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林洛熙(1 / 1)

我的极品母亲 章鱼哥 11378 字 3个月前

门外的那双眼林洛熙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跟桌上的文件,拿起老板椅上的一件披纱穿在身上,挡住了胸前傲人的资本。

开口道:“请进。”

门打开,进来的是柳媚,一身职业套装将丰盈的娇躯包裹,手里正抱着一个纸箱。

“熙熙,这是工厂出来的成品,我拿过来你看看,美颜丹现在出来的成品虽然不多,但也能开始少量的发售。”

柳媚将纸箱放在林洛熙的办公桌前,从里面拿出了一指长的玻璃瓶,透明的玻璃瓶上雕刻着精美的花纹,里面装着一些白色的膏状物。

正是美颜丹。

美颜丹原本是颗粒形,为了适应这种大规模生产。

叶北玄就改进了方法,当然药效也是被消减了很多,但就算这样,也是比同类产品高出一大截。

林洛熙接过美颜丹,打开木质的瓶塞,一股中药草的清香顿时铺面而来,浓郁至极。

倾斜瓶口,里面的美颜丹膏体缓慢的流了出来滴在了林洛熙白哲的手掌心。

按照林洛熙的想法,她让工厂做了两种批次的美颜丹。

售价999跟9999元。

价格不同,美颜丹的药效就不同。

只不过因为之前公司受到打压,现在的成品量实在是太少。

林洛熙能想到,美颜丹一上市,肯定是供不应求。

抿了抿唇,林洛熙看着柳媚问道:“我们仓库现在的成品能够坚持多久。”

“最多半个月,而且还要看在市场上的反应,不过我估计最多只能坚持10天。”

柳媚想了想,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这还是她保守的想法,这东西一上市对现在的化妆品行业冲击肯定很大。

根据之前市场部做的调研来看,没有任何一种产品能与之匹敌。

美颜丹肯定会掀起一股抢购热潮。

“嗯,明天下午我们开新闻发布会。邀请临海的各个媒体到场。让营销部把广告做好。产品效果出来之后加盟入股的人应该很多,这样我们的资金就没有太大问题。名字也改成颜鎏。”林洛熙沉吟道。

心中却是有另外一个担忧,之前疯狂打压自己公司的势力突然销声匿迹,不知道是放过了自己还是酝酿着什么更为阴险的招数。

明天对公司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天,不能出一点差池。

不过现在自己好像并没有什么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好的,等会我通知下去。”柳媚回道。

林洛熙白哲的纤手交错间抹擦手上的美颜丹,一边却是突然对柳媚疑惑的问道:“柳姐,北玄是不是给你拿了什么更好的东西,你这皮肤好的也太过分了吧。”

儿子现在跟正常人不一样,有这种手段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的确,现在柳媚的肌肤是个人都能看出跟之前有很大的变化,就算从美颜丹诞生以来每天涂抹,估计也达不到现在的效果。

那细腻白哲的肌肤宛如刚点的豆腐脑,肌肤之下更是透着一层细微的红晕,让人止不住想吃上几口透着芳香的嫩肉。

最为过分的是,柳媚外露的肌肤几乎都是一个样,手臂鹅颈脸蛋都是那么的完美,根本没有

正常人那样的色差。

这种短时间的变化让在柳媚身边的林洛熙最为惊讶,因为只有她才清楚,就算是只用美颜丹,没有一两个月根本达不到那种效果,而且还要药效没有消减过的那种。

柳媚闻言,妩媚的脸蛋上迅速升起一抹红晕。

她心中清楚,这都是叶北玄的功劳,因为她发现每次自己跟叶北玄做那种事之后,自己全身的皮肤都会小范围的瘙痒,过后就会脱下一层薄皮,新出现的肌肤就如刚出生婴儿那般嫩滑无比。

此时林洛熙突然问道这个问题,自己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

难道跟她说,自己跟你儿子做爱,才会变成这样吗?柳媚的大脑在这一刻好似宕机似的,吞吞吐吐的道。

“熙熙,这个问题,你还是问你儿子吧!”完美的将锅甩给叶北玄之后,柳媚心中长舒一口气。

北玄,可别怪我,毕竟你是男人吗?林洛熙的表情很是精彩,带着一丝埋怨跟不满。

对叶北玄的做法有些不爽,自己好歹也是她妈,十月怀胎生下的儿子有好东西却不给自己用,林洛熙心中多少有些失落,此刻她都有些语塞,不知道说什么。

不过她要是知道柳媚是吸了儿子的精液,才有的这般变化,不知是作何感想。

看到林洛熙的表情有些失落,柳媚瞬间便明白她心中想的什么。

自己还是要解释一下才好:“熙熙,那种东西北玄给我说过,你现在并不适合用?所以他才没有给你。”

