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猎尔心魔,欲毒难尽(1 / 1)

军荼明妃 asule_wang 7643 字 3个月前

「阿欢!你不要……」我虽不知她心里有何具体的盘算,可是如今的局面之下,我方的五人里战力最强的两人已经没有能够抗衡无欲和尚的能力,剩下的阿欢等三人虽然也是屡逢奇遇,可是在性力上无疑与这老和尚有天地一般的差距,与他一战定然难以幸免。

阿欢制止了妈妈轻生的行动之后,接着闪身来到我的身前,柔声说到:「姐姐不用担心,我保证不会有事的。」

「傻孩子你不用骗我了。」我说着伸手握住她的玉腕,只需稍加探查,就能发现她的脉象竟也是急促而虚浮的,分明也是中了媚毒的迹象。我心里一酸,低声对她哽咽道:「你真的也……」

「他这次果然算是思虑深远了,过度炼化阳精,再加上我们自己的情欲催动……不光是我,吉儿和白玉她们也都着了道……」阿欢苦笑着点头。

「那你们还不赶紧走!」我催促道。

阿欢摇头:「要走也是一起走,否则没了姐姐,我们能走到哪儿去?」她这话确是实话,眼前这无欲和尚显然与之前的御阴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背后似乎又有更大的阴谋。如果我和妈妈今天遭遇不测,那后面无穷的祸患就要阿欢她们三个来面对,这显然也是一个死局。

「姐姐,交给我,相信我一次。」阿欢的语气温暖而坚决。她此刻的身体裸呈在我的面前,浑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都散发着荧白色,唯有双乳的乳尖和下身两腿间才有几抹淡如樱花的粉红,正是肉体吸收了巨量的阳精才呈现出来的性力巅峰状态。这与她此刻虚弱凌乱的脉象并不矛盾,一言以蔽之,无欲的奸计影响的是我们的精神,使我们在做爱时无法守住元阴而快速被采补一空,但身体中澎湃的性力并未受损,可没有强大的精神做基础,这丰沛的元阴,于他而言无异于砧板上的鱼肉了。

可是如今的局面,除了让阿欢出马也没有其他的选择,怕的是,阿欢也只是延缓了一下我们五人全军覆没的速度而已。

「小心一点,别勉强,能逃就逃吧。」我低声说道,除了这么说之外,竟然没有任何办法。

「放心。」阿欢这次出奇的温柔而坚决,像是胸有成竹,但是这信心似乎也是通过牺牲了什么而得到的。

她说完起身朝着无欲和尚走去。老和尚此时正盘膝而坐,见阿欢抵近,竟低声喝到:「孽障!你来做什么?」

阿欢闻言轻笑:「我不信你不知道我会来。」

无欲沉声道:「我当然知道。没有你,她们怎么会知道我这么多的秘密。」

「那你就应该预料到现在的情景。」

「孽障,我不杀你,给我赶快离开这里!」无欲和尚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其他人都吃了一惊,就连我都惊讶于他竟然还保有一点亲情良知,知道要放自己的亲生女儿一马。

「呵呵~」阿欢竟然冷笑起来:「你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我疑心顿起,急忙静下心来仔细观察当前的局面,果然发现了异常:无欲的肉棒此刻散发的黑气竟然比之前与我和妈妈交合时更加猛烈!

「天啊……难道他……」我又看向阿欢,只见她的一双美目正锁定在无欲的胯下!

「阿欢早就知道!」

无欲也跟着冷笑道:「你不会以为,我

对你真的会手下留情吧?任何女人,在我的眼里都不过是采补的鼎炉而已,多了你一个,我更高兴。」

「哈哈哈哈哈……」阿欢突然大笑起来,她的笑声中竟然满是我们从未感受过的放荡:「你从来都没想过对我手下留情,既然如此,刚才又为什么想放我走?」

「……」无欲没有回答。

「你该不会怕我吧?」阿欢缓缓靠近他,眼睛紧紧盯着他胯下的那根凶器:「可是你怕我什么呢?爸爸?」

「住口!」无欲和尚暴喝,双目赤红如血,下身的肉棒紧跟着有规律的抖动伸缩起来。

阿欢还尚未靠近,就实实在在的勾引出了老和尚的性欲!

