫,腰肢摆的花枝乱颤,胸前那一双凝霜堆雪的香峰随着扭动上下抖动,在空中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

陌生男人将赵叶妃翻了一个面让她仰躺在茶几上,低头大嘴已经含住那粉红的蓓蕾,赵叶妃的身体一阵轻颤,口中发出一声甘美呻吟,男人紧紧抱着赵叶妃,拨左手抓住那一只手掌都容纳不下的丰满坚挺,大力搓揉起来,弄得她柔软的香峰不断变形,

另一只手则在她柔润的腰腹之间四处抚弄。

他将上半身紧紧压在赵叶妃身上让赵叶妃的酥胸与自己的胸膛贴在一起,让自己坚实的肌肉挤压着她丰挺圆滑的肉球,酥麻的感觉登时由此传遍全身。赵叶妃满面潮红,浑身酸软光力,如棉在陌生男人的身下,时而发出一声娇吟。男人微微挺起上身,眼中放光的盯着赵叶妃洁白娇嫩的肌肤上又挺又圆、不断弹跳、无比骄傲的挺立着的诱人双峰,随着她那带喘的呼吸,微微的跃动着。白皙,柔软,无暇。整个香峰却是饱满丰润,完美无暇。那芳香而腻滑的胴体让男人心神摇曳,俯下脸去,把整个头埋入了那深深的乳沟,入鼻是浓烈的乳香,夹杂着沐浴后淡淡的清香。

“真是尤物,楚阳能够拥有你这样的女人…不过你现在是我的了,对了你还给楚阳生了一个女儿是吧,哈哈哈,老子不仅要玩他的女人,就连他的女儿也要一起玩!”

赵叶妃感到男人火热的嘴唇印到自己娇嫩的胸脯上,发出激情的娇吟,她痴迷地呻吟,让他尽情地吻着自己也为之骄傲的饱满酥胸。男人抬起头来,嘴唇不住地摸挲着她光滑的肌肤,吻着她柔软坚挺的香峰。伸出舌头仔细的舔着丰胸上的每一寸肌肤,好象在找什么宝藏,可是偏偏漏过了那红葡萄般的乳粒和周围一圈鲜红乳晕的方寸之地只是绕着它打圈。

“啊啊啊……”

赵叶妃只觉身体里的快感浪潮汹涌、波涛澎湃,从胸口一波一波扩散到四肢百骸,浑身火热难当,乳头涨的满满的,好象要冲破肌肤般直直立着,她的心里不由升起—股空虚难耐的感觉,娇声喘道∶“你…再…再用力些。”

“哈哈哈,真他娘是个骚货,我只是略施小术,本性就如此淫荡。”

“可惜你是个废狗,放着如此尤物给其他人享受,自己才能有感觉,真特么废物!”

男人对着昏暗客厅中一处讥讽道,月光照耀进来,一名文质彬彬的男人瘫坐在客厅中,他张着嘴,双眼无神的看着这一幕。

脱下的裤子,瘫软的肉棒,吐着粘液,正是林长…

陌生男人也懒得在和他废话,接着享受起身下美人。

这时,卫生间房门被打开,光着身子的朱有福走了出来,甩着胯下那根巨大的肉棒。

他来到两人的身边,将肉棒放在赵叶妃的嘴边,仿佛吃了春药的赵叶妃下意识便是将朱有福的肉棒含入红唇中,细细吸允。

“老大,你这是完全恢复了?”

“暂时还没有,不过也能凝聚实体一个时辰,等我教会林初语那名女子双修之术,与她双修几日,我存在的时间便能加长,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复巅峰!”陌生男人,也是一直帮助这朱有福的那道黑雾说道。

“可…老大你不是说,双修之术得大小姐心甘情愿在体内运气才有用吗大小姐会心甘情愿吗?”朱有福疑惑道。

“放心吧,她会愿意的!”黑雾胸有成竹。

“为了楚阳和她这个废物老爸的命,我相信她会很乐意的!”