说完,柳媚抚了抚自己的脸蛋,有些发烫。

真是羞死人了,北玄那玩意也真是神奇,能做他的女人也太幸福了。

自己这样说,如果林洛熙去问他,他应该不会傻到说是精液吧?林洛熙看了看柳媚,随意的回道:“行,知道了。”

心中却是想着自己还是要问一问北玄。

毕竟女人对于美的追求是毫无底线的。

看到柳媚被自己问的不太自然,林洛熙心中也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把话题扯到了工作上。

“柳姐,我们来把明天发布会的稿子理一遍。”

接着两人就进去工作状态。

另一边。

叶北玄带着在回春堂买的药材回了家。

花了一个小时将治疗墨云的丹药炼制好后,就盘膝坐在卧室进去了修炼状态。

近段时间叶北玄都没有修炼,修为他也是明显感觉到了停泻。

修行本就靠的是时间的积累,如果每日都偷懒,那么修为将永远没有进步,直到生命的终结。

只有修行加之修为的进步,才能将自己的寿元无限拉长,每一个修行之人,心中的愿望都是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辉。直到成仙,方可长生不死。

运转“火道决”。头顶上迅速形成一个灵气旋涡,将漂浮在空气中的灵气吸了过来进入体内。

叶北玄均匀的呼吸着,身体外面渐渐出现闪速的光影,在这一刻,他仿佛成了那虚无缥缈的仙人。

追求大道,方可长生。

叶北玄一步一步按照自己心中的想法修行。

至于青衫人对他说的话,他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自己现在的实力还太过于弱

小,至于以后,谁又能遇见呢。

只要天道道灵不阻止自己前进的脚步,不伤害自己身边重要的人。

那么,也就随他去了,至于别人的生死,于我何干。

直到半晚上六点,叶北玄才收回灵气旋涡。

睁开双眼,一双黑如浓墨似黑夜般的剪瞳里闪过一抹白芒。眼神凌厉无比。

这种眼神很难想象会出现在十八九岁的少年身上。

“呼,不知何时才能到第四层。”叶北玄低语喃喃道。

说完叶北玄感悟了一番道休双生功,发现还停留在第一层。

这功法需要不断的交合做爱才能进步,也真是奇葩无比。

也不知道是哪个神人创造的。

翻身下床,叶北玄准备去洗个澡。

虽然现在他完全不用洗澡,甚至不用进食都能活好几个月。但他还是喜欢这种正常人有规律的生活。

等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发现母亲已经到家了。

好像还有另外的人,两人正在楼下说着什么。

走下楼梯,敞开式的厨房正有两道忙碌的倩影。

母亲林洛熙正拿着勺子在锅里翻动。

身上穿的衣服好像也是上班穿的。

修长丰盈的长腿上穿着一件轻薄透气的黑色丝袜,透过黑丝依稀可以看见美腿肌肤的白腻。

一件职业包臀裙遮住了母亲的屁股,从包臀裙被屁股撑起的弧度来看,可以想象母亲的臀部是何等的丰满,随着母亲的动作那微微扭动的屁股好似两个刚出笼的大包子般,让人想入非非。

盈盈可握的纤腰上,胸前的饱满是那么的硕大,叶北玄那异于常人的眼睛更是清晰的看见了母亲胸前半罩杯内衣在硕乳上勒起的奶肉,母亲不注意的挺胸,半罩内衣的颜色花纹都能看见,难以想象林洛熙脱下内衣那又是何等勾人的风光。

