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被圈养的女王(1 / 1)

王国正廷,金色殿堂。

地上一路铺着最为上等的羊毛红地毯,周围镀金墙壁上的浮雕花纹栩栩如生,甚至刻有一丝魔力的韵味在其中,看上去威严华贵。那些随处可见的装饰品更不用多说,随便一件放在外面那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这里是整个王国的权利中心。

庄严肃穆的宫廷之内,一群国家重臣们按照顺序有序的站在下厅,毕恭毕敬的朝着大厅高台处低头,默不作声。

高台上此时还空无一人,只有一张巨大的王座。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那张王座的女主人的出现。

终于,一位身裹华袍的身影从高台后面姗姗来迟。

一头金发高高盘起,原本清秀纯白的公主发冠此时已经换成了金黄色的华贵皇冠,尽管才刚成为女王不久,可少女已经初显那股睥睨天下的锋芒了。眸子中星光流转,傲然伫立。

绣有皇室族徽的华服加身,看上去无比的雍容华贵,风姿绝代。

台下的人全都扑簌簌的半跪下地。

「见过女王陛下!」

女子神情自然的坐在的王座之上。「都起来吧。今天吾专门召开廷议,是有几个事情准备公布。」

台下的人们才纷纷起身,低着头用余光瞥了两眼王座上那名年轻的女王。

「首先是内政方面。内政大臣,根据吾这几天分析研究的一些民生数据和地方财政支出预算,吾决定进行……整改……」

伊莲有理有据的整改着原来的一些不合理之处,思维慎密的让人无可挑剔。

如果没有克莱斯,那她将会是一名带领国家走向昌盛的优秀而和蔼的女王。

「接下来是军事方面。国防总督,传令南疆铁壁骑士团,清点人员物资,进行战时军备,雷霆骑士团和大地骑士团即刻起前往南部边境,进行战时军备。」

伊莲轻轻的敲着扶手,面无表情。

「陛下,您这是要?!」

「吾决定对外扩张。」

台下瞬间炸开,一片哗然。

「陛下,这太冒险了!南方的拉多夫王国这几年来国力一直压我们一头,怎么能如此轻率的进攻!如今我们周围狼虎环饲,在这刚刚王位更迭的多事之秋如果稍有变故,随时可能万劫不复啊!」

「不用多说,吾意已决。」

「陛下,可是魔族那边……」有人担忧的问道,他是为数不多知道退魔军「凯旋」真相的人。

「吾已经与魔族签订和平条约,魔族不会再入侵吾国领土,……并且,会为我们进攻拉多夫提供援助。」

王座上,一双好看的美腿交叠在一起,伊莲女王淡淡的说出,仿佛在说一件普通平常的小事一般。

全场轰动,一时间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陛下!您这是与虎谋皮啊!魔族最为狡诈多变……」

「对啊陛下,怎么能轻信异族!」

原本庄严肃穆的廷议大厅,此时热闹的就像一座菜市场。

伊莲女王美眸微眯,语气如同寒霜刺骨,声音不大,却让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汝等,在质疑孤?」

全场瞬间噤声,落针可闻。

那股身为上位者的威严,让伊莲看上去就像掌控这片天地的神明,君临天下。

伊莲冷哼了一声,站起身,振袖一挥,向后走去,白底金纹的华袍舞动,背影翩若惊鸿。

「今天的廷议就到这里……汝等下去准备吧。」

高贵到不容侵犯。

所有人低着头恭送着女王陛下的离去。他们此时才意识到,那名年轻的少女已经不再是那个可以和蔼的平等交流的皇女了。

她已经是全世界最高处,也是最孤单的人了。

人们三三两两的离去。

谁也没看到,王座上,一道深色的水痕渐渐浸湿了红色的坐垫。

…………

伊莲冷着脸,紧紧裹着华服,穿过一座座金碧辉煌的琼宇,无数仆人侍卫恭敬的向她下跪行礼,听着无数人的赞美之声,脸色无动于衷,飞快的前往着自己的皇室寝宫,并且速度越来越快。