我和妈妈对视一眼,彼此心里都已经了然,却都没有说什么话,因为我们都知道,阿欢是在用什么代价试图换取几乎不可能的成功。

「何必自欺欺人呢?」阿欢已经走到了盘坐在地上的无欲的身前,白皙得仿佛纤尘不染的身子缓缓靠近弥漫着黑气的老和尚,附身一只手握住他的肉棒,俏脸凑近无欲的耳边低语道:「这,难道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

老和尚闻言狞笑:「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怕了你吧?」

「是不是真的怕了,试试不就知道了?」阿欢轻笑:「或者是说,你连试都不敢试?」

无欲再次沉默,缓缓闭上了双目。于是,我们眼前呈现出了最最超出常理的景象:以一身霸道无匹的性技见长的无欲和尚,此刻盘膝而坐,双目紧闭仿佛入定,若不是全身赤裸下身昂扬,活脱脱是一个得道高僧的形貌;而气质清冷出尘仿佛月中仙子的阿欢,此刻则如藤蔓一般缠绕在自己的亲生父亲身上,仿佛随时随地要把人精气吸干的美女蛇,浑身上下显露的也是毫无疑问的淫荡气息。

阿欢分开修长的美腿跨蹲在无欲和尚的身前,一只手握住的肉棒已然抵近了自己的玉门,而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她的另一只手揽着自己亲生父亲的头靠近自己的胸前,一侧如雪岭红梅般盛开的乳头正送进老和尚的嘴里。

「爸爸,这种滋味,你曾经在别人身上尝过一次,现在我来了,你能再尝一次,多好啊~」清丽的语调里带着销魂蚀骨的柔腻,就连我和妈妈都忍不住面红耳赤。

「楠儿,阿欢她……」妈妈带着几分疑问小声问道。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没想到,这种命运,竟然不独是在咱们张家才有的。」

此刻无欲的身体明显地抖动起来,胯间的黑气越来越浓烈,几乎将他和阿欢缠绕包裹了起来。我透过黑气,勉强看得到阿欢的玉手正握着无欲的龟头在自己的玉门上摩擦,浓浓的黑气竟也遮蔽不了她推荐的那一抹水光,显然已经是动了真情。

阿欢正值少艾,下体的淫水本来就是清新中带着淫糜,最是催男人的精血,更何况阿欢身负绝顶性技,爱液与肉棒摩擦之后的味道更是摄魂夺魄,便是大罗金仙也无法抵抗。

阿欢的进攻终于奏效,只见无欲和尚双手猛地抓住阿欢的纤腰,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下猛地一按!

「啊~啊~啊~不行……不行了……」阿欢的惨叫丝毫不带任何虚假的成分,纯粹是出于玉体被巨物贯通的痛楚。而无欲和尚此刻则再也没有哪怕一分

一毫的矜持,一根极黑的肉棒在阿欢白得发光的玉腿间大开大合地进出着,全无怜香惜玉的念头,那样子简直是要将眼前的少女用肉棒一剖为二。

「妈妈,你看出什么没?」我仔细观察着眼前的「战况」,心里暗自称奇,于是用传音入密向妈妈问道。

「嗯,那和尚居然没了法度,自己乱了阵脚。」妈妈同样也看得出神:「阿欢这姑娘虽然是难得的天才,可是距离你的境界还差得远,按理说根本不是无欲和尚的对手。可是现在她非但没有被采补而死,反而让这老和尚的真气紊乱不堪,两人斗了个旗鼓相当,真是奇事一桩了。」

「我看也不难解释。」我笑道:「无非心魔作祟而已。」此时,我和妈妈心照不宣,完全看破了此中玄机:这无欲和尚表面看起来早已修炼到了采补的极致,任何媚功对齐无效,肉棒上的刚猛气劲几乎无坚不摧,可没想到却有一个致命的心魔,那就是他对亲生女儿,更准确地来说是他和亲生女儿乱伦生下的女儿,阿欢,发自心底的欲望渴求。

心魔本就是佛法修行最难看破的一道关隘,而这老和尚所修的邪禅,估计非但不讲求看破心魔,更会以心魔为引,突破本身难以突破的境界,是以才能达到连明妃和天仙之体都难以奈何他的程度。

「老秃驴!」我为了印证心里的猜想,突然发声问道:「自己女儿的身子美得很吧?呵呵……差点儿就骗过了我们,说说看,你这借用心魔的功法,可有什么名目?」

「嗬……」老和尚挺腰猛地顶进阿欢的花房,几乎让阿欢美得昏死过去,狞笑道:「你们看破了又能怎样?我这套心魔引神功,岂是一个区区小丫头就能撼动得了的?」

「果然。」我和妈妈对视一眼,都明白心魔即为突破口,因为我们身上的媚功从根本上就是调动心魔在床上战胜对手的法门。我正要跟妈妈商量对策,突然从妈妈眼神中看到一丝疑惑和恐慌,忙问道:「怎么了?」

