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兔子要吃窝边草(1 / 1)

超级淫乱系统 akmaya007 16868 字 3个月前

丁爽与佐良娜二人离开密室,看到向日葵竟然在门口等着,见到二人向日葵开口询问道,「佐良娜姐姐,今天练习的怎么样啊?效果是不是很好啊?」

佐良娜顿时被向日葵问的满脸羞红,感觉没练习什么啊,也就开始练习了一个多小时,后边就纯纯的在做爱了。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的第一次竟然就这么没了。

「练、练习的还可以,效果很不错,我觉得还要再练几次。」害羞归害羞,面对向日葵的询问佐良娜还是要回答的。

「嘻嘻,佐良娜姐姐这是舍不得笨笨哥哥的大鸡巴了。」向日葵真的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向、向日葵,女孩子怎么能这么说话呢?还有,我只是觉得你这个方法很好而已!我、我走了,再见!」佐良娜的脸更红了,仿佛能滴出血一般,一阵风似的逃掉了。

不过向日葵这句话也让佐良娜暗自思忖,「我真的舍不得银人哥那、那个了吗?不行不行不行!不能胡思乱想!佐良娜你已经对不起博人了,不能再想银人哥那玩意了!虽说博人先背叛我的,但我也不能再对不起博人了!以后找银人哥练习,说什么也不能让银人哥插自己那里了!」

下定决心不再让丁爽插自己小穴的佐良娜回到了家,小樱已经下班做好饭等着她了。

吃完饭的佐良娜说了一声跑回自己的房间,而看着佐良娜的背影的小樱陷入沉思,「佐良娜今天走路的姿势怎么有些奇怪?」

作为过来人的小樱思索了一会展颜一笑,自家的丫头这是长大成人了啊。看来是便宜名人家那小子了,以后要时不时的敲打一下博人,要让他对自家丫头好一点。

同时小樱也想到要不要这两天和雏田商量一下孩子们的事,把结婚日期定下来?随后小樱摇了摇头,这种事还是等名人回来再说吧。

「笨笨哥哥,今天感觉怎么样啊?佐良娜姐姐的屁眼紧不紧啊?向日葵今晚也想试试被笨笨哥哥插屁眼呢。」回家的路上,向日葵询问丁爽。

「卧槽!没发现向日葵你这个萝莉的性格竟然这么可怕!」丁爽心里暗道,表面上却憨憨的道,「还好啦,但我更喜欢向日葵。」

「呃……笨笨哥哥这是开窍了吗?」向日葵内心暗想,她被丁爽一句更喜欢自己给堵住了嘴,她原本就像抖一下丁爽,一旦丁爽夸奖佐良娜她就会假装吃醋,却被丁爽一句化为无形。

「呵,小萝莉。算下来老子可是上百岁的老怪物了,还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看着面色微红的向日葵,丁爽内心暗爽。

丁爽与向日葵回到家中,雏田已经做好饭等着二人了,博人也在家,在饭桌上兴奋的讲着自己任务时的经历,提到最多的就是佐良娜。

听着博人兴奋的讲述,剩下的三人各有心思,雏田想的是怎么能让自家这小子早点去和佐良娜告白,向日葵想的事博人哥再这样迟钝下去佐良娜姐姐就要被拐跑了。

丁爽想的更直接,对不起博人,佐良娜已经归我了。

晚上向日葵如约而至,强烈要求丁爽给自己的菊花开苞,丁爽满足了她的要求。

在痛并快乐中向日葵达到了高潮,经过刚开始的不适到强烈的高潮,向日葵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肛交的感觉。

第二天,

丁爽继续来到训练场进行见习,今天佐良娜不会来找自己了,她与博人有其他的任务,这是雏田给博人的建议,让他多带佐良娜去接任务。

「银人,听向日葵说你之前和小李学的体术都忘记了?」向日葵继续与笕堇对练,花火则来到丁爽身边询问。

「对不起花火小姨,真的想不起来了。」与小李学习是丁爽无意识的时候的事,学了什么他也不知道。

「银人不用道歉,下午让笕堇帮你恢复一下,看能不能找到以前的神经肌肉记忆,中忍考试你还差些任务,明天去挑选一下任务吧。」花火说完开始思索要挑选一个什么样的任务,毕竟丁爽任务差的远呢。