陷入迷情的赵叶妃微微张开眼眸,她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却是无能为力,事情好像有点出乎她的意料了,只希望小阳阳真的能有把握吧,现在……她的嘴里和小穴里各插着一根肉棒,而这个陌生男人更是将她本来已经沉寂

已久的性瘾成功的再次激活。

赵叶妃现在根本不想想别的,男人、肉棒、精液才是她此刻最需要的!

朱有福用力一挺肉棒,只感到进入一窝湿热之中,与那湿滑的私处的感觉截然不同,却同样是那么美妙无比,销魂蚀骨。含着他,赵叶妃香舌不时轻轻挑动,嗪首不断起伏,几乎将整个都纳入口中。随着她的起伏,胸前的玉兔不停的颤抖,那诱人春色使人迷醉。

“啊!”那强烈的刺激让朱有福再一次喊出声来,被赵叶妃温暖的小嘴包围着,感觉滑腻至极,眼前满是波澜壮阔。一阵急速抽插,终于忍不住喷发出去,一股浓浓的白色灌入赵叶妃呻吟不止的檀口之中。

被重新激活了性瘾的赵叶妃,身体对于精液的味道也重新改变,香甜可口的精液赵叶妃一滴不漏的尽数吞下,这一幕落在一边的林长鸿眼中,更是让他看直了眼,胯下已经射过一次的肉棒再次屹立。

而朱有福显然没有满足,举着自己的巨大肉棒,来到了赵叶妃的后方,插着赵叶妃嫩穴的男人明白了朱有福想干什么,嘴角露出一抹淫笑,贴心的给朱有福让出一个身位,朱有福舔了舔嘴唇,举着龟头对准了赵叶妃的嫩菊,粗实的腰躯狠狠使劲儿向前一挺,顿时整根肉棒,直接插进了赵叶妃那紧窄的菊穴里,由于肉棒实在是太大了,使得赵叶妃原本平坦光滑的小腹,也被整根尽根而入的肉棒挤压下出现了一道明显的凸起!

两根肉棒插入体内,强烈的刺激让赵叶妃发出一声呻吟,美目微微翻白。

“啊啊~进来了~好棒啊~”

“夫人,只是插一下就不行了?”

朱有福扶住赵叶妃纤细的腰肢用力地挺动了几下被赵叶妃嫩菊里面紧致的肉壁包裹起来的肉棒,淫笑道。

即使赵叶妃的淫穴他已经爽过,但是这菊花还是第一次,紧致的程度让他他爽的不行。

从菊花传来的肿胀感和淫穴传递的剧烈的快感让本就性瘾爆发的赵叶妃瞬间来了一次小高潮,红润的俏脸已经被肉的美目翻白,嘴巴无意识的张开,连说话都变得断断续续了,声音都变的越发的淫荡,而以往冰冷的声色不同,此时赵叶妃的声音越发的高昂,光是听声音就感到兴奋不已。

而两人也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每一次挺动肉棒都是狠狠的让肉棒在赵叶妃敏感的淫穴里不停地横冲直撞,棒身凹凸不平的坚硬肉粒每次抽插进出时,都会摩擦刮蹭着淫穴里面的肉壁,出来时带出大量的淫水,发出噗呲噗呲的水渍声,让赵叶妃几乎感到爽得魂都飞到天上了,秀眉紧皱,媚眼不停往上翻,一副爽的崩溃的表情,嘴角处都有口水顺着脸庞流下。

而赵叶妃为了能让两根大肉棒可以插的更深严主动用修长白皙的一双玉腿分开,丰满美艳的娇躯更是几乎疯狂地快速扭动着,随后又是满脸欲红地迎合索取起来,随着两人的不断冲击,浑身已经香汗淋漓的丰满白嫩艳肉不停娇颤着,晃出诱人的波浪,尤其是胸前那一对壮观无比的坚挺饱满胸器,随着身体淫荡的扭动,每次都会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惊心动魄的乳浪,颇为壮观,看起来赏心悦目,诱人朱唇上还沾着之前尚未清理干净的精液的樱桃小嘴里,更是发出阵阵让所有男性都为之疯狂的娇呻浪吟!