糟糕……要来不及了……

伊莲最后几乎是小跑着,推门跑进了寝宫。

可是依然晚了一步,放在门口的沙漏已经漏光了。

伊莲扶门拍着胸口,微微喘着粗气。

完了……还是没有在指定时间回来……又要被主人惩罚了……

伊莲夹着腿,不敢去想自己又将会被如何玩弄……几乎每次主人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在自己身上疯狂的鞭笞征伐……

明明每次惩罚都是那么的不堪入目,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却在心里越发莫名的有些期待……

与其说是惩罚,对伊莲倒不如说是奖赏。

星眸里闪烁着春意,少女就像一只饮鸩止渴的小猫,在肉欲之中不可自拔的越陷越深……

「小淫娃,你迟到了哦,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了吧。」一道声音懒散的从里面传来。

「……莲奴知道了。」

伊莲默默的转身,将门关上。

进入寝宫的那一刻,她的身份就变了。

这位在廷议上傲气凛然的年轻女王,此时顺从的就像一只听话的宠物。拿起放在一旁的小狗项圈,慢慢的戴在自己白皙的脖颈上,锁住,再系上一根供人牵着的狗链子。

还有一根毛茸茸的狗尾巴,前段是一大截珠子,长度正好可以把少女的直肠全部塞满。伊莲娴熟的一只手撩起衣服,露出里面真空的玉体,另一只手拿着尾巴,扭过美臀对着镜子,比划着,一点点塞进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的雏菊之中。

从镜中可以清楚的看到,那黑色的肛珠一点点没入这位女王的股间,每进去一颗,伊莲就会轻轻的低喘一声,脸上飞起一抹泛着春色的红霞,那高贵无比的粉红雏菊正在被一点点撑开,蹂躏;洁白无毛的白虎小穴里居然还塞着一颗嗡嗡震动的粉色小球,看那淫水横流的样子,不知道已经佩戴了多久。

少女跪在柔软的地毯上,学着小狗的样子,有模有样的向里面爬进去。

美臀中央的尾巴性感的左右甩动着。

谁也不敢相信,堂堂一国女王,竟然在自己的寝宫里,按照男人的要求做着如此下流无耻的淫戏。

尽管身上还披着廷议时的那件白金色的尊贵华服,可华服里包裹的可人儿却已经没有了在外

面时的那股颐气指使的威严傲气。

她现在扮演的不再是一国的女王,而是一个为了满足男人性欲的玩物而已。

扭着白花花的屁股爬到了沙发前,美眸含春,慢慢的将系在自己身上的狗链子双手递给了坐在上面的男子。

一颗嗡嗡震动的跳蛋终于夹不住,随着少女的一声嘤咛从股间弹了出来,沾满了湿淋淋的爱液。

「啧啧,小骚货,你的跳蛋都掉在地上了……这么湿,你是故意迟到的吧,看你那样子,似乎十分期待我惩罚你呢~」

克莱斯接过那根链子,翘起二郎腿,用鞋尖抬起了伊莲的下巴。

金色的皇冠斜斜的歪落在了地上。

「主人……」

女孩早已习惯了他的羞辱,嘤咛了一声,逆来顺受的跪在地上,再也没有一点点曾经的矜持与高傲。

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甚至……已经爱上了这种被支配的感觉。她越来越喜欢被男人指挥着,不用自己思考,只需要服从男人的命令……

服从的快乐已经深深烙印在女孩的心中。

只是今天似乎不止男子一人。

伊莲的余光看见了沙发上坐着的另一位少女。

女孩青丝如瀑,穿着一身复古的哥特黑白短裙和洁白的过膝袜,粉雕玉琢的面孔宛若天成,妖冶的血眸好奇的打量着自己。

眼前这名同龄少女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都不输给自己,伊莲内心无比羡慕的看着男子温柔的揽着那名女孩的腰肢。