训练场上,向日葵和笕堇的对战练习已经结束,二人坐在训练场的地上喘着粗气,同时感悟刚才一战的收获。

二女休息结束,开始单独练习的课程,向日葵对着木桩开始练习柔术,笕堇则是开始捣鼓忍具。

丁爽知道自己无法修练查克拉,他问过系统,系统告诉他这次是肉穿,身体与这个世界的人不同,甚至他都感受不到查克拉的存在。

不能修练查克拉,丁爽对笕堇手中各式各样的忍具产生兴趣,看到各种手里剑、苦无等忍者兵器,丁爽的中二之火熊熊燃起。

「银人哥,你是对忍具感兴趣吗?」看到丁爽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这边看,笕堇脸微微一红开口询问。

「嗯,我想试一试,笕堇能教教我吗?」丁爽连连点头,拉不了裤链,我还不能当个镖师了?让你们见识见识狙击位源氏的恐怖!

「可以啊银人哥,你想学那种忍具?」笕堇笑了笑,想起失意前的丁爽也是对什么都很好奇呢。

「我想先试一试手里剑。」大剑豪丁爽当然要选择与剑有关的兵器了,手里剑也是剑嘛。

笕堇取出一枚手里剑,向丁爽讲解使用技巧,并对着远处的标靶演示了一下,随后道,「银人哥,听明白了吗?」

「感觉很简单啊,没有难度啊。」丁爽点了点头,他以为忍者世界里的忍者使用手里剑会有什么特殊的技巧,没想到也就是扔嘛。当然,对于没有查克拉的丁爽来说,特殊的使用技巧他也学不来。

「呵呵呵,银人哥你可以试一试。」满脸笑容的笕堇递给丁爽十枚手里剑,让他自己试一试。

这一幕在笕堇眼里十分熟悉,失忆前的丁爽也经常缠着自己教他使用忍具,不过总是将手里剑扔的不知所踪。

丁爽接过笕堇递过来的手里剑,掂量了一下重量,拿出一枚随手扔了出去,只听见标靶处叮得一声,丁爽扔出的手里剑将笕堇原本扎在标靶上得手里剑给击落了。

这一幕被笕堇和花火看见了,惊得二人不由得小嘴微张,同时暗想,这难道是巧合吗?

被声响影响的向日葵投来了疑惑的目光,看到原来是丁爽又缠着笕堇学习忍具,随后继续练习自己的柔术。

「银人哥,你等一下,你再试试击中我扔出的手里剑。」见到丁爽准备继续尝试,笕堇阻止丁爽,想在测试一下他,确定刚才是不是巧合。

「好的。」丁爽点了点头,等着笕堇扔出手里剑。

笕堇对着标靶扔出手里剑,刚一出手,丁爽随后也扔出一枚,在笕堇手里剑击中标

靶前一刻将之击飞。

这一幕让笕堇和花火更加震惊了,笕堇原本的意思是让丁爽和第一次一样试着再次击中自己扎在标靶上的手里剑,没想到意会错的丁爽在空中就将手里剑拦截了。

「笕堇,你连续随机扔出手里剑,银人你试着将笕堇扔出的手里剑击落。」

刚才一直观察丁爽的花火确认刚才的一幕并不是巧合。

笕堇点了点头,开始连续向空中连续随即扔出手里剑,随后听到叮叮叮八声,笕堇扔出的八枚手里剑被击中,随后便没有声响了。

「咦,银人哥,你怎么不继续了?」扔出第十二枚手里剑的笕堇停了下来,好奇的看向丁爽。

「笕堇,我没有手里剑了。」丁爽摊摊手,表示自己现在两手空空。

「啊,对不起银人哥,我倒是忘了之前只给你了十枚手里剑。」笕堇不好意思的再次取出一叠手里剑递给丁爽。

「好了笕堇,不需要再试了。没想到银人虽然忘记了小李教的体术,却觉醒了暗器使用的天赋。下午我会请天天过来,请求她教你使用暗器。」花火露出一个微笑,对于丁爽拥有暗器天赋十分高兴。