“啊啊~~~高潮了~要去了~嗯啊

啊啊~好爽~”在两人凶猛的攻势下,没过多久,小穴极度敏感的赵叶妃就坚持不住了,绝美的面容上尽是因剧烈的快感而兴奋到失神崩环的表情,媚眼完全翻白,眼泪口水直流,诱人小嘴里发出一声悠长的浪吟,浑身痉挛娇颤,销魂美腿也无意识的松开。

然而两人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俨只见朱有福抓住赵叶妃一只嫩足充当炮架,感受着赵叶妃还在高潮余韵中的蜜穴媚肉对着肉棒卖力的吸缠,再次挺腰开始抽插,简直如同机关枪一般而且强有力的快速往更深处抽插起来,几下便抵达了直肠深处,而男人也插入了赵叶妃花心的位置。

“嗯啊……好大……好大……好刺激。”

旧的高潮还未完全褪去,还没被肏几下新的一波更加激烈的绝顶高潮就又到来了,顿时爽的赵叶妃被束缚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玉颈使劲儿后仰,整个人上半身都成了一个弓形,饱满酥胸上的两点红珠已经充血坚挺起来,媚眼更是完全翻白,香苦微微吐出,连叫床声都发音不清了。

男人见赵叶妃直接被窗的快爽晕过去,满意地露出淫笑,他也快到了。

随后并没有继续之前的狂猛攻势,而是伸出双手,左右各自握住只白皙浑圆的乳球,像是揉面团一样,肆意揉捏挤压着,将一对弹性十足的巨乳把玩变形成各种形状同时娴熟地捉住赵叶妃乳峰上敏感无比的两颗红丸,用力揉捏拉扯起来,还在高潮当中的赵叶妃顿时发出几声浪叫声,诱人红唇里发出梦呓般的喃语,这次高潮持续了足足有一分多钟赵叶妃才缓过神来。

一股浓精也喷涌入赵叶妃的小穴中,男人舒爽的从赵叶妃小穴中拔出肉棒,朱有福也波的一声从赵叶妃嫩菊中拔出肉棒。

但下一刻,又猛的插入赵叶妃小穴,将倒流出来的精液给堵了回去。

“可惜啊,今天好不容易趁圆月之夜凝聚了躯体,结果现在她的两个女儿都还没回来”

“时间要到了,可惜……” 男人摇着头,他的身体渐渐淡化,弥漫着黑雾。

“老大不用担心,你可以上我的身,随时都能玩。”朱有福谄媚说道。

“也对,只不过便宜楚阳了,本来现在就想动手的,勉强让他苟活几日。”

“对了,整个别墅都被我布下了阵法,等那两女回来,身体自会被调动,到时候欲火焚身,你可以纵享母女一同上阵了!”

“谢谢老大!”朱有福眼前一算。

“那他呢……”朱有福转头看筒器边的朱长鸿。

“呵呵呵,一个绿帽控软男,你抱着她进房间慢慢肉,等那两女回来了,自然会去训你,要是他喜欢看自己老婆和两个女儿被别人窗的话,可以去衣柜啊!”已经彻底称为一团雾气的黑雾讥讽道。

但林长鸿居然真的怕起身,走入房间,很快便是听见了衣柜的开门声。朱有福也不磨蹭,抱着赵叶妃边窗一边走入房间。

别墅外,也向起了汽车的引擎声,黑雾却是声音疑惑道∶“为什么楚阳的气息会往北去……难道他突破天机师有进展了?”

