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总有人在看着我(1 / 1)

天降大任 羽化成仙 10241 字 3个月前

11月10日,星期三,我特想问问我们学校的领导,都考完期中考试了为什么连天假都不舍得放?劳逸结合懂不懂?一张一弛懂不懂?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们差的是这刚考完试的一天时间吗?

早上上学的路上解梓甜已经懒得去管我以什么理由用什么姿势熊抱着她什么地方了。不过让她不解的是,昨天明明都把我推上宋瑾琪坐的那辆公交车了怎么我今天不仅还是那副欲求不满的样子,甚至整个人都憔悴了许多。

“小宇……你昨天没去瑾琪家里么?”思虑再三担心出了什么事情的解梓甜还是小声问了出来。

我低头看着一脸关切望着我的少女,苦涩地答了两个字:“去了……”

“那……那你俩没……没那个么?”

“做了……”触及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我的表情越发幽怨起来,但是还是咬着牙挤出了这两个字。

这个回答有点出乎解梓甜的意料,感觉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于是接着问道:“那……那你怎么还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啊?”

“她家长提前回来了……”

“啊?哦……我见过她妈妈,人倒是挺好的……”以为明白了我的遭遇,贴心的解梓甜赶紧准备转移话题。

“我见的是她爸……”

“啊?呃……她爸爸我也见过……他没发现什么吧?”

“猜出我在和宋瑾琪交往了……”

“啊?那……那他……说什么了么?”

“他把我敲打了一遍……”

“……”

解梓甜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我,宋瑾琪的爸爸往那一站对于女孩子来说真的就是一种满满的安全感,可是如果对象换成了一个看着很不顺眼还想拱了自家宝贝小棉袄的小子……

“噗嗤……”实在没有忍住的解梓甜赶紧把头埋在了我的胸口,但是那副一抽一抽的样子是个人都能看出她乐成了什么样子。

不过解梓甜比宋瑾琪那头傻狍子聪明的地方此时一下就体现出来了,她就能够想到在我两眼冒绿光的时候不去继续撩拨我,因为这个时候谁接近我我就可能把欲火发泄在谁的身上。

所以我家甜甜笑了几秒钟就果断打掉我准备揉点什么的双手挤去了林玉身旁……

“啊?你撞见我爸了?!”到了班里原以为我昨天顺利逃脱了的宋瑾琪听到这个消息差点喊得尽人皆知,还好这位姑奶奶在我的手势制止之下及时压住了后半句的声音:“他没把你怎么样吧?”

听到这个问题那张挥之不去的威严面孔再次在我脑海里浮现了出来,千言万语到了嘴边最终还是汇聚成了两个字“还好……”

“那就好……”还处于自己男朋友被老爹抓到了的紧张情绪之中没有体会到我那两个字所蕴含的酸楚,粗神经的女流氓拍打着自己没啥可拍的胸口吐了口气说道:“我爸退伍之后学习格斗在健身房当了拳击教练,你要是被他捶上两拳就惨了……”

听到这话一种在鬼门关里转了一圈回来的喜悦感忽然就从眼角洋溢出来了有没有?

虎父无犬女啊,眼前这个家伙高一开始叱咤整个校园的时候我就应该能够预料到的……

另外收回前言,现在在我看来宋瑾琪根本就不是

什么爸爸的贴心小棉袄,有着这么彪悍老爸的彪悍的她分明就是一件挂满了弹匣手雷的战术防弹衣啊!

正胡思乱想着,就见女流氓一脸阴险地凑到了我的面前:“以后不敢欺负我了吧?我要是告诉我爸你不光把我吃干净了连屁屁都捅了……”

“那你肯定也少不了被他一顿暴打……而且还能随时见了随时打!”忽然遭到威胁的我果断作出了反击,同时把手偷偷伸到后面在她屁股上面狠狠抓了一把。

听到这话原本幸灾乐祸的宋瑾琪瞬间就蔫了,虽然我不清楚她爸打人多疼,但她清楚啊……

“那……那你会不会因为我爸不敢和我在一起了啊?”蔫了的女流氓气势断崖式跌落直接进入了那种少女心模式,忽然有些焦虑地问道。

“我肯定不会放弃啊……”看到她这模样我又怪不忍心的,于是在她屁股上被我抓过的地方又揉了揉问道:“你了解你爸,你觉得他会怎么考验我才会看我顺眼一点?”