她可以堂堂正正的靠在男子怀里,衣着得体,自己却只不过是一个戴着项圈跪在地上的性奴而已。

伊莲有些自卑的躲开她的视线。

「主人,她就是卡洛尔说的伊莲妹妹吗?」

薇拉看着跪在地上的那名带着项圈的金发少女正被自家主人的鞋尖不停逗弄着俏脸,她却一点都不敢反抗,任由男子的鞋子在她脸上刮蹭着。

「嗯,我养的一条小宠物。每天都会很不乖的随处发情呢……是不是啊小母狗?」

「是的……莲奴是条不听话的母狗……请主人随意惩罚莲奴……」

伊莲久违的感觉到了一丝羞耻,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说出这种话。

「惩罚么……你今天的10次高潮作业做了没?」男子想了想,问道。

伊莲娇弱的身躯明显的颤抖了一下。

「对不起,主人……还没有。」

这是男子要求的每日任务,每天伊莲都会不得不坐在椅子上,被一台炮机连续不断高强度的抽插一个小时,每天少女都会被那狂乱连续的高潮刺激的死去活来,直到任务完成……

说出来可能没人会相信,那位在白天高傲凛然的女王,每天夜里都会被一台冰冷的机器奸淫的情迷意乱,淫水乱喷。

「那今天就加倍吧,看起来你也已经适应10次高潮了呢~」

「……主人……」

女孩不敢反驳,只是跪在地上的娇躯止不住的颤抖着。

看着地上低着头不敢说话的金发少女,原本还有些不高兴伊莲和她一同服侍主人的薇拉这时候也有些同情她了。

「主人,您就放过伊莲妹妹吧……她这瘦弱的

身体经不起这样折腾呀!」薇拉清楚的感觉到,伊莲只是一名一阶的见习法师而已。

克莱斯无奈的摸了摸薇拉的头,「薇拉,你也太善良了……既然薇拉帮你求情,那今天就放你一天假,然后我待会会让人给你送些药草过来,记得用来泡澡……那些药草可以帮你恢复阴道的紧致度,还能帮你调理一下身体,你那病怏怏的样——不要那副感激的样子看我!本魔王只是不想哪天不小心把你玩死了……」

伊莲突然有些不习惯主人对自己的关心。

明明他一直都这么过分的欺负自己……可为什么……自己却突然有些感动呢……

一直被各种凌虐的少女只是稍微被克莱斯温柔以待,内心挤压的所有委屈全部一股脑都转变成了对主人的感动。

「呜!……谢谢主人!」

少女翡翠般的眸子闪烁着波光,这句话是她第一次心甘情愿的叫克莱斯主人。

「嘁……我要你做的事都安排的怎么样了?」

「主人,莲奴已经通知下去了,南部的战备这个月内应该可以就位,只是东面想要扩张的话必须要穿过月之森,那里是精灵的领地……」

说到这,伊莲有些犹豫了。毕竟身为长生种,精灵们漫长的寿命和对元素天生的亲和力让她们一个个都拥有着深不可测的实力。

要不是因为精灵们普遍性情温和,与世无争,再加上精灵生育率特别低下,不然这个世界的统治者就不再是人类了。

「哦,月光精灵吗?……不用担心,精灵族的事我会处理的,你现在把内政处理好就可以了。」

伊莲跪在地上低头领命。

「走吧,薇拉,你不是还没逛过王城嘛,我今天特意带你逛逛王城,顺便看一套你喜欢的宅子。」

「好耶!」哥特少女开心的跳了起来,一时间兴奋的身上的敛息术控制不住,一阵黑雾散开,从少女裙底中钻出来几只小蝙蝠到处乱飞。

最后吧唧一声扑在了克莱斯的脸上。

「你裙底都藏了些什么啊!」

「噫!那是衣服变的啦!」

…………

此时正值周末下午,街上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这座繁华而古老的人类巨城之中,正在不停的散发着那独有的文化魅力。