“不可能…万年都没人能参悟的境界,他怎么可能参悟……封闭自己的五识,抹去自己的记忆欺瞒天道,可借要不是我也与你有关联,怕你个逆天之徒影响到我,否则我早引用天道来复仇了

……不过这也太便宜你了……”

黑雾呢喃着缓缓散去……

刚踏入林家别墅,一下车两女便是红着脸颊对视一眼。

“姐姐,我好像又想了……” 林初汐说道。

“怎么回事,性瘾这么频繁的吗?我也有点想。”林初语说道。

“老姐,要不我们去找你捡回来那个乞丐?他的挺大的……”林初汐有些垂涎。

“想什么呢!”林初语瞪了林初汐一眼?首先走入了别墅。

“也是,可能老妈在用………”林初汐想了想说道。

“等等……你说老妈也和他有关系?”林初语震惊道。

察觉道自己说漏嘴了的林初汐只能点点实,没想到两人一推开大门,就听见了赵叶妃那诱人的呻吟,两人同时一僵,林初汐更是嗅到了空气中弥漫着的精液味道。

林初汐偷偷溜到赵叶妃房间门前,透过微开的房门,看见大床上赵叶妃和一道陌生又熟悉的身影缠绵。

林初语警告这看了一眼林初汐,低声说道:“自已解决,别想着坏主意!”

说完便是拉着林初汐走上楼。

十分钟后,一道赤裸的的纤细身影光着脚丫偷偷溜了下来,轻轻推开赵叶妃房间门,走了进去。

又过了半个小时,一道高挑的身影也是慢慢走下楼梯,站在房间犹豫了颇久,终于里面不断传来的娇喘声打破了她最后一道防线,她也推门而入……

齐人之福是什么?朱有福不知道,但是他现在知道,世界上恐没有一个男人比得上现在的他。

大床上横置着三俱白皙如玉的娇躯,前魔都第一美人,赵叶妃。现魔都第一美人林初语,几乎板上钉钉是下一位魔都第一美人的林初汐。

母女通杀,还都是绝色,朱有福心中的征服欲几乎爆炸。

一夜御三女,赵叶妃和林初语都被他干的浑身酥软,躺在床上无力的喘着粗气。

母女两人对视一眼,什么都没说,林初汐还被朱有福抱在怀中,胯下那根巨大的肉棒没入少女可爱的白虎嫩穴之中。他抱着林初汐纤细的腿弯,干瘦的屁股不停的撞击在少女娇俏的嫩臀,肉棒摩擦着少女的嫩穴,龟头一次又一次的深入。林初汐白皙平坦的小腹都鼓起微微的弧度,林初汐迷人的凤眸半睁微开,水意朦胧,粉嫩的嘴唇上还有这白色的精液。

赵叶妃和林初语都是浑身无力,不由得不说,朱有福的性能力却是可以,特别是得到了黑雾的强化一夜御三女轻轻松松,朱有福的目光稍稍的撇了一眼微开的衣柜嘴角微微一笑,抱着林初汐抽插着走出了房间。

