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1 / 1)

神魔女将 剑君13恨 10418 字 3个月前

今天阿全带着维妮和虹伶两人去南投这边外拍,虽然中秋过了,但是双十节又快要到了,而她们除了神魔活动以外,还有接一些外拍的工作,因为阿全学校连休加上维妮和虹伶的请求,阿全跟着她们一起去,坐上火车后维妮说:「没想到连火车、高铁都好多人。」

虹伶说:「毕竟是连休,国道都在塞车了,何况是大众运输。」

阿全说:「对阿!所以我哥宁愿在家陪两个老婆,也不愿出门。」

维妮说:「那还真是委屈你了,跟着我们一起来。」

阿全说:「我没关系,无所谓的。」

虹伶说:「跟我们出来,会不会很辛苦?」

阿全说:「当然不会。」

来到了南投后,三人先前往旅馆登记住宿,拿到房卡后就进去房间里面放着行李。到了房间后虹伶说:「没想到连房间住宿率都爆满,看样子这波连假促成不少旅游业者业绩。」

阿全说:「不过也有些地方没什么人潮,业绩都下降,好坏处都有。」

维妮说道:「加上武汉关系,导致大家都在国内跑,这就是所谓的复仇性旅游。」

阿全说:「没错,你们是要去哪边外拍?」

虹伶说:「今天是没有,明天要去宝岛时代村、后天则妖怪村。」

阿全说:「那今天你们有那里想去的吗?」

维妮说:「目前还没想到,你想去哪边呢?」

阿全说:「不如去补里酒厂看看。」

「我们没意见。」两女都说着,三人离开旅馆后去了酒厂。来到酒厂后,维妮说:「没想到这边也好多人。」

阿全说:「有开车的、也有游览车的,真的很多人。」

虹伶说:「好多地方都人挤人。」

阿全说:「是阿!」三人走进去后,四处参观着。

在走的同时,虹伶说:「阿全,你看那个是不是何立委?」

阿全看了看说:「那个的确是何立委,看样子他在跟人谈事情。」

维妮说道:「我们要去阻止他吗?」

阿全说:「没必要吧!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在谈什么,万一他们是认识的人,到时候有麻烦的反倒是我们。」

虹伶说:「也对。」

三人没去理会这件事情,逛了一下子后阿全说:「走了一圈,肚子都饿了。」

维妮说:「我们找个地方吃东西。」三人于是找个面摊吃东西,不过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又遇到何立委,何立委这次有看到他们,阿全马上站在她们前面。

何立委说:「何必有这么大的敌意,我今天没那么空闲去管你们的事情。」

阿全说:「不过你的手下好像不是这么想的。」

何立委说:「你是指马国贤和鸡排妹他们吧!我早已下令了,这段时间不要有动作,否则后果发生什么事情,我不会去救他们,他们屡劝不听,我也只好让他们自生自灭,看能不能安分一点。」