主仆二人就一路牵着手,肩并肩逛着这座人类王国的首都。

一路上,各种层出不穷的新奇小玩意将薇拉的魂儿都快要勾去了,眼睛里直冒小星星。

「美丽的小姐,请看好这块白布,它现在里面什么都没有,但是……噔噔噔——」街头上,一位穿着奇装异服带着高礼帽的男子手里正拿着一块白布,卖力的对着薇拉吆喝着。

做这些街头艺人行当的,可以轻易的知道谁更容易被吸引。

手中的白布揭开,原本空无一物的手心里却神奇的出现了一朵玫瑰,引得围观的众人们一阵喝彩。

薇拉当然也不例外,从来没见过街头杂耍的少女此时好奇的就像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

杂耍艺人躬着腰将玫瑰花递给了薇拉,一脸讨好的看着这两位穿着华贵的男女。

克莱斯低头看着高兴不已的少女,满意的随手丢了几个金币在他的帽子中。

很快两人就一路逛着逛着,逛到了精金商会门口。

精金商会是诺亚王国境内规模最大的一家商会,几乎涵盖了所有的经济领域,上至军火贸易,下到日用百货,无所不包。富可敌国来形容精金商会可以说一点也不过分。

地产买卖当然也在他们的服务范围之内。

两人被导购员带着,一路来到了楼盘售卖的专区。正好商场里正在热销一批最近才建好的优质宅邸,主仆两人便饶有兴趣的互相挽着手,像热恋中的情侣一般逛着商场,丝毫看不出她们原来是主仆的身份。

「哇,这套房子好漂亮啊!」

很快薇拉就看中了一栋庄园。在市中心挨着皇宫的一侧,不仅有一栋三层楼的豪华宅邸,还附带了一大片庭院,游泳池,高尔夫球场,后花园一应俱全。几乎占了一整个街道。要知道,在寸土寸金的王城里面,能有这么大的庄园,那可是极为奢侈的,就连精金商会的手上也没几套这样的奢侈的地产。

「小姐,您的眼光真是万里挑一啊!这套庄园可是我们精金商会这期的压轴好物,花费了我们近3年的时间打造………只要9千万金币!」

看到两人连那些低端房屋看都没看,径直的走向了那些豪华宅邸展示区,一旁的销售经理一下就明白了今天来的是金主,赶忙上去把普通导购员换了下来,自己亲自为他们介绍着。

「嗯……可以,薇拉你喜欢的话那就买这套吧。」克莱斯满意的点点头,掏出伊莲给他的精金商会黑卡,也懒得再磨蹭,准备直接买下来。

哎,有钱人的生活就是这么的无聊而单调啊……

可还没等克莱斯装完逼,一旁走来了一对情侣,穿着打扮看上去也是非富即贵之人,一路打打闹闹亲热无比的走了过来,那名少女颐气指使的指着那套房子的展示模型。

「这套庄园,本小姐买了!」

克莱斯:「???」

少女一脸傲慢的昂起头,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娇纵的气质,就像一只高傲的孔雀。

克莱斯瞥了她一眼,心里有点不爽。

平心而论,这位少女长相还是挺不错的,该凸的凸,该翘的翘,精心保养的肌肤香艳美丽。只可惜……

你居然敢打断本魔王的装逼?

「喂,美女,这套庄园是我先看下来的,你这样插队不太好吧。」克莱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少女看起来有点惊讶,一副看傻逼的表情。可能是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反对她。