他将林初汐抱到了外面阳台,借着月色欣赏着林初汐完美的娇躯,这时候的林初汐被黑雾的阵法影响,沉沦于先尽的快感之中,无意在乎朱有福有时的放肆。

白玉般的玲珑小脚宛如一枚无瑕的玉右,无力的搭在空中,随着朱有福的动作不停的在空中摇摆。

林初汐娇柔暖昧的声音从阳台传的很远,也是这时候已经是凌晨了,大部分林家下人都去睡觉了,否则这可是一幕极其漂亮的春宫图。

朱有福转移的战场,专门满足林初汐房间内已经满足的两女可就是空闲着了。

衣柜门被轻轻推开,一道颤

抖的黑影缓缓走出。大床上的一对绝色母女都陷入半睡不睡的昏沉状态,林长鸿先是用手抚摸着自己娇妻滑嫩的肌肤。

赵叶妃十五岁便是给他生了女儿,但是身上从不见任何一滴岁月的痕迹,肌肤还是滑嫩如少女。

借着房间内微弱的光亮,他看向赵叶妃双腿之间那本该只属于他的粉嫩蜜穴,此刻却流淌着别的男人的精液。

还是在他眼皮子底下,看着那个男人射入自己女人体内,林长鸿不仅没有愤怒,反而心中反而是那种别样的感觉。

他一只手抚摸着娇妻的肌肤,只手揉着裤子,抚摸了一会已经熟睡的赵叶妃,林长鸿的目光颤抖中带着激动的看向另外一具稍微苗条的白玉身躯。

大脑不断告诉他这是禁忌,但是他的手却是不听指挥一样,颤抖着朝着林初语的身上伸了过去。

当手指落在林初语滑嫩温暖的肌肤上的时候,林长鸿突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嗯……”迷糊中的林初语轻修声。

是猛的收回手,身体僵硬不敢动作。

但是林初语却只是轻哼一声,边再无动作,但是那一刻却引爆了林长鸿。

林初语翻了一个身,将那雪白的乳房连着两点红梅展露在了自己父亲面前。

林长鸿哪果还忍得住,他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墨盒一样,猛的将手放在了林初语的胸膛上,掌心中一片滑腻,犹如一块温暖的暖玉。

洁白的床单上满是精液爱液交合的痕迹

林初语白嫩的乳房依然耸立着粉红色的蓓蕾点缀在乳房上,仿佛樱花般的美丽动人。林长鸿的眼睛被这艺术品般的玉乳吸引得目不转睛,双手不由自主地摸了上去,生怕弄坏似的小心揉捏着,洁白高傲的玉乳被他的双手挤压得不住地改变形状,柔软而润滑的触感使他舍不得停手。

把玩够了,林长鸿咽了咽口水严眼前亲生女儿的乳房在他眼里是那么诱人,那么美味,林长鸿忍不住了,低下头。

林长鸿的嘴也伸向了那粉嫩的红梅,先是小心地舔弄了几下,舌苔粗糙的触感刺激得蓓蕾胀大了几分,然后就像是尝到什么美食一样把其中一个蓓蕾整个含在了嘴里不停地拨弄着,时不时地还拉扯几下。

不多时,林初语的胸脯上已满是沾染着他的口水。林长鸿从口中吐出林初语娇嫩的乳头,望着那张紧闭的诱人红唇,忍不住的缓缓低头。

嘴唇触碰到林初语柔软的嘴唇的时候,林长鸿心中仿佛爆炸,自己的女儿的嘴原来这么甜。

他忍不住的伸出舌尖,挑开林初语的牙关,细细的品味其中的美好,舌尖触碰到林初语的柔软的香舌。

林长鸿忍不住一直挑逗林初语的香舌,而迷糊中的林初语居然下意识的回应,舌头与自己父亲纠缠在一起。

林长鸿起初吓了一跳,回过味来心中一喜,捧着女儿的脸与她舌吻,足足舌吻了十多分钟,才念念不舍的松开了林初语的嘴唇。

这时候他猛然低头,赫然发现自己许久都无反应的肉棒居然已经傲然挺立,林长鸿激动的浑身颤抖,他飞快的褪去裤头,举着肉棒,肉棒的前方就是林初语绝美的玉颜,他的龟头离着林初语的嘴唇不过厘米之距,林初语眼眸微微颤抖,睁开了一丝缝隙,眼前模糊的肉

棒林初语竟是下意识的张开了小口。

温暖柔软的檀口,嫩滑的小香舌,让林长鸿身体一颤,随即爽的不能呼吸,这和他以前体验过的感觉完全不同,毕竟这可是他亲生女儿的小嘴!