阿全说:「你是不是又在计划什么事情想要对付我哥了?」

何立委说:「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与你无关。」

阿全说:「再怎么说,他是我哥,我不会让你伤害他的。」

何立委说:「很有勇气,不过我今天没时间理你们。」

阿全说:「我问你,你跟我哥到底有什么样得仇恨,非要和他拚个你死我活不可?」

何立委沉思了一下,于是说:「你哥没有跟你说吗?」

阿全愣了一下说:「说什么?」

何立委说:「没什么,总之我和他之间有段过往就对了。」说完何立委就离开了。

虹伶说:「阿全,我总感觉j大哥和他始终有个解不开的心结在。」

维妮说:「我也有这感觉,可是我哥没有跟我说什么。」

虹伶说:「还是j先生不想让你知道太多。」

阿全说:「也许吧!我们去吃东西吧!」

三人去找个地方吃东西后,于是回到旅馆好好休息。在旅馆里面,维妮说:「小伶,你现在跟阿全到底怎么样?」

虹伶说:「什么怎么样?」

维妮说:「你们看起来感觉很暧昧,我还听其他人说,阿全之前误以为你受伤,还情绪失控打人。」

虹伶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只是他还有个女朋友。」

维妮说:「那又如何,阿全是个大学生,又还没结婚,加上你看j大哥、大吉哥等人不也是有另外一半,可是还是会有各种女人喜欢的。」

虹伶说:「这个……」

维妮说:「总之你要好好加油,不要这样子把感情憋在心里。」

虹伶说:「我会好好想想的。」

隔天早上阿全带着维妮和虹伶前往宝岛时代村工作,维妮说:「送我们到这边就可以了,摄影师在那边了。」

阿全看了一下,那边果然有摄影师准备拍照的工作,阿全说:「你们要小心一点。」虹伶和维妮都点点头,于是阿全在附近逛着。

忽然树林有个声音说:「准备好了吗?」

另一个声音说:「放心,她们两个如今在拍照,逃不了的。」一开始阿全还没有很在意,后来另一段声音说她们两个在拍照,让阿全联想到:「难道维妮和小伶有危险。」

阿全马上回去看,忽然听到:「你们要做什么!」

阿全心想:「维妮的求救声,她和小伶都出事情了。」担心的阿全赶紧加速赶往拍照地点,只见宝岛时代村这边,这些准备拍照的摄影师居然换做一个样子,狰狞的把维妮和虹伶包围住说:「如马哥所想,你们这些女孩子只要有接到外拍,就一定会来。」

虹伶说:「马哥,是马国贤。」

另一人说:「没错,你们两人将会是双十节送给马哥的礼物,给我带走。」当这些人准备下手,阿全急忙来到,一拳把要抓她们的人脸狠狠的挥一拳。「阿全。」两女喊着,这摄影师说:「凭你一人想要救人,痴心。」

阿全说:「你们可以试试看。」

当这些人准备下手,阿强和张立东都跑出来说:「如果加上我们两人,你们认为有多少胜算。」这些人看到有人加入,而且身手都不错,急忙离开了。

阿强说:「你们没事吧!」

维妮说:「我们没事。」

阿全说:「你们怎么会来这边?」

张立东说道:「我们是偷偷跟踪马国贤的,没想到他在外

头还有组建小混混的帮派。」

虹伶说:「我们昨天有遇到何立委,我们以为最近的事情都是他指使,结果他说不是。」

阿强说:「因为中秋和双十连假关系,加上又收购不少土地,他正在为了下一波的选情正在积极着,根本没时间对付,都是马国贤和鸡排妹两人偷偷私底下在对付你们,为此何立委也说过了,鸡排妹还懂得收手,马国贤则是更加恶劣。」