“哦,这个简单!”瞬间想到了什么的宋瑾琪目光从上到下把我扫了一遍,想象着那个画面说道:“估计他会捶你几拳,扛住了进门,没扛住进坟。”

这下我俩都开始焦虑了……

今天的课程内容非常统一,就是讲评期中考试的试卷。而中学的老师是个十分奇特的群体,他们一边说着为了把我们教会了自己得少活几年,一边硬是能在考试结束后不到二十四小时之内就把所有考生的试卷判完不算还能录完了成绩。

更过分的是一大早班主任就通知我们这周五要开家长会!

好吧……其实每学期期中考试结束要开家长会是我们学校的传统了,只不过时至今日我才知道和高一高二不同的是原来高三的学生居然需要留下来一起开!

要老命了啊!我妈和解梓甜的妈妈倒是挺熟,问题这次旁边还会坐着一个宋瑾琪的爸爸或者妈妈……

上午前两节的语文课没什么可说的,上完课间操回来看到我的英语成绩一下我就精神起来了。完形填空全对啊同学们!本少爷上了这么多年学就从没有体验过!那个贯穿整道大题的对勾把我高兴得恨不得立刻给魏佳小姐姐打笔奖金过去。

说句有点对不起她的话,我当初和唐琪格在试衣间偷情害她丢了饭碗不得不继续当家教这事真是干得太对了!

可惜中午吃完饭我寻思着拉宋瑾琪去图书馆把昨天没干完的补上时她没同意。别看昨天考完理综她当时那么亢奋,结果临要揭晓成绩了还是那副半死不活等候问斩的样子……

上楼的路上我满怀激动地攥着兜里的电子词典,昨晚啥也没干成回到家我把时间全都用来为这个做准备了。现在里面那几部小说的核心主题只有一个:女角色试图反抗或者袭击男主,然后被暴力镇压惨遭蹂躏最终彻底玩坏。小兔子可爱归可爱,但是这个动不动就撅我小兄弟或者咬我的毛病必须得改,既然我现在向着三妻四妾的方向发展了那么我一家之主的地位就必须要确立清楚!

到了图书馆饭量不大的白雪静应该来了也没多久,看到我进来朝我使了一个出去等她的眼色,不一会儿就推着她那辆运书用的小推车出了阅览室向着仓库走去。

我就像个被叫去帮忙的男生一样自然地跟在她后边进了仓库。从里面把

门锁死,裤子脱到脚踝的我挺着一根来之前在洗手间就套好了避孕套的长枪直接扑了上去。

“啊!学长~”白雪静只来得及娇呼一声还没回头就被我脱下裤子直插了进去。裤子下面那条之前被我弄破了的裤袜以及开了口的情趣内裤已经足以说明一切,更何况小兔子的蜜穴那里都泛滥成一片泥潭了还要什么前戏啊?

“啊哈~嗯啊~学长……啊~学长你慢点~咿呀~嗯啊~”白雪静扶着推车,我扶着白雪静的纤腰直接一上来就展开了猛烈的进攻。名副其实的老汉推车姿势之下我的每一次冲击都如乘风破浪般直达深处,捅得瘦弱的小兔子不光无力反抗,甚至连站稳脚步都要依靠手里的推车支撑才能勉强做到。

但我可能让她站稳了么?打定主意要一次性立威的我一边维持着有节奏地连续抽插一边捞起了她的一条细腿,替她脱掉脚上的旅游鞋然后把这条腿从裤腿中彻底掏了出来。对另一条腿如法炮制之后,我勾住白雪静只剩薄薄裤袜包裹着的两胯猛顶几下,趁着她站立不住的机会手腕一翻从下面托起她的大腿内侧直接把她的下半身抬离了地面。