林初语粉嫩的香舌下意识的舔弄着他的肉棒?同时檀口也在努力将他的整根肉棒都含进去,虽然动作不是很熟练,但那几分青涩更是让林长鸿有种狠狠射精的冲动。

香软的小舌不时舔过马眼,然后绕着龟头存细的舔舐着,动作虽然很青涩,但却很认真。而随着肉棒的不断插入,林初语的朱唇也是不受控制的的张大起来,一丝丝涎水也顺着肉棒滑落。然而林初语却依旧努力把肉棒吞的更深,直到龟头一直插到她喉咙的最深处,整根肉棒都完全插入了嘴中。

二月寒梅不及美人凛然,三月春光不及丽人精致,但看着这张美的惊心动魄的俏脸,将身下丛黑的阴毛也细细清洁过后,面对着硕大的龟头,深吸一口,便张嘴吞下,能享受此情此景,怕是换的神仙去做,也是不肯。

林初语迷糊中努力将自己的嘴巴张到最大,让自己的咽喉可以容纳下这根肉棒。香舌翻飞,在阳具上尽情舞动,喉咙蠕动,用自己的紧窄来取悦男人。

林长鸿只感觉到自己的下身传莱了几种不筒的感受∶龟头深入了自己女儿的咽喉,在蠕动中被不断收紧放开,而包裹着阳物的喉壁确实细嫩温软,叫人舒适异常。而棒身则享受着林初语舌头的舔舐,银牙轻咬下,带来一丝丝刺激。林初语的口技,无形中逐渐提升。林长鸿享受着这种禁忌的背离感,别样的刺激让他在林初语温暖的小嘴中并没有坚持多久。

林长鸿便是咬着牙拔出肉棒,龟头对着林初语绝美的俏脸上,林初语像是察觉到什么,眉头微皱闭上了眼眸,林长鸿低呵一声,炙热的浓精喷涌在林初语的脸上。

精液糊住了林初语的脸颊,盖住了她的眼睛,连精致的鼻孔中都被林长鸿灌入了精液。

林长鸿哆嗦着,喘息着,盯着林初语的脸颊被他颜射的脸蛋更加美艳诱人,红唇水润精液流入林初语的口中,她竟是伸出舌尖轻轻舔甜。

这一幕让才射了的林长鸿瞪大了眼睛,胯下血脉涌动,这一刻林长鸿早就将什么禁忌廉耻抛之脑后,迫不及待的来到了林初语的后方。

分开林初语修长的玉腿,稍微红肿的鲍鱼美穴让林长鸿看直了眼。粉嫩的穴口倒流着白色的精液更显淫荡,林长鸿抓去林初语一只嫩足,完美的玉足让林长鸿爱不释手,他用嘴贴在林初语白嫩的足心,亲吻着林初语柔软的脚心。

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渴望,轻缓的旋磨揉动终于他睁开眼,眼前便是林初语微闭着眼眸绝美脸庞,林长鸿再也忍不住,往前将自己的腰缓缓的送了出去。

龟头接触到一湿软温暖的地方,随即而来使是一阵紧致,紧紧的包裹着他的肉棒,林长鸿皱着眉,有朱有福和黑人劳德给他打底子,他并没有花费多少力气,便是进入了自己女儿体内。

林长鸿怔怔的看着他与林初语的连接处,自己的肉棒真的插入到了女儿的体内,那么的不真实,那么的刺激!

插都插进来了,还计较着什么,林长鸿咬着牙,开始享受起女儿曼妙的身子。

昏迷中神志不清的林初语,完全不知身

止之人竟是直接的父亲,天的性爱她的脑海已经昏昏沉沉,但是身体却是做出了反应。

忘我的将素手揉捏起了自己那丰硕的玉乳,手指轻轻抚摸着那粉色的蓓蕾。

“啊…好热……快……快点…”因为黑雾的阵法,林初语浑身燥热,雪白如玉的肌肤也隐隐反射出粉色,两条玉腿不断交织在一起摩擦着,软肉更加夹紧着林长鸿的肉棒。而林长鸿在感觉到林初语那湿润的小穴再没有一丝顾虑,挺起肉棒在林初语的小穴中大力抽插起来每一下抽插肉棒就狠狠的顶一下林初语蜜穴的深处,每次退出都会把林初语粉红的嫩肉和粘绸温热的淫水带出。

“嗯啊……好爽啊……好人…啊啊…再重一点啊啊…”林初语被这排山倒海般的快感冲击的几乎要昏过去,口中不断发出愉悦的啤申吟。

“嘿嘿,大小姐的味道不错吧?”