她的整个丰盈的肉体从那爆炸般的曲线中形成一道完美的s形身材,配合那散发的上位者气质,很好的解释了什么叫清雅高华,妩媚勾人。

看着林洛熙的动人身体,叶北玄呼吸一泻的同时心中莫名的升起一股压抑感。

他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穿这么透的衣服,只要离得近。

母亲胸前的硕挺风光都能看见,被别人看见那还得了,而且母亲还穿了整整一天。

想到此处。

叶北玄心中莫名的不爽,好似自己心爱的玩具被抢走了一般,闷声不吭的来到沙发上坐下。

林洛熙旁边的人他都没兴趣在看一眼。

并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眼叶北玄就对着夏云点了点头。

夏云神秘一笑,回了一个ok的手势。

她知道今天自己来的主要任务,就是让叶北玄对林洛熙死心。

不过说起来,叶北玄如果跟林洛熙没有母子关系,年纪在大一点,两人是完全有可能的。

毕竟这小子长得帅不说,偏偏这种帅气还不是普通人的帅,而是那种越看越入味,久看不腻的耐看型。

身材又高又壮,标准的型男一枚。

身上还带着一种莫名的气质,连自己都有点心动呢。

夏云舔了舔红唇,随即赶紧打消

了这种念头,自己可是有丈夫的。

滋滋滋真是可惜了,谁叫你是洛熙儿子呢。

想到自己的任务,夏云兴致勃勃的对着叶北玄打起招呼:“小叶,你还认不认识我啊?”

“嗯。”叶北玄看了一眼夏云,记忆中还有一点印象。不过已不记得叫什么,无精打采的应了一声。

“你这孩子,夏姨给你打招呼呢,你什么态度,跟没吃饭似的。”

林洛熙见叶北玄一点礼貌都没有,顿时拿出了母亲的威严,教育起了叶北玄。

林洛熙一说话,叶北玄就更难受了。

一言不发的坐在沙发上,跟个木头人似的。

厨房的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叶北玄的不正常。

林洛熙眼中更是有一抹担忧。

在他印象中儿子从来都不会这样,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拒绝他的原因?不应该啊,之前都没这样,都还敢强吻自己。

翻动着手中的锅铲,林洛熙回头看了数次,叶北玄都像个木头似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要不你问问他,我看这孩子不对劲啊!”夏云来到林洛熙旁边,低声说道。

这孩子现在都这种状态,要是自己等会把两人计划好的方案说出来,那还得了。

林洛熙倒出锅里的最后一道菜,说道:“行,你就在这里,我过去问问。”

擦了擦手,林洛熙来到茶几旁边的凳子上坐下。

正好与叶北玄面对面。

看到儿子低垂着脑袋满脸的愁容,林洛熙关心的询问道:“北玄,你怎么了?”

叶北玄抬起头,很是幽怨的看了一眼林洛熙,沮丧的说道:“妈,你这衣服穿了一整天吗,这么透也太暴露了。”

闻言,林洛熙顿时呆愣当场,如遭雷击。

随即饱满洁白的额头上好似冒起了几缕黑线,一脸的窘迫不自然。

厨房的夏云更是张大了红唇,瞪着眼眸不可置信的看着叶北玄。

原本她以为叶北玄只是青春期到了,对女性有一种天生的爱慕,不过他把这种爱却用在了自己母亲身上。

只要稍微沟通交谈一番,还是可以让他自己想明白着其中的厉害关系。

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怕是没有那么简单了。

仅仅是因为洛溪的衣服稍微有点透,他就这么大的反应。

要是按照之前的计划,自己说出来他不得打死自己才怪。

夏云的表情很是精彩,看好戏似的看着那面对面坐着的母子。

男的帅气英俊,女的漂亮身材好。

这两人要是在外面走在一起,估计没人会相信他们是母子关系吧,只会以为是情侣或者夫妻。

想到这里,夏云心中甚至有一种想要将两人撮合在一起的想法,摇了摇头,这个想法真是荒唐啊!

林洛熙心中更是有一股无法言语的情绪滋生。

自己今天的这件衣服却是有点透,早上穿的时候没太注意,去车库开车的时候才注意到。

不过后面自己找了一件纱衣披在身上。

就因为这种小事,儿子就这么大的情绪,要是自己在找一个老公,那儿子会不会将他打

死?以他的能力应该问题不大吧!想到这,林洛熙心里很是复杂,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或许是感觉到儿子对自己的关心,也或许是儿子那畸形的爱恋。

两种矛盾的情绪相交,让她顿时心生烦意。

定了定神,林洛熙强压心中那股异样的情绪,故作母亲威严道:“北玄,你就因为妈妈这件衣服,就在这里生闷气是吧。你难道觉得妈妈是那种风骚的女人吗?”