“呀!学长……嗯呀~不行……啊哈~会掉下去……啊~啊哈~放我下来……啊~”双脚离地身体几乎悬空了的白雪静这下彻底慌了神,给我的最直观感受就是她蜜穴中的嫩肉瞬间紧紧裹住了我的肉棒。

前所未有的刺激和紧张之下她仿佛在坐过山车似的死死攥着推车的扶手,两腿紧绷的同时即使有根又热又硬的肉棒在那里进进出出仍然拼命往里合着。可惜在我的一次次重击之下这些努力全都化为了徒劳,白雪静就跟烧烤架上的烤兔子一样,在半空中只能任由自己的身体被我顶得随着推车前前后后来回摆动。

“嗯啊~不行了……啊哈~学长……学长我支撑不住了……嗯哈~快放我下来……咿啊~抓不住啦~”完全受制于我的白雪静很快求饶起来,这种夹杂着巨大恐惧和快感的姿势已经让她彻底乱了方寸。

“说!以后还掰不掰我下面了?还咬不咬我了?”感觉她已经快到极限了,我继续不断往前顶着问道。不过能够感到我也快要射出来了,这次憋太久了是一个原因,另外这个姿势确实对双方来说都太舒服了。

“嗯呀~不敢了……啊~啊~学长我再也不掰了……咿啊~也不咬你了……啊哈~学长我真要掉下去了啊!”白雪静慌乱地向我保证着,然而还不等她说完她的身体就已到达了极限。

我眼疾手快地在她松开双手的一瞬拦腰抱住了她朝下落去的身体,之后一手搂在她的腰间一手架着她的大腿,就这么让她单脚着地被我急促地连插几下靠在我胸口开始了发射。

双双高潮的我们过了许久呼吸才慢慢平复了一些。我抱着全身发软的白雪静来到仓库中一张估计是装修时换下来的旧沙发前放下,这才把我的小兄弟从她已经春水涌动的蜜穴之中抽了出来。

看了看她如同刚刚蹦极回来一样白里透红的俏脸,我从兜里又掏出一个避孕套换了上去,然后把我的裤子彻底脱下来也放在了一旁。

“学长……呼呼……让我歇会儿……”看到我的举动脸又吓白了的小兔子气若悬丝地阻拦我道。

本就是虚晃一枪的我没有直接插进去,而是在她丝袜包裹着的双腿上眷恋地抚摸

了几下后把它们抬了起来,按住一条又把另一条掰到沙发背上埋头品尝起了白雪静涓涓流淌的蜜汁。

在我认识的所有女孩之中她无疑是蜜穴最为水嫩的一个,只要一碰就会湿润得一塌糊涂不说,就如我现在这样用舌尖轻轻一挑她的阴蒂,都能源源不断地溢出一道细流。

我贪婪地在白雪静的粉嫩穴肉间吸吮着,同时双手来回摩挲着她裤袜之下那双雪白的细腿。而她则抓着沙发扶手不安地轻声哼哼着,不时因为某个敏感的地方被我碰到传出一声诱人的娇吟。

“嗯啊~学长……再往里一点……嗯哈~”与刚才粗暴抽插对比鲜明的精密挖掘给了白雪静一种仿佛全身都在发痒的感觉,不多时就忍不住小声叫了出来:“啊哈~那里好舒服……咿啊~要去了……啊嗯~出来了~”

一道甘冽的泉水随着白雪静的啼叫涌了出来,我坐起身扶着肉棒穿过破洞逆着水流插进了白雪静的蜜穴之中,然后一边解着她衬衫的纽扣一边威胁道:“记住了,以后再不乖的话继续家法处置啊!”

感受到被那根刚才差点弄死自己的棍子再次攻入了体内,正想说句硬气话的白雪静就看到那张明明可气偏又忘不掉的臭脸随着肉棒的深入凑了上来,接着一条还带着自己下身味道的大湿舌头直接撬开她的双唇伸进了小嘴。