阿全说:「原来如此,我们先离开了。」

阿强说:「我们会继续看马国贤有什么样的行动。」

阿全说:「拜托你们了。」两人点点头,虹伶说:「没想到马国贤会另外组一个小帮会,这倒是令人讶异。」

阿全说:「不过应该还不成气候,也必须将他们一网打尽。」

维妮说:「也对。」

三人都离开后没多久阿全拿出手机,讯息打完后传出去,之后在放口袋里。回到房间里面后,阿全说:「你们看起来惊魂未定。」

虹伶说道:「那你要不要紧?」

维妮说:「对阿!我们都忘记问你了。」

阿全说:「放心,我不要紧。」阿全看完后准备回房间。

维妮说:「你这样就要回房间了喔?」

阿全说:「不然,你希望我对你们做什么事。」

维妮说:「我……」发现一时说错话反而挖洞给自己跳,虹伶说:「阿全,我也希望你留在这边。」

维妮说:「你看,连小伶都说话了,你不听吗?」

「厄……」这次换阿全说不出话来。

阿全留下来后,维妮说:「你看看你的肉棒都勃起了。」

阿全说:「那是因为」

维妮说:「我明白,你在想坏坏的事情,小伶我说对吧!」

虹玲说:「如果阿全想的话」

维妮说:「怎么可能不想,我说对吧!」

阿全说:「你怎么变得这么主动,跟我第一次遇到你根本不一样。」

维妮说:「谁叫我们已经这么熟了。」

说完维妮和虹伶很主动把阿全衣服和自己的衣服都脱掉,虹伶手握着阿全肉棒说:「没想到阿全肉棒这么粗了,我来让肉棒更粗一点。」

维妮说道:「我也来。」虹玲和维妮在阿全左右两边各用胸部乳交着肉棒,还用舌头舔着阿全的肉棒,阿全说:「我的肉棒被你们胸部和舌头搞得好硬了。」

维妮说:「那现在要插了吗?」

阿全说:「当然。」

虹伶说:「没想到这次居然这么快就准备插了。」

阿全说:「那维妮先来,小伶的小穴先面对我的头。」阿全躺在床上后,维妮跨坐阿全肉棒上,虹伶大腿张开对准阿全的头,阿全抓着大腿开始舔起小穴,肉棒也开始抽动插起维妮的小穴,两女被插得开始呻吟起来。

「好养,阿全得舌头跟之前一样厉害把人家小穴舔的好养好热,好受不了阿……喔阿欧欧……小伶的小穴被阿全的舌头舔的好舒服,好养阿……阿喔欧欧……恩哼伊欧……小穴都被蛇头舔的都湿了……喔阿喔喔……好舒服,好受不了阿。」

「厄阿厄阿……肉棒插进去我的小穴了,阿全的肉棒把

维妮小穴干的好爽好棒阿……欧啊喔阿……棒死了,阿全的肉棒跟之前一样好粗好硬阿……恩哼阿喔……伊欧伊欧……好爽,棒死了阿……喔阿喔喔……再继续干我,用你的肉棒继续干我的小穴……喔阿喔喔。」

两女的小穴一舔一插把两女弄得银叫声不断,加上阿全对她们都很熟,容易掌握住敏感点和弱点加以技术方式搞着她们,阿全说:「一下子就这么爽了,你们果然真是淫荡得女将。」

虹伶说:「阿全的淫语不管怎么说都让人好羞耻。」

维妮说:「对阿!可是偏偏小穴离不开这肉棒,我们真得太淫荡了。」

阿全淫笑着从床上起来,扶着维妮屁股前后抽动,维妮手抓着床杆,整个床都在震动着。但阿全也没让虹伶闲着,她坐在床上,阿全的手指往她小穴插进去,另一个手指则是捏着阴核,阿全说:「这样你们不会有休息时间。」

虹伶说:「阿全好厉害。」

维妮说:「难怪我们会这么喜欢被你干。」阿全不断搞着她们,两女叫声梗淫荡。

「好用力,阿全的肉棒抽插的好厉害啊……恩哼喔阿……伊呜咿呜……棒死了,好用力阿……小穴被干的好爽,被你的大肉棒干的好爽,不要停下来更用力干我……啪啪咖咖……好爽,好棒阿……恩哼喔阿……好爽,棒死了阿……在更用力干我……不要停下来」

「小伶的小穴被阿全手指抽插的好用力,好棒阿……人家也好想要阿全的肉棒……阿喔阿阿……好用力,小穴都流出不少淫水了……阴壳被阿全手指捏的好敏感……咿喔咿喔……呜伊呜伊……好爽,棒死了阿……阿喔喔喔……人家也想要阿全的肉棒。」

阿全说:「想不到你们小穴湿成这样,越来越下流了。」

维妮说:「这是因为你技术好。」虹伶也点点头,然后接下来肉棒换插虹伶的小穴,维妮小穴则是被阿全手指抽插着,两女的胸部互相磨蹭着更加敏感,奶头也坚硬起来。

「厄阿厄阿……我的胸部和小伶的胸部互相磨蹭着,好讨厌阿……奶头和奶头互相磨蹭,感觉好奇怪……恩哼阿喔……厄阿喔喔……好用力,阿全的手指把维妮小穴干的好爽,肉棒和手指一样都好厉害,小穴都被干的好爽……咿喔啪啪……哀哀欧欧。」

「换插我的小穴了,小伶的小穴被阿全的肉棒插了,好用力阿……阿全的肉棒好粗好硬,小伶被干的好爽阿……恩哼啪啪……啪滋啪滋……好爽阿……我和维妮得奶头被磨蹭后都变得好硬好凸……好讨厌阿……阿喔喔喔……恩哼喔哀……棒死了阿……恩哼阿阿。」