林洛熙向叶北玄解释道,言外之意便是自己不会穿着这件衣服在外面大摇大摆,外面肯定还穿了衣服。

虽然她完全没有必要解释,但她自己都不清楚为何怕儿子因为这件事误会自己。

林洛熙的解释,叶北玄心中暗松了一口气,那心脏压抑的感觉也顿然消失。

按照妈妈的性格也不可能会穿着这种暴露的衣服在外面走动。

妈妈的解释也让他很是高兴,随即急忙开口道:“妈,我怎么会认为你是那种女人呢,我只是看到你穿这样的衣服心里难受而已。”

“哼,知道就好。还有,我穿什么衣服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

林洛熙娇哼一声后,也没有忘记打击儿子对自己的不良想法。

“洛熙,你儿子挺关心你的吗?”一旁的夏云对着林洛熙调侃道,更是露出一个略显暧昧的笑容。

林洛熙起身给了夏云一个大大的白眼,面红赤耳的往楼上跑去。

她决定还是把自己的衣服换掉,儿子看自己的眼神让她浑身不自在,好像自己没有穿衣服似的站在儿子面前,那具有侵略性的眼神只想让她逃离这个客厅。

北玄眼中满是爱意的看着远去的林洛熙,丝毫不顾忌旁边还有外人的存在。

母亲的背影是那么的纤细苗条。

丰满的臀部随着上楼的动作,摆动的是那么的诱人,想来肯定充满了弹性,那撑起的弧度不难想象里面是多么的有料。

夏云也是色眯眯的看着林洛熙的背影,眼中有一丝不怀好意,眼神更是着重的紧盯林洛熙的臀部,好像那里一块香甜可口的蛋糕似的。

正看得入神的夏云突然感觉有一个冰冷的眼神看着自己,带着的寒意让她手臂都起了鸡皮疙瘩。

向着眼神的主人看去。正好对上了叶北玄那双不带丝毫感情的眼睛。

莫名的恐惧悠然而生,夏云感觉此刻看自己的不是一个人的眼神,而是一个凶猛野兽。

“夏阿姨,看来你对我妈有想法?”叶北玄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这女人看自己母亲的时候,那眼神比自己还色。

尤其是刚刚的那种眼神,简直就是看猎物一样。

这女人难道对母亲有什么算计?不管是不是,任何人敢打自己母亲的注意,都没有好果子吃。

不过话说回来,夏姨的胸虽然小了点,看起来只有d的大小。

不过长得到挺漂亮,尤其是嘴角的酒窝,笑起来妩媚勾人。

叶北玄突然开口,把夏云问的一愣,站在原地不知该如何回答。

隔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薄唇一弯轻笑道:“北玄,你误会我了,我可是女人。”

夏云说完,便向厨房走去,不在理会叶北玄。

两人之间

莫名有了一股争锋相对的感觉,或许是两人心中各有各的想法,客厅的气氛也变得怪异起来。

叶北玄坐在沙发上默不作声,夏云则是往桌上摆着碗筷。

直到林洛熙下楼之后,气氛才有了稍微的好转。

“吃饭吧,早就饿了。”

林洛溪换了一件长袖的t恤,诱人的酮体包裹在衣服之下,胸前的傲人硕乳依旧高挺,此时看去颇有一番青春少女的味道。

不过那成熟美妇的韵味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了。

三人相继而坐,食不言,默默的吃着饭菜。

吃到一半的时候,林洛熙突然对着一旁的夏云眨了眨眼。

夏云看到林洛熙的眼神,知道自己现在该做正事了。

不过她却是有了一点犹豫,经过刚才的事情来看,叶北玄对林洛溪的感情估计没那么容易解决啊。

看了看正埋头吃饭的叶北玄,不管怎么说还是决定试一下,自己来都来了。

可不能白跑一趟。

“咳咳,北玄啊,夏姨跟你说一件事。”

理了理思绪,夏云开口说道,心中却是有些打鼓,这少年给自己的感觉很不一般,估计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听到夏云的话,叶北玄疑惑的看着她,这女人有什么事?就算有事好像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吧,自己跟她又没有联系。