我就这么一边用肉棒在白雪静的蜜穴中缓缓搅动一边在她口中追逐着她的香舌,同时手上掀起内衣握住她的一只嫩乳,手指夹住顶端凸起的浅粉色乳头轻捻起来。

慢慢地白雪静的身体终于开始放松,被我吻得几乎睁不开的迷离双眼中两滴热泪缓缓滑落。而她的双手却环在了我的腰上,微抬下体主动迎合起了我的动作。

感受到了她的回应我稍稍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她也在将我的衬衫撩起之后把她的双腿缠了上来。腰间传来的阵阵磨纱触感让我格外兴奋,肉棒进出之间一股股春水伴着白雪静含糊不清的呻吟声如清泉般涌到了沙发之上。

快快慢慢变着角度抽插了几十下,我把白雪静翻了个身从后面抱住坐了起来。然后轻轻揽住了她自觉开始扭动的纤腰,又侧着身体从扔在一旁的裤子里掏出电子词典打开一篇我昨晚特意准备的小说举到了她的面前说道:“雪静,拿着,照上面念。”

“嗯~啊?”正如骑马一样跨坐在我身上随着一次身体下落被我肉棒顶入身体深处的白雪静意乱情迷间把电子词典接了过去,恍恍惚惚低头下意识地念道:“静……静静只感到……嗯啊~一根粗大的肉棍……啊哈~笔直插了进来……啊~啊哈~随着自己身体的下落……呃啊~重重地撞击在……哈啊~在尽头的花心之上……噫呀~一股说不出的快感在体内……在体内瞬间炸裂开来……嗯哈~舒服得她……忍不住娇吟一声……”

“啊!”读到这里我配合着往上一顶撞在了花心上,毫无准备的白雪静不禁真的叫了一声,接着羞愤地扭过头来抱怨道:“学长……嗯啊~你讨厌……啊!”

“啪!”阴谋得逞的我在她雪白的臀肉上拍了一下,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往里又是一顶催促道:“赶紧继续念!”

“啊哈~啊~然而……然而身后的男子并没有就此停下……咿啊~嗯啊~而是就这么把她抬了起来……学长!”白雪静刚断断续续地念了两句,

就觉身体一阵不稳,我竟真的托住她的两条大腿如小说中写的那样抬起了她,惊慌失措之下顾不上接着念书直接吓得喊了出来:“学长要掉下去了!嗯啊~不行啊学长!啊~”

“快念快念!”我一边托着她的身体一下下抽插着一边催道,全然没有表现出一点担心发生意外的样子。

“啊~啊哈~双脚离地的静静……静静顿时慌了起来……嗯啊~啊~想要挣扎却又担心摔到地上……”正想试着挣脱的白雪静深有体会地打消了原本挣扎的念头,虽然依旧担心但还是抵抗着强烈的快感念道:“呃啊~她所没有注意到的是……咿呀~啊~她的……她的蜜穴不经意间因为紧张……啊~噫啊~已经紧紧夹住了那根在里面横冲直撞的肉棒……”

白雪静读到这里自然不可能像小说的角色那样不去注意,可惜这个姿势之下的她完全看不到我俩交合的位置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感到一根火热的肉棍正不断撞击在自己的g点上面。而在这种刺激强烈的撞击中,一股难以言表的感觉在白雪静的心中逐渐升起,然后在某个临界点轰然爆发,化作一道暖流不受控制地浇在了我俩面前的地上。

我打横抱着浑身瘫软的白雪静把她放回了沙发上,从她手里接过刚才她死死攥住才没被扔飞出去的电子词典,关掉了那篇我昨晚专门为她写的片段。如果有人和我一样能够看到别人的身体属性的话就会发现,此时我的力量已经由原来弱鸡一样的2点变成了现在相当于一个身强力壮成年人的5点。

回想起来我上午加属性的时候那叫一个肉疼啊!之前只加过1点敏捷花了5000奖励点数还没觉得什么,加力量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个系统前2点增加是要5000,第3点开始就变10000了,力量加到5点直接要去了我20000的奖励点数。

但是一回想起直面宋瑾琪她爸时我的那个丢人表现我就再次坚定了信念,一不做二不休又花费了25000点巨款把我的属性提升到了力量5点敏捷5点耐力6点反应6点。这个属性是个什么概念呢?差不多就是一副还在长身体的高中生外表之下实际隐藏的是一个体格健壮长期锻炼身体素质远高于大众平均值的成年男子。