「嗤,插队?看起来你是不知道哪个小地方来的乡巴佬吧,连本小姐都不认识?我告诉你,在王城里还没人敢这样跟本小姐说话!趁我现在心情好,带着你的小女友滚吧。」

少女不耐烦的挥挥手,毫不讲理。

克莱斯被逗乐了,没想到自己也会遇到这种装逼打脸的烂俗桥段。

看来自己还是太低调了啊……

「那你又知道我是谁吗?」克莱斯反问道。

薇拉狡黠的笑着,一副吃瓜的模样……貌似有好玩的事儿自己送上门来了。

少女姣好的面容上一副不屑的样子,傲慢的指着克莱斯的鼻尖:「呵呵,很好,你把本小姐惹怒了……一个乡下的小贵族都敢顶撞我

,我管你是谁!告诉你,现在你已经走不掉了!」

一旁那位少女的男友也站了过来,也是一副目中无人的轻蔑表情。

「乡巴佬,你要是识相,就赶紧跪下来给我亲爱的磕头道歉,这样我还可以考虑考虑原谅你的不敬行为……」

一旁的销售经理满头大汗的劝着克莱斯:「那个……客人,我劝您还是低头忍一忍吧,您可能不知道,这位可是金丝雀家族的千金芙劳小姐和雷诺家族的大少爷!金丝雀家族可是王城内顶级家族之一,靠经商起家……据说是精金商会幕后的股东之一!这位芙劳小姐平日里都是这样的……客人,您要不等一下,我待会专门为你重新挑一款别的……」

呵,原来是一名纨绔千金么。

不等销售经理说完,克莱斯便开口打断了他的话,一脸嘲讽:「哎哟,原来是个千金小姐啊,难怪语气这么横呢……怎么,明明是你们插的队,还要我道歉?你们不知道有个东西叫王法吗?」

少女和她男友就像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相互看了一眼,然后捧腹大笑起来。

「哈哈哈……你这乡巴佬要笑死我……插队?本小姐今天不仅要插队,还要打断你的腿,让保安把你像死狗一样丢出去……还王法呢?在这里,本小姐就是王法!」

语气平常的就像在说什么常识一样,看来这位芙劳小姐确实是从小到大都在王城里横着走的。

克莱斯很想跟着他们一块笑。但薇拉还在一边,他不想让薇拉看见自己装傻的样子,所以还是竭尽全力的憋住了傻笑。

哗啦啦一片戴着墨镜的黑衣人瞬间从楼梯口涌了进来,一位个头壮的和小牛一般的领头站在芙劳的身后。

「小姐,有何吩咐?」

「阿牛,去把那个人腿打断,然后抓到我面前跪下,按住磕三个头。」

少女一副玩乐的表情吩咐着,轻描淡写的就随意处置了别人的生死。

已经这样干过不少次了。

王法对于这样身份不一般的人来说,确实没有一点作用。

本来这种事克莱斯也懒得管,可没想到,居然有人自己撞到枪口上了……

壮硕如牛般的黑衣人慢慢朝着自己走来,不怀好意的狞笑着,沙包大的拳头捏的咔咔作响。克莱斯笑了起来。

「芙劳小姐,你确定你不会后悔吗?」

那位娇蛮千金没想到克莱斯死到临头了还敢挑衅,眉头一皱。「阿牛,把他双手双脚都捏碎,我要让你笑不出来!」

「是的小姐!」

从黑衣人的气息来看,他是一名七阶的格斗家。能让一名七阶的高手心甘情愿当一名纨绔千金的保镖,这配置已经可以说是奢侈到令人咋舌了。

……毕竟高阶可不是随随便便想突破就能突破的,不知道多少人一辈子都卡在六阶再无寸进。

黑衣人以普通人几乎看不清的速度瞬间近身,一跃而起,右手握拳蓄力,拳头上白色的气劲疯狂涌动,直直的朝克莱斯面门打去,手段狠辣无比。

凶狠的壮汉和瘦削的克莱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谁都毫不怀疑的相信,下一刻那铁拳会将克莱斯砸的头破血流,时间仿佛在此刻凝住。