两女被阿全的肉棒和手指插的不断淫叫,接下来两女都躺在床上后,阿全的肉棒和手指继续插着她们的小穴,只要一个人被肉棒插到高潮,肉棒再换插另外一个人,这样交换下去让两女都满足,阿全说:「我要好好的干死你们。」

「继续用肉棒来干我们。」两女说着,然后阿全开始用力抽插。

「阿阿喔喔……肉棒好用力,小穴被干的好爽阿……恩哼喔阿……维妮得小穴被插的好爽,棒死了阿……在更用力干我,不要停下来,继续用力抽插……啪阿啪阿……在继续干人家,不要停下来……厄阿喔喔……好棒好爽……阿喔喔喔……人家还想要被干阿。」

恩哼阿喔……好棒,阿全的肉棒更粗更硬了,人家好爽阿……阿喔恩哼……好爽,棒死了阿……小伶被干的好爽,人家还想要被阿全的肉棒干……呜阿阿喔……棒死了……继续干人家小穴,不要停下来阿……恩哼喔喔……恩哼伊欧……好爽,棒死了。」

「不要停,我和维妮都被你的肉棒和手指干得好爽,不要停下来继续干我们……喔阿喔喔……好用力,你们的肉棒把我小穴干的好用力……好爽,棒死了阿……好爽阿……棒死了……继续干我们小穴,不要停下来……恩哼喔阿……要去了……要去了……欧阿喔喔……高潮了。」

没多久两女都被干到高潮,阿全把精液都射在她们身体上,阿全说:「搞完后特别累。」

维妮说:「我们被搞得也是很累。」

阿全说:「是累得很爽吧!」

虹伶说:「我们哪有。」说完虹伶还脸红,三人躺在床上后就先休息了。

另一方面在马国贤这边,马国贤对着这些小混混说:「这次失败没关系,我已经准备好另一个局了。」

其中一人说:「马哥,他们那些人身手都不错,我们根本不是对手。」

马国贤说:「放心,听我的就对了,我要那些人后悔看不起我的代价。」马国贤又不晓得在想什么坏事。

今天在溪头妖怪村这边,阿全带着维妮和虹伶来这边外拍,阿全说:「你们确定这次是真的,没有像昨天那样,那些人是马国贤派来的?」

维妮说:「这个其实我们没有很确定,不过经过昨天的事情,我倒是有点担心。」

虹伶说:「根本分不出来到底是真是假。」

阿全说:「马国贤个性比较阴险,我们还是多提防一点,我跟你们去。」

带着面具,虹伶说:「这样根本认不出来哪个是摄影师。」

维妮说:「感觉有诈。」三人小心看着四周。

这时候一个人走过来说:「请问两位就是要拍照的维妮和虹伶吧!」

两人都点点头问说:「你是……」

这个人说:「我就是约你们外拍的摄影师,场地准备好了,你们可以跟我们进来。」说完这摄影师手指着旁边的屋子,当三人要进去时,这个摄影师把阿全挡在门外说:「抱歉,非工作人员请勿进入。」

虹伶说:「他是我们的朋友,可以让他进来吗?」

这摄影师说:「抱歉,这个没办法。」

维妮说:「为什么?」

摄影师说道:「这是我们的规矩,所以请见谅。」

阿全一直看着这个摄影师,心中觉得他有问题,于是说:「无妨,既然不方便,我就不进去了。」果不其然当阿全说完后,这摄影师眼神透露一瞬间的犀利。

在里面了。两人说:「马国贤,果然是你的圈套。」

马国贤说:「原来你们知道这是我设下的圈套,不过你们还特地走进来,该说你们不智,还是想要被我们这些人骑上去呢?」说完还露出猥亵的笑容。

维妮说:「你们把阿全支开,把我们带进来,无非怕了他。」

马国贤说:「我没有怕他,不要胡说八道。」

虹伶说:「不然你说说,为什么刚刚要支开阿全,不就是

想要欺负我们,你这个只会欺负女人的败类。」

旁边的小弟说:「谁准你这样跟马哥说话的!」

维妮说:「马哥,原来你这么喜欢人家这样叫你。我告诉你们,你们的马哥也只敢在这边对我们大小声,在何立委面前根本什么都不是。」

虹伶说:「是阿!连狗都不如,你们跟着他根本没有前途可言,还是趁早离开这个人,他只会带衰你们。」

「你住口,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些女孩批评我了。」马国贤勃然大怒,看样子维妮和虹伶都说中他的痛处,引起他的愤怒,接着没多久淫笑说:「无所谓,看你们能够笑多久,等到我把你们都搞到手,我在看你们有没有办法笑得出来。」说完这些人把维妮和虹伶都包围住。