下午,原本属于丁爽所在的六班的训练场地上,迎来了五个大美女,其中两个丁爽认识,分别是天天和手鞠。

天天是花火请来的,手鞠为什么会过来让丁爽很疑惑,再就是跟在天天身后三个美女丁爽一个都不认识。

「天天阿姨,手鞠阿姨下午好。」丁爽礼貌的向二人打招呼,打完招呼后就站在一旁。

天天和手鞠对着丁爽笑了笑夸奖丁爽懂礼貌,然后与花火去一旁交流去了。

「咦,银人哥,你怎么不和我们打招呼啊?」见到天天、手鞠跟着花火走到一边,原本跟着天天的三女中短发中性打扮,看着十分干练的女孩跳到丁爽面前问道。

「啊,对不起,我记不起来你们是谁了?」丁爽是真的不认识这三人是谁,他就没有看过博人传,对于这些新出的角色一点都不熟悉。

「对哦,听说你失忆了,但是为什么你能记得天天老师和手鞠大人?」短发女孩好奇的询问。

「山葵,别欺负银人哥啦,之前银人哥只找到一点点记忆啦。」一旁的笕堇出来帮丁爽解围。

「你就老是护着他。」山葵露出一个我懂得的微笑。

「别闹了山葵!」笕堇被山葵说的羞红了脸,偷偷看了一眼丁爽。

丁爽则是将这一幕全看在眼里,不由得暗想,难道笕堇这丫头对我有意思?

想归想,丁爽表现出来的还是呆呆的模样。

「好啦,好啦,笕堇,不逗你啦。银人哥,我是伊豆野山葵,是天天老师带领的15班的一员。」山葵极其大方的介绍自己。

「银、银人哥,我是雀乃泪,也是15班的……」褐色双马尾女孩雀乃泪小声的介绍自己,越说声音越小。

「银人桑,我们之前应该没见过,我是来自铁之国的铁椿,来木叶村留学,目前也在15班。」穿着武士服单马尾女孩铁椿介绍自己。

丁爽与三女一一打过招呼后,众人开始交流起来,话题基本都在丁爽身上,尤其是听说丁爽觉醒了暗器天赋,这让众女惊奇不已。

聊天过程中丁爽得知三女的年龄,都与笕堇差不多大,如今也都是下忍,同样准备参加这次的中忍考试。手鞠则是天天请来做陪练的,今天刚来,下午就跟着一起过来了。

众女在聊天,丁爽则是按着三女的名字在系统的附近中寻找,发现三女竟然都是价值2的女忍者。

「银人,你过来一下。」花火对丁爽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花火,银人真的觉醒了暗器天赋?你没有骗我?」在丁爽过来时,天天再次向花火确认。

「我有必要骗你吗?笕堇随即扔出去的手里剑,都被银人击落了,等下你可以考验一下银人嘛。」花火对天天的怀疑有些不满。

「那你直接和我说就行了啊,为什么要让宁次通知我?」天天脸上变得有些羞红。

「呵呵,和宁次哥说与和你说不一样嘛,反正中忍考试后你就要嫁过来了啊。」

花火露出微笑,原来天天是因为这个生气啊。

「都要结婚了啊,我还不知道呢,天天。」一旁的手鞠也是面露微笑看着天天。

「别说了,银人过来了。」天天的脸已经红成熟透的苹果一般。

丁爽来的三女身边,向三女问好后等着她们的安排。

「银人,听花火说你觉醒了暗器天赋?」天天还在害羞中,倒是手鞠先开口询问。

「手鞠阿姨,我不知道啊,只是觉得使用手里剑非常简单。」丁爽回答道。

「只是手里剑吗?其他暗器呢?比如苦无感觉如何?」手鞠疑惑道。

「不知道啊,我上午的时候只试了手里剑。」丁爽实话实说,他的确在上午时只使用了手里剑。

不过丁爽毕竟有冷兵器大师特质,对所有的暗器精通,尤其是这几天研究了《剑阵基础理论》后,对这种飞行兵器的使用更是达到新的高度。

「丁爽,这是忍具部门开发的新型卷轴,不需要查克拉就能取出里边的东西,这里边存放的都是暗器,我给你介绍一下。」面色恢复过来的天天从身后掏出一份卷轴,卷轴大小如同成年人的手臂。