“夏姨,有什么事你说?”虽然这女人给他的感觉很不爽,但叶北玄出于礼貌还是叫了声夏姨,同时对她所说的事情也有了一丝好奇。

“我听洛熙说,你对她有别的想法?”夏云的表情变得很是严肃,语气中更是带着质问。

叶北玄听闻顿时楞住了,看了看母亲,只见林洛熙正低着脑袋扒饭,看不清表情。

叶北玄怎么也想不明白,母亲会主动把这件事说出来,还是说给别人。

虽然不知道用意,想来也是没什么好事。

“这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叶北玄面无表情的说道。

心里却是想着这女人会不会说出去,虽然自己不在乎这些,但是对母亲的影响却是不大好。

不过母亲选择跟她讲,应该是很信任她的。

“跟我关系大了去了,因为洛熙是我女朋友,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

夏云语速极快,声线带着厉声。

此话一出,林洛熙很是配合的抬起头含情脉脉的看了一眼夏云,那满脸羞涩的表情娇媚无比。

夏云说完,不顾叶北玄一脸震惊的表情继续说道:“你也知道,洛熙这些年都没有找男朋友什么的,就是因为她是我女朋友。而如今你却对她起了鬼主意,洛熙不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你可是他儿子,怎么会有这么不伦的想法。”

叶北玄面色僵硬的看着两人,心中一万头曹尼玛飞奔。

他怎么也没想到,两人居然是这种关系。

刚刚母亲那一脸含情羞涩的表情,把自己魂都差点勾了去,然而现在,却是对着一个女人。

这让他如何能接受。

面色阴沉的看着夏云,胸腔剧烈起伏间显示着他内心是受到了何等打击。

“你说的是真的。”

如假包换,不信你问你妈。”

夏云一脸的得意,抬了抬眉对着叶北玄挑衅到。

见夏云一脸小人得志的模样,叶北玄强忍着一拳打到她俏脸上的冲动。

转头看向母亲林洛熙。

眼中满是询问的意味,还有眼底好似醋意的酸味。

见儿子看着自己,林洛熙心中不知为何闪过一丝不忍,但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这番计划也是自己跟夏云商量过后得出的最好方法,原本自己也想过找一个假的男朋友,但那样自己又接受不了,自从那个男人做出那么恶心的事情之后,自己好像对男人有了一种恶心的抵触感。

所以,让夏云来是最好的结果,自己也能接受。

这样对儿子可能有些残忍,但也是最后的方法,长痛不如短痛。

“北玄,妈妈这些年都是一个人,我这年纪也有生理上的需求,可是妈妈不想找其他男人。所以希望你能理解妈妈。”

林洛熙长叹一声,断断续续的说道。

丝毫没有提起叶北玄对自己的想法,但话语中的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叶北玄呆呆的看着林洛熙,心中有很多话想说,可是到了嘴边又不知从何说起。

心中那刚才才消失的大石头在一次的压了上去。压得他心脏都发疼。

自己能做什么?看着母亲那哀求般的表情,叶北玄沉默了。

自己应该成全她们吗?叶北玄吸了吸鼻,站起身来平静的说道:“我知道了。”

说完就离开了餐桌,往楼上走去。

餐桌前的两人看着离开的叶北玄,对视一眼之后都是露出苦笑。

“洛熙,你儿子这反应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样啊!”夏云耸了耸肩,苦笑道。

林洛熙见儿子这番反应,心中也是疼痛不已,自己这样做对他是不是有些太残忍了,“唉,我也没想到,原本以为他会暴跳如雷,可是他现在这样子,我才更担心了。”

夏云靠在椅子上,笑道:“既然你担心他,为何又要同意这个方法。要我说,你就答应他得了。”

“你说什么呢,别胡闹了好吗?”林洛熙瞪了一眼夏云,心中也是一颤,答应他。

这不是想让人戳着脊梁骨骂吗?这都什么事。

“开玩笑的嘛。不过现在看来我的任务完成的非常完美,估计你儿子也不会对你起什么心思了。你之前答应我的事是不是该兑现了。”

夏云满脸的兴奋,叶北玄早忘掉一边去了,想到自己的报酬夏云就激动不已。

一听夏云提起自己答应她的条件,林洛熙脸颊上唰了一下就起了红晕,迷人的眼眸中满是哀求的断断续续开口说道:“我换一个要求行不行。”

“不不不,就这一个。”

夏云抬手纤手摇了摇手指,不容拒绝的说道。

这种事情她很早就想做了,可惜一直找不到机会,眼中轻松得来的机会怎么会改变。

想想等会就能实现自己多年的愿望,夏云更是期待无比。

楼上的叶北玄全然没有发现楼下两人的对话,此刻正一脸颓废的他那有心思外放神念。

“怎么会是这样子,为什么?”叶北玄嘴里喃喃着,狠狠的

一拳打在了床上。

可伶的床底板瞬间起了一条裂纹,幸好叶北玄没有使用灵力,要不然就是四分五裂的下场。

浓浓的呼出一口浊气,叶北玄强行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可是现在的情况他心里没有丝毫的办法。

不过,不知道把夏云那个臭婆娘扳正之后,她们两应该就不会是现在这样,自己或许就还有机会。

不对,这也发生的突然了吧,根本没有任何预兆。

况且母亲之前看起来也正常无比,没有一点女同的迹象啊。

叶北玄眯了眯眼,随后掏出手机,拨了出去。

“嘟嘟嘟”电话里想了三声就会接通,柳媚的声音传了过来。

“北玄,有事吗?”