「警察取缔,听说这里有流氓在闹事。」这时候门外听到有警车声音,还有不少警察,那个摄影师说:「马哥,门外都是警察,该怎么办?」

马国贤说:「他们绝对找不到这里的,我们可是有合理申请。」

「你确定吗?」说完门一打开,阿全带着j爸和其他警察来。

j爸说:「就是你们这些小混混再跟着马国贤做坏事。」

「怎么会这样,这里不是有合理申请。」

阿全说:「在宝岛时代村我就察觉有问题,离开后我用手机传讯息给我爸,叫他们暗中调查行动。」

j爸说:「而帮你们办合理申请的拍照屋子的工作人员是我们的便衣警察,目的就是引你们上钩。」

马国贤说:「就算如此」

阿全说:「在刚才那个摄影师把我挡在门外,他对我们说法感觉早就想好一套说词了,让我更加觉得有鬼,所以我才让维妮和小伶她们进来方便了解状况。」

虹伶说:「我和维妮在衣服上装上针孔摄影机,在口袋里装窃听器,目的就是要把你们一网打尽。」

想不到在宝岛时代村阿全就已经开始在布局了,马国贤等人一时之间措手不及,j爸说:「把这些人都抓起来。」

马国贤等人被警察抓走之后,j爸说:「还好这次你很机警,她们就交给你了。」

阿全说:「放心吧!」

「感谢伯父,伯父慢走。」维妮和虹伶都送j爸出门,j爸离开前跟虹伶说:「有空叫那小子带你来家里坐。」

虹伶说:「我知道了,伯父。」

维妮说:「这算是得到未来公公认可了吗?」

虹伶说:「别乱说。」

阿全走出来说:「你们在说什么。」

虹伶说:「没什么。」

维妮说:「阿全,我跟你说,就是」维妮想要说,虹伶把她嘴巴呜住,阿全说:「刚好,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

维妮说:「要去哪里?」

阿全说:「跟我来就知道了。」

阿全带着两人来到一间空屋里面,阿全说:「进去吧!」

两人走进去后,发现墙壁上有各式各样电动棒,连桌子上也有,维妮说:「阿全,这是」

阿全说:「这是我刚才离开的另一个原因,想说双十连休,来一点不一样的。」

虹伶说:「阿全越来越坏了。」阿全淫笑着。

着他把维妮带到墙壁上说:「维妮,你的手抓着墙壁上电动棒,另一手抓着另外一根,小伶则是坐在桌子上的电动棒自己抽动。」

桌子上还是墙壁上的电动棒都旋转起来,电动棒旋转着维妮的腋下,还有手部这边,虹伶则是自己抽动桌子上面的电动棒,阿全则是舔起维妮的小穴,两女开始被这各种电动棒搞的淫叫起来。

「厄阿厄阿……喔阿欧欧……好养好难受,电动棒旋转的我两边腋下都好受不了阿……双手抓住的电动棒也在旋转着,好受不了阿……恩哼喔欧……讨厌,小穴被阿全的舌头舔的好养好受不了,会很奇怪的……喔阿欧欧……恩哼阿哀……讨厌,阿全玩这么大,好讨厌阿。」

的电动肉棒,这电动肉棒在人家小穴里面旋转的好受不了,好讨厌阿……喔后喔后……喔阿喔喔……还自己一个人摸着胸部自慰着……恩哼喔阿……人家也好想要阿……阿喔欧欧……恩哼喔阿……好棒,电动肉棒把人家小穴抽插得好爽阿。」