妈妈眼中的惊恐一闪而过:「没,没什么。」接着又说道:「既然老和尚已经上了阿欢的道儿,咱们得想办法再推他一把,让阿欢尽快得手。」

我看了一眼正在疯狂交合的父女两人,低声笑道:「恐怕阿欢压箱底的东西还没拿出来吧。」直到现在,阿欢的情纹还没有发动的迹象,显然是在等着最合适的时刻给无欲和尚最致命的一击。想到这里,我对妈妈说道:「我们倒是可以让阿欢早点发动情纹。」

说完,我大声对无欲道:「老和尚你何必不承认呢,这种事情对咱们这样的人来说有什么奇怪的?我张家代代都是如此繁衍,至亲相合,本来就是人间最爽快的事情。妈妈你说是不是呀?」后面这句话却是对妈妈说的。

妈妈的脸霎时间变得通红,低声啐了我一口,眉眼间有三分怨恨,七分娇羞,端的是让人神魂颠倒,却接口说道:「你这孩子也真是的,这么大的秘密说抖出来就抖出来,倒让我这个当妈的不好意思了。」接着对无欲道:「咱们当父母的,跟自己的孩子做爱那是最刺激不过的事情,实不相瞒,就连你们说的明妃,我的乖女儿楠儿,也是我跟我亲爹做爱生出来的呢~」

「嗬……我当然知道明妃是……怎么来的!」老和尚疯了一样耕耘着自己亲生女儿的花田,一边狞笑道:「亏得你们张家能参悟到这

个无上法门,我一开始根本不信,可是直到看到这孩子出生,我才知道真的有这么神奇的法门,只可惜……只差在血统上!」

「等一下!你怎么知道得这么详细?」我和妈妈同时一惊,从话里话外得知,这老和尚显然已经知道了我张家孕育明妃的全部细节,到底是谁告诉了他这些秘密?

「啊啊啊~~~」就在这时,阿欢的尖叫传来,叫声里满是痛苦,竟还是受不住亲生父亲的挞伐。

「不好!这孩子要不行了!」妈妈急道:「怎么她的情纹还没有发动?」

我回想着阿欢为我们种下情纹时说的话,心里一惊:「难道她……还没有真的动情?刚才的一切,都是勉为其难装出来的吗?」情纹是靠姹女真阴催动,而真阴须动真情之时才有,哪怕是床上功夫通天,下体可以自由控制淫水流出,得到的也不是姹女真阴。

「这样恐怕熬不过五分钟了。」妈妈想了想说道:「楠儿,你现在能动一些了吧?」

我瞬间明白了妈妈的意思,于是答道:「动起来没问题,就是不能运功。妈妈也是一样的吧?」

「嗯。足够了。」妈妈说着站起身来走近我,一双玉臂揽住我的脖子,低声道:「来,让妈妈好好疼疼我的乖女儿。」话音未落,下身的挺翘已经抵在了我的玉门上。

我则一边扭动着下身应和着妈妈的身体,一边转过头对阿欢娇声道:「阿欢~你先别急,看看我……哎哟~」一句话还没说完,妈妈的肉棒已经突破了我的阴唇直抵花心,足见妈妈心急的程度。

我和妈妈此刻都没有任何性力加持,肉棒和阴道内壁的每一次摩擦都在真正的累积着快感,虽说这与普通的男女交合一般无二,可我们体内毕竟都藏着无上的纯阴和纯阳真精,万一快感太过而没有功力阻挡,恐怕瞬间就会泄尽真元而死,着实是惊险万分。

「阿欢,你看呀~」妈妈不敢耽搁,一边气喘吁吁地进出着我的玉洞一边对阿欢笑道:「我和楠儿的交欢是多么自然和谐的事情呀。」

「是啊,乖乖阿欢,」我也加入了「开导」阿欢的行列:「我之前经历了那么多男人,可是只有跟我的至亲妈妈上床,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鱼水之欢。」看阿欢仍然在勉力支撑,我索性浪叫道:「啊~妈妈~再用力~操我~操我呀~」