玩弄自己女儿身体正爽的林长鸿被声音一惊,骇然回头,乃是朱有福抱着林初汐走了回来。

林初汐像一只无力的树袋熊一样挂在朱有福的身上,她的眼睛看到自己老爹插着老姐的时候,瞪大了一下,随后又想了想,干脆不去想,借着享受朱有福肉棒带来的快感。

旁边的林长鸿见到此景只感觉下身硬的要爆炸了,一咬牙干脆也将林初语报了起来,林初语依旧是朦胧着,轻哼着。

林长鸿学着黑莲的姿势,也将林初语抱起来重重的抽插了起来,更是一步步走了过去,让林初语和和林初汐两位两姐妹的身体靠在一起,两人那圆润的美臀紧紧的贴在一起,伴随着两个男人的抽插不断颤抖着,林长鸿伸出—只手揉捏着林初语的巨乳,林初语则挺着圆臀努力的迎合着自己父亲的抽插,脸上不断浮现出迷醉的神情。

“嗯!啊!好大………”

林初语在这大力的抽插下只感觉灵魂都升腾起来一股股美妙的感觉冲击着她的大脑,而林初汐更是被自己老爹和朱有福这一手搞得浑身颤抖,再也顾不上身后与自己紧紧贴在一起的姐姐大声的喊叫起来。

“啊……混蛋…你太大了…嗯啊啊好酥麻…好爽…啊……”

而听到身后妹妹的呻吟的林初语虽然恢复了一点神志,但也只是喉咙中的娇吟更加诱人了一分。

这时,朱有福忽然一个眼神,咧嘴道∶“老爷,要比咱们换一换?你来试试二小姐?”

林长鸿愣了愣,林初汐闻言只是微微张开眼着了一眼老爹,便是闭着眼,接着享受朱有福的抽插。

见到如此,林长鸿咬着牙点了点头,放下怀中的林初语,走过去和朱有福换了个位置,这回两人则是将这对姐妹转了过去,让两人跪立在地上,然后将二人贴在一起,对玉体紧紧的贴在一起,两双堪称当世顶尖的玉乳贴在一起上下摩擦。

朱有福毫无压力的噗呲吡一声重新插入林初语的小穴,但林长鸿却是举着肉棒对着自己小女儿的白虎美穴,迟迟未有动作。

林初汐睁开眼白了一眼林长鸿,“老爹,姐姐昏睡了你都敢插,我都默认了你还不敢吗?”

“难道还要我说,爸爸赶紧来肏我?”

说道着,林初汐粉唇翘起一个魅惑的笑容,用着娇柔的声音说道:“爸爸,快来干女儿嘛,女儿想你的鸡巴。”

这一下

林长鸿哪里还忍得住,肉棒抵在林初汐小穴上,噗嗤一下整根没入!

“啊啊~”林初汐终于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

朱有福早就大力的挺动起来,被插的不稳的林初语下意识抓住妹妹的手才能不直接趴在地上。

被自己父亲操弄着的林初汐睁开眼睛,粉唇翘起。

“老姐,别装了,老爹干你的时候都你都醒了,现在老爹在干我了,你就别演了~”

被拆穿的林初语绝美,如血涨红起来,她睁开美眸很狠的瞪了一眼林初汐,林长鸿也被这一下搞得有点懵,结结巴巴的望着林初语不知道该说什么。

“初……初语……我…”

“老爸,别……嗯啊……别说了…”

林初语止住了林长鸿的话头,她什么都没说,但林长鸿又什么都懂了,有些东西发生便发生了,不需要说的太过直白。

此时的林初汐已经无心关心自己老姐了,终于得偿所愿的林长鸿一上来就大力的抽插起来,每一下都把大肉棒顶在在最深处。

“汐汐,舒服吗!老爸的鸡巴大不大?快说!”