维妮和虹伶被这各式各样电动棒搞到开始淫荡起来,加上维妮小穴又被阿全舔着,双手又离不开电动棒,阿全说:「这样好玩嘛?」

维妮说:「你很坏,从哪里学到的?」

阿全说:「不能告诉你们。」说完阿全把小穴底下电动棒插进去维妮的小穴,然后一只手摸着虹伶的胸部,舌头舔着维妮的奶头。

「呜阿喔喔……小穴被电动棒旋转着好用力,尖头还在深处里面旋转着好奇怪……阿阿喔喔……恩哼喔阿……受不了,被电动棒搞到受不了……呜阿喔喔……奶头被舔的好养好舒服,会受不了……咿喔伊欧……好讨厌,受不了阿……人家好淫荡了阿。」

「好爽,阿全的手把人家胸部摸的好爽好舒服,好棒阿……阿喔欧欧……棒死了,震动肉棒把人家小穴搞得好爽,好受不了……喔阿哀哀……好棒好爽阿…………在继续搞我,好爽阿……再继续摸小伶的胸部,好舒服……喔阿喔喔……恩哼唷欧。」

虹伶在桌子上跨坐电动肉棒不断抽插到桌子上都有淫水,维妮则是流的地板都是,阿全说:「你们的淫水流不少了。」

虹伶说:「好多电动棒把我们搞得好淫荡。」

维妮说:「对阿!」

阿全说:「那现在换方式。」换个姿势后,维妮趴在地上,屁股依然被电动棒给抽插,虹伶则是趴在桌子上,两女一前一后都用舌头舔着阿全身体和肉棒,让阿全非常兴奋。

「恩哼喔阿……阿喔欧欧……电动棒抽插速度更快了,小穴好受不了阿……喔阿欧欧……好爽好棒,电动棒把人家小穴搞得好爽,小穴都湿了……讨厌阿…………喔阿喔喔……阿全的肉棒被我舔的好硬好粗了……阿喔欧欧……恩哼喔阿……好爽好受不了。」

阿全说:「我的身体被你们两个这样舔,肉棒不粗硬才骗人的,让我身体好爽。」

虹伶说:「那这样要准备肉棒插入了吗?」

维妮说:「对阿!可以先插了吗?」

阿全说:「当然,不过三人一起插才爽。」阿全拿起桌上的电动肉棒腰带给虹伶叫她装上,维妮躺在桌上,虹伶将电动肉棒插进去维妮小穴,然后趴下去,阿全从后面用肉棒插进去维妮的小穴,这样双穴都有插到,然后虹伶在舔起维妮的

奶头,阿全则捏着虹伶的奶头,两女发出更淫荡更下流的淫叫声。

「恩哼阿欧……讨厌,小伶居然装电动肉棒插我的小穴,电动肉棒在人家小穴里面用力旋转着,还不停抽插……恩喔阿阿……还用力抽插着,好受不了阿…………厄阿厄喔……好受不了……奶头被舔的好养,好敏感阿……呜咿呜咿……喀趴喀趴……旋转的好用力阿。」

「阿全的肉棒在小伶的小穴里面好用力抽插,肉棒好硬好粗阿……奶头被捏的好爽好棒,继续插小伶的小穴,好用力啊……我和维妮的小穴都被插,两穴都不寂寞……喔阿欧欧……恩哼喔阿……好爽,棒死了阿……伊呜喔阿……好棒好爽阿。」

阿全说:「看我干死你们这两个淫荡得女将,我用肉棒继续干你们。」

维妮说:「人家也想要你的肉棒。」

阿全说:「不要急,现在不就换你了。」虹伶把电动肉棒抽出来后,接下来他把虹伶双手绑起来,胸部这边插两个电动棒再用绳子绑着,维妮趴着舔她小穴,阿全从后面插维妮的小穴。

「厄阿厄阿……阿喔喔喔……好养,维妮的舌头把人家小穴舔的好养……呜阿喔喔……喔阿喔喔……好讨厌,胸部被两根震动棒震动着,奶头被电动棒震动的好爽,好棒阿……喔阿欧欧……都被绑住不能动弹,小穴被舔的流好多淫水……哀喔呜阿。」