再加上额外花费20000点和一份原初阴阳开启的石化之体让我抗揍能力明显变强,我觉得我在两分钟内放倒宋瑾琪她爸应该都不是问题。虽然我肯定不会去欺负女流氓,但是这口被人拍打的恶气不能不出!反正早晚都要面对,于是上午我听宋瑾琪讲了她爸对女婿的要求后索性就趁着昨天靠他女儿完成的两项试炼给的奖励点数给自己来了一套全方位的强化。

当然,收拾未来老丈人那是未来的事,现在软在沙发上喘息着的小兔子才是现在的事。不枉我昨晚花了大力气准备,今天取得的效果非常理想。可是现在的问题是我昨晚准备时的身体素质和我现在相比简直判若两人,原本按计划现在应该发泄完毕用最后那点力气开始收尾的我依旧精力十足,挺着一杆大枪在那上不来下不去的……

虽然眼前这幅玉体横陈的景色十分养眼,但是身体瘦弱的小兔子很明显已经受不了了。毕竟就算白雪静的成绩极其优秀,下午她也还是需要上课的。

正当我忍痛放弃想起身去把她的裤子捡回来时,身后的一只小手却紧紧拽住了我的衣角。我回

头看到白雪静挣扎着坐了起来,可是当我顺从地也坐回了沙发上时,她却羞涩地按着我的肩膀让我躺了下去。

一道眷恋的银丝在我俩嘴间慢慢拉断,白雪静跪在沙发上将两腿之间我尚未满足的肉棒对准自己的洞口坐了下去。

“学长……我想让你看着我再做一次……”一句轻声细语的祈求让我直接把下午需要上课这种事情抛到了九霄云外,我看着白雪静撑在我的胸口的双手,然后目光上移和她紧紧对视在了一起。上下摇摆的速度逐渐加快,白雪静紧致的穴肉在肉棒进出间如同浪涛面对礁石般一道一道缠了上来:“啊哈~学长的……学长的肉棒好像比刚才更大了……嗯哈~在静静里面咕嗞咕嗞的……”

看着身上女孩一反常态的举动,我默默地伸出双手从两侧绕过去托住了她明显是在硬撑着摆动的屁股。这使得已经明显力竭了的她顿时轻松了许多,不再那么吃力的同时有了更多时间用来享受下身传来的美妙快感。

“啊哈~啊~好厉害……学长的大肉棒好厉害……嗯啊~静静的肉壶要……要变成学长的形状了……”饱读黄书的白雪静即使没有拿着电子词典依然出口成章地淫叫着,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却让我产生了一种如同小说里那样真的是在调教女孩的感觉。

而当她喊出:“我要去了……要被学长射到最里面了”的时候,同样已经到了临界点的我下意识地紧握着她的臀肉将我的肉棒一举捅到了尽头。

即使有着避孕套的阻隔,白雪静仍然感觉到了自己高潮之际身体深处那道原本将会浇入花心之中的乳白色洪流迸射而出。轻轻趴倒在我胸口上的她两道热泪再次流了下来,如同发泄般地倾诉着:“学长我喜欢你……即使你是个大色狼我也喜欢你……即使……知道你有女朋友了我也喜欢你……”

我轻抚着怀中少女的后背听着她断断续续的话语,半是安慰半是保证道:“你们都是我的女朋友,以后也都会是我老婆,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筋疲力尽的白雪静哭着哭着不到一分钟就睡了过去。我轻手轻脚地把她放在沙发上躺好,褪下避孕套打个结和之前的那只一起塞回了裤兜,又捡回她被我脱掉的衣服裤子小心翼翼地给她穿在了身上。

看着白雪静慵懒又安心的样子我在她俏脸上亲了一口把我的衣服也穿了起来,然后回味着她最后浮起的笑容开始打扫战场。战场十分惨烈,我俩可是从进屋就开始激烈交战,然后辗转了将近半个仓库。就白雪静那个出水量现在整个书架前边这块留出来中转用的空地上东一块西一块的全是水渍。要说不去处理等着它们自己挥发其实也可以,但是想了想总会有种小动物四处嘘嘘划地盘的羞耻感……