不,这并不是形容词,时间是真的

停止了。

所有人盯着壮汉盯了好几秒,发现壮汉一动不动的挂在半空中,一直维持着那个出拳的姿势和狰狞的怪笑,这才意识到,时间停止,并不是夸大的形容词。

所有人原本看戏的表情瞬间仿佛被冻结一般凝固在脸上,全场噤声,就连温度仿佛也下降到了零点,寒冷刺骨。

全场只有那个瘦削的男子挽着少女如同闲庭信步般走动着。

走到芙劳面前,克莱斯无视了她身边的男友,抬起她的下巴。这个娇蛮的少女现在还处于震惊之中,美眸之中写满了不可思议。

「送回你一句话,你成功把我惹怒了……回去告诉你父亲,三天之内,将你附带着这套庄园双手奉上,我还可以考虑原谅你,否则……我不介意让精金商会换一个股东。」

一旁的男友无声张了张嘴,本想说些什么,可是看到那个现在还被停在空中的黑衣人,脸上的愤怒消弭无踪,最终还是从心的闭上了嘴。

「你……到底是谁……」少女的话腔此时都带着一丝颤音。

「我?我是王法。记住,把你送过来的时候,别忘了带上你的奴隶卖身契……唔,直接交给小淫……伊莲女王就行了,她会交给我的。」

逛街的心情被败坏,克莱斯也懒得在这里继续逛了,带着薇拉飘然而去。

「想让本小姐当你的奴隶?你这混蛋在做梦!你不要以为你有点实力就可以无法无天了!本小姐的一根毛都比你值钱!」少女气的浑身发抖,从小到大一直都娇生惯养,过着众星捧月般优越生活的她从来没有受到过如此侮辱,美眸里愤怒的几乎要喷出火来。

就像一只炸毛的猫,芙劳叉着蛮腰,恶狠狠的指着克莱斯的背影:「你死定了!我要叫我父亲把你折磨的生不如死!」

……………

晚饭时间。

皇宫里的晚膳堪称豪华。

琳琅满目的菜品一张长桌几乎要摆不下,各种珍稀名贵的食材精心烹制,一大班顶级厨师专门为了伊莲的体质精心搭配了营养和滋补药效,只为了给伊莲女王调理身子。

可惜厨师们没想到,自己精心烹饪的晚膳,却被人鸠占鹊巢了。

此时,伊莲的寝宫内空无一人,多余的女仆佣人都已经被伊莲提前赶了出去。

克莱斯带着薇拉正坐在餐桌上大快朵颐,丝毫没有一点吃相。

而鲜红的地毯上,并肩趴着两具雪白的娇躯。两位长相有几分相似的女子正趴在地上,螓首挤在一起,伸出香舌呲溜呲溜的舔吸着同一个盘子里的牛奶。

本应坐在奢华餐桌上的少女,此时却低贱的带着项圈趴在桌子边上,争相媚叫着,等待着主人丢几块啃过的食物给自己,作为赏赐。

白璧无瑕的玉背弯成一道性感的曲线,撅起的美臀上还插着一根尾巴,两名女子眯着眼埋头舔舐着牛奶,倾国倾城的俏脸上沾满了乳白色的奶水,看起来淫靡而美丽。

「想吃吗?」

看着自己脚边已经彻底带入到宠物狗角色的姑侄两女,克莱斯身为雄性的成就感几乎膨胀的要溢出来。坏笑着挥了挥手中的辣椒鱼子酱。

伊莲还懵懵懂懂的不知道克莱斯的意思,可海瑟薇却已经明白了克莱斯想要干什么,撑起

赤裸的身子,声音娇媚:「薇奴想要~」

原本清冷的声音此时却无比的甜腻,甜到了骨子里。

克莱斯解开裤子,坏笑的将鱼子酱抹在自己傲然挺立的小兄弟上,牵了牵她们俩的狗链:「想吃的话就来舔吧,记得要舔干净一点。」

刚把鱼子酱抹上去,克莱斯就后悔了。

卧槽卧槽……!鸡巴好疼……

那感觉就像风油精涂在鸡巴上一样酸爽,克莱斯差点没忍住,眼泪一下就飙了出来。

……自己装的逼,跪着也要走完……

一旁冰雪聪明的薇拉戳了戳克莱斯的胳膊:「主人……你那里不疼吗……?」

「……嗯,不疼。」

…………

再说回下面,两女摇着屁股,一左一右的爬了过来,争先恐后的舔舐着那根鱼子酱肉棒。温顺的让人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两位女子居然一位是权倾天下的女王,一位是举世无双的圣域法师。