林长鸿已经彻底的放飞了自我,抱着少女那丰满的玉乳,感受着她那浑圆如满月的丰腴美臀,柔弱无骨的肌肤触感,这一切都让他无法忍耐,上下摇动,让自己的肉棒一下又一下的在林初汐的小穴里冲撞,带出更多的春水。

原来自己的女儿,都已经如此诱人了?

“啊……啊……你……我要来了……啊…用力…狠狠地干我吧啊……”

林初语的头脑浑然一片,只觉得随着男人肉棒的抽插带来了无穷的快感,口中胡乱的呻吟着,俏脸和娇躯颤抖个不停,猛摆着自己的美臀迎合着朱有福的大鸡巴对她的小穴猛烈的抽插,爽得朱有福每一下都见他的大龟头深深的插入林初语的花蕊中。

“啊……好大……太刺激了…啊啊……”听到林初语的话语,朱有福更加涌起了力量,大鸡巴在林初语的小穴了抽插着,林初语失去了方寸,随着娇躯急促的颤抖,达到了最高峰。

看着缓缓失去力气倒在地上林初语,朱有福随手撸了几把,便举着肉棒来到林初汐的小脸面前,林初汐瞪了他一眼,朱有福讪讪一笑。

林初汐不想给他口朱有福也没有强迫,而是来到林初汐的后背,看着林长鸿操弄自己的女儿。

特别是当他看着林初汐被林长鸿被抱起而暴露出的粉嫩的小菊花他就忍不住了。

“二小姐,要不要晚点刺激的?”

“嗯…死奴才……你要干什么?”

“嘿嘿,二小姐老头子来了!”

朱有福走到林初汐身后,掰开两块臀肉,将肉棒对准菊花一寸寸深入,狠狠地顶了进去,当朱有福的腹部与林初汐的玉臀紧紧贴在一起时,两种不同的刺激让林初汐舒服的发狂,前后同时被插那种酥麻痛处交织在一起,她的雏菊还是第一次,同时与两人这般纠缠也是第一次,用力的扭动着美臀,发出动人的呻吟。

“啊……死奴才……你慢点…太大了我受不住……那里才刚刚……啊嗯…啊……混蛋…两根一起…啊好刺激……啊…好舒服……插得……我……啊……好爽……被干死了……啊……”

看着曾经可望不

可及的二小姐在自己怀里不停地淫叫着,两个男人更加难忍,同时将肉棒更剧烈的抽插着。

“嘿嘿嘿,果然还是双插来的刺激啊,要不一会再一起去满足一下咱们的大小姐?”朱有福淫笑着,同时毫不留情的大力抽插。

此时的林初汐已经快到极限了,只见她眉眼泛白,樱唇半开,不停扭动着玉臀,用娴熟的姿势迎合着两人的抽插,期盼着两根肉棒能插得更深,圣洁的玉容充满了淫媚的表情,大声的呻吟个不停。

“啊……好舒服…好……爽死了……你们干死了……啊……我要……啊……要到了……”

伴随着林初汐高昂的尖叫,体内的热流鱼贯而出,而朱有福和林长鸿也在一阵猛烈的抽插中将滚烫的精液射在了林初汐俩穴的最深处。

两人将气喘吁吁的林初汐放在一边,转而攻向了林初语,到后半夜,赵叶妃幽幽转醒,见到这一幕没说什么,而是又加入了几人的战场。

今夜过后,几人的关系会变得如何相处以后是否更加精彩?

谁人知,只得看以后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