我用光了一整包面巾纸才终于清理干净了沙发和地面上的残留的淫水,看着手里那十多个黑乎乎的纸团,直接扔进了门口的垃圾桶没敢跟我用完的避孕套一起装进兜里。毕竟太脏了,又不像精液那样有着一股浓烈的味道。

轻轻唤醒白雪静问了下她原本来仓库要做什么之后我又花了十分多钟的时间才把门口书架上摆放着的那堆新书装到了推车上,不得不说时至今日我才知道图书管理员原来还有不少的体力活要干。

经过这前后十多分钟的休息白雪静也恢复了一些,两个人就跟小两口一样羞涩地

互相整理好了衣服一起推着推车回到了阅览室。

值班老师正在借阅处坐着,抬头看到我帮忙推车也没在意,只是一脸疑惑朝着白雪静问道:“雪静你回来啦!晓藤呢?”

“我没看到她啊,她不是周二周四值班么?”不知怎么忽然提到了刘晓藤,以为老师记错了时间的白雪静疑惑地反问道。

“她今天老早就来了,我就让她去库房帮我放几本刚撤下来的书来着。你俩没碰上?我还以为你们一起装的新书呢!”值班老师无比自然地答道,只是这话在我和白雪静听来只觉心跳都停了几秒。

“雪静你忙着我先走了啊!”意识到情况不妙的我赶紧打了个招呼留下白雪静稳住老师,然后返身离开阅览室直接冲回了仓库。

仓库里看上去和我俩一分钟前离开的时候毫无区别,但是当我穿过一排排书架走到屋子另一头的角落时,地上一滩还未干透的水印无情暴露出了刚才屋里曾有第三个人存在的悲惨现实。

看黄片是件很刺激的事情,但是我现在需要考虑一个严峻的问题:当着人家的面演了一场黄片怎么办……

我的第一反应自然是刚学会不久的神技诱惑之息,之前哄小朋友时已经实践过这招的强大了。

那么问题来了——人呢?

可惜当我一路风风火火冲到三楼的时候,上课铃声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考虑了一下高三奢侈的课间时间和漫长的晚自习,基本杜绝了我今天解决这个问题的可能。

当我姗姗来迟回到教室的时候,提前到班的化学老师正在分发着期中考试的理综卷子。几名课代表穿梭在桌椅之间,偶尔伴随着一声看到成绩后爆发出来的欢呼或者惨叫,倒是没有人去在意我回来晚了的事情。

除了宋瑾琪……我的这位同桌手里拿着她的考试卷子跟喜迎王师一样注视着我从班门口一路走回了座位。

瞟了一眼她的分数,二百五十二这种分数折合成百分制的话也就相当于八十多点而已。但是对于除了英语全都不灵的女流氓来说,这无疑是一个跟我上午完形填空一样值得庆祝一番的重大飞跃。

而真正让人震惊的是当我坐回座位的下一秒宋瑾琪居然语无伦次激动得直接抱了上来……

是的,让人震惊,而不是让我震惊。这姑娘在周围十几号同学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就那么光明正大地当着他们的面把我抱住了……

脑子里还在想着怎么解决被人撞破问题的我当场就傻了!

虽说我俩比这亲密几倍的事情其实都做了不止一次两次了,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可从来没有过啊!

更让我吐血的是这姑娘抱着我猛拍我后背的同时嘴里不住地喊着“二百五”……

毫无疑问理综从没考过这么高分数的宋瑾琪同学已经被这个分数冲傻了脑子……可是那也不能成为这么玩火的理由啊!