「好用力,阿全的肉棒把维妮的小穴干的好爽,好棒阿……喔阿喔欧……棒死了阿……再继续干我小穴,不要停下来,人家还想要更多……棒死了阿……恩哼喔阿……好爽,肉棒都啪啪被干到深处……好爽,棒死了阿……继续干我,不要停阿。」

两人被阿全搞得越来越淫荡,让阿全更兴奋,然后阿全说:「我先来把维妮干到高潮,再来换小伶。」接着阿全先用力插着维妮,虹伶则继续插着电动棒,维妮躺在地上后阿全开始更用力干着她小穴,干着维妮都淫叫不断。

「阿喔欧欧……阿全的肉棒好粗好硬,小穴被干的好爽阿……阿喔恩哼……好棒,再继续干我小穴,不要停下来,把人家干的爽一点……咿喔咿喔……人家被干的好淫荡,好下流阿……真是下流的女将……阿喔恩哼……好爽,棒死了。」

「棒死了,阿全的大肉棒把人家小穴干的好爽,好棒阿……阿喔欧欧……喀啪啪啪……好用力,好爽阿……继续干我,人家好喜欢被阿全的大肉棒干……不要停下来继续干我……好爽,棒死了阿……阿阿厄阿……要去了……要去了……高潮了。」

维妮被阿全干到高潮后,阿全说:「以为这样就会放过你吗!」

维妮说:「不然呢?」接着阿全抱着维妮到墙壁上,大腿都被绑着,电动棒和胸部都插着电动棒,在把虹伶放下来说:「小伶,接下来换你了。」

虹伶说:「好。」虹伶躺在地上,阿全把她脚抬起来后开始用力抽插,然后说:「小伶比起之前更加淫荡了喔!」

虹伶说:「那是因为阿全技术好,人家才会这样的。」阿全笑笑的更用力干着她小穴。

「喔阿欧欧……好用力,阿全的肉棒把人家小穴插的好用力,好爽阿……棒死了,阿全的肉棒好粗好硬,继续干人家小穴,干我这个淫荡得女将……恩哼伊欧……好爽,棒死了阿……厄阿欧后……好爽,棒

死了阿……恩哼欧欧……喔阿喔喔。」

「好用力,继续用你的肉棒干人家淫荡的小穴……阿喔阿恩哼……好爽,棒死了阿……在用力干我,用你的大肉棒干人家……啪滋啪滋……好棒,你的肉棒把人家小穴干的好爽……恩哼唷伊……伊欧伊欧……好爽,继续干我……用你得大肉棒继续干我。」

「呜阿喔喔……爽死人家了,你的肉棒把人家小穴干的好爽……好棒阿…………神魔女将就是要和阿全肉棒结合,才会变成淫荡得女将……喔阿欧欧……好爽,不要停下来……恩哼伊欧……要去了……要高潮了……喔阿欧欧……高潮……高潮了。」

这次换虹伶高潮后,把维妮放下来后说:「这次比昨天还要爽。」

虹伶说:「就是说,好满足阿!」

阿全说:「昨天只是小菜,今天才重头戏。」说完两人都累得睡着。早上清晨的时候,阿全先起来去买早餐,买回来的时候虹伶已经起来了。

阿全说:「怎么不多睡?」

虹伶说:「就可能最近比较早起。」

阿全说:「我们好像很久没有像这样子了,虽然住在楼上楼下,但是你要工作我要上课,比较少时间会碰到,碰到也都是很晚的时候。」

虹伶说:「对阿!我也很怀念我们第一次相遇。」

阿全说:「公车上那次算是第一次相遇,后来也发生很多事情了。」

虹伶说:「是阿!从那之后我也没想到我会慢慢的喜欢上你,除你之外我都不会对其他人动过心。」

阿全说:「我也是,可能朝夕相处,加上我们又都互相帮助,我也才开始动心。」

虹伶说:「可是你已经……」

阿全说:「放心吧!我之前有跟卜心讲过了,不过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虹伶说:「阿全,对我而言我的选择题只有一而已,因为你就是那个唯一的选择,我不会让我的选择出现二以后的数字。」

阿全说:「我也保证你以后也会是我的选择。」

两人互相表达情意后,拿着早餐进去后三人一起吃,吃完之后收拾好行李坐上高铁回到北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