“柳儿,我妈她你觉得正常吗?”叶北玄没有废话,急口问道。

“额北玄,怎么了。你怎么问这么奇怪的问题,熙熙有什么事吗?”电话里的柳媚有些疑惑的说道。

叶北玄突然问这种奇怪的问题,让她疑惑不已。

从柳媚的回答来看,叶北玄知道她这里没有自己想知道的答案。

悻悻然的说道:“唉,没什么。”

柳媚不明所以,也没有追问。

聪明的她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北玄,你没事吧”叶北玄电话里的语气让她不免有些担心的。

他平时说话的语气可不是这样的,柳媚能猜到应该跟林洛熙有关,但叶北玄没说,她也就没问。

“没事,不要担心。”

柳媚的关心,叶北玄心中也流过一股暖意。

语气也温柔了几分。

“嗯,明天来公司吗?我想你了。”

“想我什么,又饿了吗?”为了不让柳媚担心,叶北玄说出了一句略带调戏的话。

“嗯,饿了。你管饱吗?”柳媚嗲嗲的声音传出,语气中全是勾人的诱惑。

叶北玄下体顿时本能的反应起来,根本不受他控制。

让叶北玄无奈不已,自己现在那有心思做这种事。

摸了摸鼻子,叶北玄笑着道;“明天我来公司,给你喂个饱。”

柳媚噗呲一笑,娇声道:“好啊,我等着你。”

“妖精,到时候有你好受的。”

“哈哈,等着你老公。”柳媚娇笑道。

叶北玄呼吸急促几分,开口道:“不说了,再说我就忍不住来找你了。”

说完,叶北玄直接挂了电话,此时他的肉棒已经将裤裆顶起了一个大包,涨得生疼。

在聊下去他怕真的忍不住现在过去,将柳媚按在床上狠狠的释放玄黄之气。

“滴滴”微信提示音响起。

叶北玄打开一看,一双黑眸瞬间瞪得老大,呼吸更是急促起来,胸腔也剧烈起伏起来。

倒映的眼眸中,可以看到是柳媚发来的消息。

对话窗内有两张照片。

第一张照柳媚是对着自己的胸口拍的,穿着一件真丝睡衣的她将右边的领口拉了下去,一只白腻硕大的巨乳正探出头来,白哲的肌肤透着印着纹路的细微青筋,硕乳顶端的红艳娇嫩乳头正安安静静的耸立在最高处,

娇柔可爱的好似一颗相思豆一般,诱人无比。

比一元硬币稍微大一点粉粉的乳晕点缀在乳头的四周,好似一朵正绽放的月季花一般。

左边同样大小的巨乳露出了一般,依稀可见看见乳峰的红晕,这半遮半露的模样让叶北玄舔了舔干涉的嘴唇。

继续往下看去,只见第二章照片柳媚是将手机拿到了自己的锁骨处,对着自己下面的身体拍的。

照片中柳媚的两条修长丰盈美腿微分着摆在床上,白白嫩嫩的肌肤泛着一丝红晕,好似可口的嫩豆腐似的。

最吸引人的是那撩到腰间的裙摆,露出的胯间蜜穴,系带式的小内紧紧的勒在胯部的软肉里,肉穴上是一只巴掌大小的布片,由于布片实在太小,此刻都可以清晰的看见饱满阴阜上面的稀疏毛发正紧密的贴在阴阜上面,肥嫩的阴阜下面是一道细小的勾缝,饱满的蜜穴好像一个刚出笼的包子似的散发着迷醉的热气,看得叶北玄止不住的想要吸上两口。

颤抖着手指叶北玄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老公的肉棒已经迫不及待了。”