海瑟薇将男子的龟头含在嘴里,用心的来回吞吐吸吮着,仔细的舔弄着他的马眼,温润紧致的口穴让克莱斯舒爽的大呼过瘾,抢不过自己姑姑的伊莲只好舔舐着克莱斯的卵袋,双手渐渐不自觉的伸向了自己的胯下,偷偷抚慰起来……

在这等人间尤物的侍奉下,克莱斯怎么忍得住。不一会,自知精关不守的克莱斯便狠狠的按住海瑟薇的螓首,将肉棒抵进女子的咽喉深处,随着一阵颤抖,开始疯狂的朝女孩嘴里喷射白浊。

海瑟薇被突如其来的异物弄的难受无比,呜呜的叫着,被精液口爆的窒息感让她双眼不停的翻白,甚至一些白色的浆液从女子的鼻孔中溢出来。

为了缓解窒息感,元素领域已经被女子无意识的释放了出来,巨大的压迫感又降临在了克莱斯身上。可女子并没有反抗,反而越加享受的呜呜叫着。

「你可能是历史上最淫荡的圣域强者了吧,薇奴?」克莱斯舒爽的体会着奸淫一名圣域魔导师小嘴的快感。直到彻底喷发完毕,才放开她,将肉棒从海瑟薇嘴里抽出来。

「咳咳……主人…您开心就好……」

海瑟薇一边咳嗽着,一边将嘴里的精液吐出来,捧在小手里。在一旁羡慕无比的伊莲开心的爬了过来,就像在吃什么美味佳肴一般,无比享受的将克莱斯的精液仔仔细细的舔吸了干净。

海瑟薇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己的侄女那幸福的笑脸。她知道,伊莲小腹上那道妖冶而淫靡的子宫纹路已经彻底改变了她的一生。她现在已经变成了必须要每天吃男人精液才能生活的体质……之前那清纯干净,澄澈而不带一丝杂质的女孩,已经彻底被男子奸淫,污染了。

海瑟薇不想去想伊莲曾经经历过什么。

至少,她现在是幸福的。

「来玩个小游戏吧,你们只要谁先把对方弄到高潮,就可以吃一块肉骨头哦~」

克莱斯叉着一块排骨,翻手丢出去一根粉红色的双头龙。

就像在逗两只小狗一般。

整场晚餐就变成了伊莲与海瑟薇的淫戏。

两名女子为了吃上一块肉,互相抱着在地上翻滚着,赤裸雪白的身躯交叠在一块,互相都竭尽全力的夹紧自己小穴里的双头龙,朝对方的阴道深处撞去,却往往

刺激的自己高潮连连,花枝乱颤。姑侄两女那国色天香的俏脸上满是不正常的潮红,红唇里不管什么下流无耻的淫言乱语都开始胡乱的向外说着,场景香艳,秀色可餐。

最后伊莲终于撑不住了,在一连串直顶花心的绝顶中,舒爽的吐着香舌,两眼翻白,纤腰向上弓到了极限,剧烈痉挛着,被抱在海瑟薇怀里晕了过去。

小穴还在不停的一阵又一阵向外喷着淫水。

可双头龙依然不停的在少女饱经蹂躏的小穴中抽动着,昏迷过去的伊莲只是一直无意识的抽搐着,任由双头龙在自己体内毫无阻碍的刺激着她最为敏感的部位,然后不停的,已经被改造的淫乱无比的身体诚实的到达了高潮。

看着伊莲既愉悦又凄惨的模样,海瑟薇心疼的不得了,可是她身下的动作仍然不敢停下来。

因为自己主人还没有满意。

终于,过了不知道多久,一大块被啃了一口的肉块被丢在了海瑟薇的胸上。

上面沾满了克莱斯的口水,明显是被男子放在嘴里含过的。

「薇奴你的表现不错呢,赏你一块肉吃。」

「谢谢主人!」

看起来主人应该是尽兴了。

海瑟薇的动作终于慢了下来,抱着还在自己怀里止不住痉挛的伊莲,无限怜惜的梳理着女孩凌乱的金发,嘴对着嘴,一点点将嚼碎的肉糜渡进了少女的口中。

……对不起,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