就在这时,阿欢的额头和胸口开始泛起隐隐的红光,正是她自己的情纹开始显现的预兆!我们见状大喜,妈妈连忙加码说道:「阿欢,这老和尚虽然猪狗不如,可是毕竟是把你带到这个世上的人,他就要死啦,临死之前让他快活快活,也是你做女儿的本分呀~」

「是呢~」我忍着被妈妈操弄得喷射阴精的欲望,勉力道:「他一直想操你的嫩穴,都要想疯了,让他好好快活一次吧~」

「不要说了!」阿欢和无欲和尚竟然同时喊道。紧接着无欲和尚掐住阿欢的一双嫩乳,正要疯狂冲击的时候,只见阿欢柳腰猛地一摆,如风中荷叶一样柔韧的一股劲力从腰处传到双手,竟然一把将无欲和尚推倒在地,接着她伸手握住无欲从自己体内弹出的肉棒,玉臀一抖将那粗长瞬间吞没,另一只手按在无欲胸口大穴,一股红光从她手上直射入无欲体内!

「成了!」我和妈妈赶紧停止了做爱,相拥

着看着眼前的战况。

只见阿欢骑在自己父亲的身上,如同一条青龙一样缠绕着男人的身体,下身飞快地起伏犹如不知疲累,那肉棒依然黑气旺盛,可早已杀气全无,有如待宰羔羊一般。

一切皆源自肉棒的主人,无欲和尚此刻双眼迷离,再无狠戾杀伐的果决,只是痴痴地望着身上起伏跳动的少女,目光不停在女儿摆动的双乳和吞吐着自己肉棒的下体上来回巡游,就像是一个毒瘾发作的瘾君子一样,再也无法自持。

而阿欢则同样忘情地浪叫起来:「啊~啊~哎呀~好舒服~没想到是这样的……爸爸~你的鸡巴太硬了~太大了……要操死女儿了,不行了~操烂女儿的小逼了~」要知道阿欢一直以来在诸女中最为冷静端庄,与她的年纪极不相称,即便是与我在床上纵情欢好的时候,也都是带着三分矜持的。现在的阿欢则淫语不断,再无任何顾忌,显然是通过自身的情纹与无欲和尚心意相通,父女二人放下恩怨纵情于乱伦的快感,回归到了最原始的欲望。

抵死纠缠的肉体迸发着最强烈的情欲,最是催精。这场性战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只见无欲身周的黑气突然迅速收敛到了下体,双目圆瞪,喉咙间发出「嗬嗬」的声响,显然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爸爸~射……射……射给女儿吧~」阿欢已经被操弄得上气不接下气,却仍在说着最淫荡的话语:「射给女儿……让女儿给你生个大胖小子~」

听了这句话,无欲的眼中突然绽放出了神采,喃喃道:「生一个……孩子?」接着死死地抱住骑在自己身上的女儿,下体开始猛烈地抽出震颤,苍老的声音震耳欲聋:「生孩子!生出我自己的……明妃!」

就在「明妃」二字出口的瞬间,阿欢夹杂着快感和痛楚的尖叫声响彻寰宇,黑气以我们肉眼可见的样子有型有质一般涌入阿欢的玉门,直至将她整个下腹都染成了黑色!

「噗……」一口鲜血如箭一样从阿欢的朱唇间绽开,她随着身体向后方飞起,直挺挺地落在我和妈妈的身边。

「救人!」妈妈从我的身上急速起身,扶起阿欢探了探她的鼻息,长舒了一口气道:「人没事!」

「快看看她的脉象!」我仍旧不敢大意。

妈妈依言搭上阿欢的手腕,脸上立刻变了颜色:「不好,她的内息已经乱得一塌糊涂了,而且大量的真气郁结在……子宫?」她说道这里赶紧伸手按在阿欢的小腹上,一瞬间又收了回来:「烫死人了,简直像是装满了岩浆一样!」

「嗬嗬……」一阵阴恻恻的笑声,夹杂着有气无力的咳嗽,从我们背后传来。我转过头,只见无欲和尚已经盘膝坐起,浑身上下再无一丝霸道黑气,而是处处泛着死灰的惨白色。他接着惨笑道:「吸干了我的真元……不愧是我的女儿……可是,这真元是我毕生采战不泄反复锻打出来的,她怎么可能消受得了?哈哈哈……」