发完之后叶北玄关闭了手机,“呼呼”的喘着粗气。

这柳媚跟妲己似的,随时随地都能让自己想要将她抱在怀里。

不过一想到母亲,叶北玄身体的火热欲望又快速的降了下来。

相比柳媚,他心中想得更多的却是林洛熙。

唉,也不知道母亲跟那个臭婆娘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算了后面再说,那夏云迟早都要上西天,自己可是还有大把的时间。

想到这里,叶北玄心中才放松了几分,思虑过后,他决定今晚去梧桐山修炼,待在家里今晚估计也不睡觉,还不如到别的地方修炼一晚上。

决定之后叶北玄起身,准备把小白也带上。

这货早上跟柳媚去了公司,刚才叶北玄下楼的时候小白就在客厅,估计是跟母亲一起回的家。

出了卧室门,叶北玄正准备叫小白,却突然顿在了原地,疑惑的转头看向母亲的门口。

因为他敏锐的耳中传来了一道细微的尖叫声。

“啊”“不要以后再说好不好,你别这样。”

妈妈焦急的声音在耳中响起,叶北玄的眼睛瞬间沉了下去,放轻脚步来到妈妈的卧室门口,正准备敲门询问的他突然停下了所有动作,目不转睛的瞪大眼睛看着一条细小门缝里面的场景。

不知为何,林洛熙的卧室门并没有关紧。

由于她的床是斜对着门,叶北玄可以清楚的看见床上的画面,而此时里面的场面刺激无比。

只见林洛熙的t恤被夏云粗暴的撩到了颈脖出,露出了里面雪白的诱人酮体。

一对至少f杯的硕乳之上,半罩式的内衣正包裹在巨乳之上,上面没有包裹住的奶肉被内衣上沿挤得高高鼓起。

肥腻白哲的奶肉正随着主人的动作疯狂摆动,掀起一阵阵诱人的乳浪,巨乳下面是两条急速收缩的腰线,平坦的腹部上没有一丝赘肉。

而过了腹部的腰线却是迅速向两边扩张开来,丰盈的臀胯不难想象美妇的臀部是何等的丰满,套着职业套裙的长腿正不断的扭动,露出的小腿上裹着的黑丝清楚的可以看出林洛熙肌肤

的白哲,肌肤似雪,就算黑丝也遮掩不了。

夏云侧躺在林洛熙的身旁,右手压着林洛熙的鹅颈,顺手拉着衣领,不让林洛熙那双拉拽衣服的双手得逞。

左手按在林洛熙的小腹上用力的抚摸着,三两下之后就按在了林洛熙的巨乳之上。

“啊,住手夏云,放过我好不好?”林洛熙急促的娇声说道,满脸红霞中显得娇媚无比。

夏云此时满脸的兴奋。

手中用力的揉搓着林洛溪的硕乳,嘴里一边说道:“洛熙,你答应我的,反正迟早的事。你别反抗了,你也忍了十多年,现在就让我来满足你吧!”听着两人的对话,叶北玄心中有了七八十的肯定,两人不是那种关系。

从妈妈的反应来看就知道她不愿意做这种事。

不过叶北玄现在却不想阻止夏云,甚至心中还有点感谢她。

此时母亲的模样,那满脸娇媚的红晕,让叶北玄只想要看到更多的风景。

“我我”林洛熙连道两声我,却没了下文,反抗的酮体也变得无力起来。

因为这是夏云提出的条件,而她又是信守承诺的人。

在夏云这猛烈的攻势下,林洛熙聪明的头脑此时却不知道怎么反抗。

见林洛熙反抗的力道减小之后,夏云拉下了她胸部的乳罩,毫无阻碍的按在林洛熙巨乳之上,轻轻的揉动着白腻滑腻的硕乳。

然而她丝毫没有发现,刚才自己激动之下并没有关紧的门外正有一双似狼般的眼睛看着两人。

叶北玄死死的盯着林洛熙的胸口,夏云的手挡住了一只巨乳,可是还有另外一只正摇摇晃晃的暴露在外面。

时隔多日再次见到母亲诱人的胸部,叶北玄只恨自己上次没有多看几眼。

那摇晃的小乳猪跟保龄球似的,是那么的可爱。

顶端的粉嫩乳尖摇晃中划过的线条是那么的诱人。

看得叶北玄现在只想将头埋进母亲温暖的胸口,想再一次感受那早已忘记的母爱。

“唔”林洛熙一声娇媚的喘息。

却是见夏云忽然间代替了叶北玄,将头捂在林洛熙的巨乳中间,口中吸入了一颗粉嫩的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