直到我在她耳边提醒了一句“周围人都看着呢”宋瑾琪才终于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炸着毛一样缩回了自己的座位,然后反手从椅背上抓过外套蒙上了自己的脑袋。

这种鸵鸟一样的害羞表现是被解梓甜传染了么……双手抱头把脑袋捂了起来的我从手臂的缝隙中偷偷看着女流氓的窘迫表现默默吐槽了一句,然后淡然地看了

一眼自己试卷上那个二百八十多的优异成绩。

试卷发完之后老师自然正式开始上课讲起了错题,而我俩也没法继续躲着了,只能双双在周围同学幸灾乐祸的目光中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订正起了自己的卷子。

正听着老师讲题呢,从旁边就蹭过一张纸来,上面狗爬一样地写着:“对不起啊,太高兴了没控制住……”

我眼角直跳地看了看旁边一脸不好意思装作听讲的女流氓,在纸上回道:“周围这帮家伙等了一年的瓜终于吃到了。”

可能是感觉到了我郁闷的情绪,宋瑾琪看到我的回复有点不高兴地写道:“怎么?不敢让人知道我喜欢你啊?”

意识到说错话了的我赶紧补了一句:“他们早就知道咱俩彼此喜欢了。”

当局者迷,前不久才认清自己真实想法的宋瑾琪完全没有意识到周围这一圈人都比她看得明白这一事实,偷偷四下看了看又在纸上写道:“周五要是我爸来了你怎么办啊?”

虽然此时的我已经不是早上的我了,但是提起那位彪形大汉我还是一阵发虚,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回道:“反正早晚都要面对老丈人的,再说他又不可能真打死我……”

“切,有本事别怂啊!我就敢当面叫你妈婆婆!”宋瑾琪给了我一个满是鄙视的眼神,然后写下了一句让我心动到心梗的话。

“别!我妈估计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别把她吓着!”虽然估计真到了见面的时候这家伙绝对比我还怂,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怕她脑抽我还是赶紧掐灭了她这个危险的想法。

过了几分钟,安静了一会儿亢奋劲终于开始消退的宋瑾琪忽然又在纸上写道:“理综谢谢你啊,从来没想过我能考这么高。”

我得意地又把手偷偷伸下去在她腿上摸了摸,这才拿上来写道:“别光说来点实质性的啊!”

宋瑾琪脸红中带着鄙视看了我一眼:“甜甜说得没错,你就是个大色狼满脑子都是那种事情!”

“少废话,明天洗干净了器材室等着!”写完看到这姑娘从笔袋里把削铅笔刀翻出来了,我赶紧重新坐好摆出了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

一个下午的时间转眼就在订正试卷和嬉笑打闹间过去了,下了数学课我也尝试了一下以最快的速度冲下楼去找刘晓藤和刘晓菲,然而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晚上下了晚自习告别被我在楼道里亲了又亲的解梓甜回到家,刚洗完澡我就给白雪静发了一条短信过去:“我中午和放学去找刘晓藤了但是都没遇到,回头我去处理这事就好,你别害怕该干什么干什么。”

过了一会儿小兔子的回信就来了,今天和我深入浅出里里外外沟通了一中午的她十分信任地回道:“嗯,我今天问了图书馆值班老师,她说明天刘晓藤中午会去值班。”

其实没准早上电梯里就能遇上呢……我心里正琢磨着明天应该怎么用诱惑之息让刘晓藤忘掉今天的事情,手机就再次响了起来,拿起一看白雪静又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学长你不会是准备对她做些什么事情然后胁迫她吧?”

“哪有?我怎么会干这种事情啊!”看到她的猜测我感觉自己直冒冷汗,虽说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否认,但是说真的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底气不足……

果然白雪静立刻就

回了过来:“学长你今天给我的小说里就是这么写的啊!还给女孩子拍了照片威胁她不和男主角做就把照片贴她们班门上。”

“小说是小说,现实是现实,我还是很遵纪守法的……”

“呵呵”白雪静直接用一种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手法对我进行了鄙视,毕竟对她我是最没资格说这四个字的……

不过很快她就又发了一条信息,上面写着:“其实学长我觉得刘晓藤和刘晓菲她们两个可能也喜欢你,因为有时候她俩看你的眼神跟我和瑾琪学姐挺像的。”

这条短信让我一下沉思起来,因为我是很相信女生在情感上的敏锐度的,这点可以参考解梓甜对我直透内心的凝视以及宋瑾琪不讲道理的直觉。而白雪静作为读书破万卷的存在观察能力也绝不会差到哪去,再加上上次在试衣间里刘晓菲爆出的信息,我总感觉事情似乎正在向着越来越麻烦的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