「她会怎样?」我和妈妈齐声问道。

「怕是会烧得一点儿灰都不剩吧……哈哈……也好,跟老衲我一起共赴黄泉,到了那边……继续操……」

「做你的美梦!」我骂道了一声,接着看向妈妈:「我们倒要看看,你这老秃驴的真元,到底能烧死我们哪个人。」说完,心中法决闪过,万道森罗不受功力多少的影响直接

发动,我下体在一阵颤抖中变成了男人的形态。

妈妈心领神会,一边揉搓着肉棒一边抱着阿欢仰面躺下,将身在上面的阿欢翻了个身,让她仰面朝天躺在自己怀里,然后对我说道:「楠儿,不好意思咯,这孩子后面的处女地,还没有开垦过吧?」

了。」我笑着走过去,叠伏在阿欢身上,下身的肉棒早抵达了她的玉门关。

「你们功力尽失……一定会跟着玉石俱焚的……不要命的傻子们……哈哈哈哈……」在无欲和尚的狂笑声中,我和妈妈同时用力,一前一后的进入了阿欢的身体。

老和尚说的一点都没错,这是随时可能玉石俱焚的境地:阿欢得了自己父亲无上真阳的滋养,性力在极短的时间里提升到了与我和妈妈同一等级的境界,玉门和菊门嫩滑爽利得犹如天上才有的名器,能让任何男人瞬间缴械。我和妈妈功力暂时被封住不能发挥,此刻与普通男女无异,所以一进入阿欢体内就几乎把持不住精关,强忍住想射精的欲望,却是不敢稍动。

可即便这样,也不代表我们是暂时安全的,因为阿欢子宫里灼热的阳精分分钟会烧穿我们三人的经脉,死状怕是比精尽人亡更加难看。

「哈哈哈……明妃……你们现在身处死局,还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无欲和尚见状大笑,震得自己下身的肉棒竟然「咔嚓」一个轻响断裂开来滚落在地,与一截烧过的木炭一样灰白干脆,微风一吹就散为灰烬。

「妈妈,你说怎么办?」我苦笑问道。

妈妈并未迟疑,微笑道:「能怎么办呢?无非就是把咱们三个的生死绑在一起就是了。」

我隔着阿欢伸出双手握住妈妈的双手,十指紧扣,掌心紧紧贴在一起。然后抬头笑着对无欲和尚道:「老东西,你根本不懂什么叫真正的性命双修,鱼水之欢。」说完,我和妈妈齐声浪叫,在阿欢的阴道和菊门里放开精关,让体内的精液毫无束缚的喷涌而出!

就在我阳精离体的瞬间,我低头吻住了阿欢的樱唇,舌尖直抵她的舌下,吸吮着她疯狂涌出的津液。

就这样,我、妈妈和阿欢通过口唇、掌心、肉棒、玉门和菊门连成一体,气息完全打通。

三份醇厚无比的真阳在阿欢体内交汇,一瞬间几乎让阿欢的玉体爆炸,而我则用仅剩的一点性力将阿欢不断鼓荡的内息性力通过舌尖导出,再通过掌心大穴送给妈妈……

既然无法避免,那索性就放开手脚,以我们三人的身体为鼎炉,一股脑炼化了这三份阳精!

我和妈妈虽然以男性肉棒插入阿欢体内,但早已将阳精转为纯阴真元,刚好与阿欢体内满载的纯阳精元阴阳相济,借助阿欢的性力锻打起来!

我和妈妈的真元一经射出便如江河入海般不可断绝,本来片刻间就是油尽灯枯之相,所幸阿欢的真元从舌下大穴源源不断反哺而出,让我和妈妈得以固本培元,转瞬间又是一股股精液补入阿欢的身体……如此往复,我们分得的真元渐渐多于所失去的部分,阿欢的肉体也开始降低了温度,三个人终于缓了一口气下来,但要是想通过采补双修完全恢复乃至更上一层楼,虽说一定可以做到,但耗时显然不会太少。

正在这时,无欲和尚的身体发出如同朽木碎裂的声音,我睁眼望去,只见他的身体在风中

飞速溃散,正是应了「粉身碎骨」四个字,顷刻间只剩下一颗头颅还是完整的,径直滚到了我的面前。

「明……妃……哈哈哈哈……你终究还是着了我的……算计……」

「你说什么?」

「你们……救得了阿欢……可是……他呢?」

「该死!」我竟然忘了张柳!

「他的淫毒……解药在哪里?快说!」

「解药?没有……解药……说起来……老套得很……淫毒……自然用女人来……」老和尚话没说完,一股风吹来,他的头颅也随风散了。

(黑狱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