这份卷轴存放在天天自己的空间忍具中,因为使用暗器的习惯,放在身后。

可是在丁爽这种邪恶的人眼里,就像是从四次元屁眼里取出的东西一样。

「好了银人,卷轴的操作就是这么简单,接下来拜托手鞠和你对练一下。」

天天很快就教会丁爽卷轴使用方式,然后委托手鞠检验一下丁爽的暗器天赋。

「哎呀天天,你可真是会使唤人啊,上午陪你那三个丫头对练,下午还要陪银人对练,很麻烦发。」手鞠微笑的看着众人,开玩笑的抱怨着。

「好了手鞠,你就别学鹿丸那家伙说话方式了,结束了请你去吃蛋糕。我这不要观察一下银人嘛。」天天双手合十继续拜托手鞠。

「哈哈,和你开个玩笑嘛。出来吧镰多利!」手鞠单手按地使用通灵术召唤出她的通灵兽,一个拿着比自己身子还要大的镰刀的镰鼬出现在众人身前。

「镰多利,你帮银人练一下暗器,你只能防守哦。」手鞠对镰多利叮嘱了一下待会对练的规则,镰多利点了一下头瞬间窜出老远。

原本在不远处叽叽喳喳聊天的五个女孩,看

到手鞠召唤出镰多利,好奇之下走了过来。

「好了,银人你全力攻击镰多利,不用担心会伤了它。」手鞠鼓励丁爽道。

「银人,这个卷轴里存放各种暗器一共1000个,你看着扔,觉得差不多自己停下来就行。」天天也叮嘱了一下丁爽。

丁爽点了点头,拉开卷轴,抹除卷轴上的一个墨点后,一枚手里剑从卷轴表面上冒了出来。丁爽取走这枚暗器后,又立即冒出一柄苦无。

丁爽将手里剑扔向镰多利,迅速取走苦无直射出去。手里剑划过一个弧线从镰多利左边攻来,而苦无后发先置直取镰多利面门。

镰多利简单的将巨镰一横,镰刀挡住了苦无,镰刀柄磕飞了手里剑。丁爽扔出的暗器飞行速度并不慢,而镰多利的速度更快。

镰多利移开挡住自己脸的巨镰,竟然对丁爽微微摇了摇头。这一幕让丁爽微微有些皱眉,呵!竟然敢看不起我?你等着……

被激怒的丁爽又抹除卷轴上的五个墨点,十枚暗器同时冒了出来,同时丁爽也松开握住卷轴的手,卷轴悬浮在半空没有落下。

丁爽双手启动,不停的取走卷轴表面的暗器,然后扔向镰多利。丁爽双手速度极快,十枚暗器同时冒出已经是这张卷轴的上限,可给众女的感觉却是跟不上丁爽的速度,毕竟刚才丁爽还抽空挠了一下鼻子。

这一幕看的众女眼花缭乱,其中最为震撼的就是天天。她本就是精通暗器大师,可看了丁爽的手法后,感觉丁爽已经超越自己了。

丁爽掷出暗器的速度极快,却也不是那种瞎几把乱扔,将不同的暗器的特色发挥到了极致,甚至还出现扔出去的暗器相互碰撞改变方向,预判镰多利的走位。

镰多利被暴风骤雨般的暗器包围,已经不能只站在原地防守,开始移动走位,但是却有种怎么跑都在丁爽掌控范围内的感觉。

镰多利有这种感觉并不奇怪,丁爽将剑阵融入暗器之中,每一枚飞出去的暗器都好似一柄飞剑,镰多利已经陷入丁爽为它布下的杀阵之中。

就在丁爽扔出第500 枚暗器时,握住卷轴柄一转,卷轴表面不再冒出暗器,并自动卷了起来。

「银人,是不是累啦?」见到丁爽收起卷轴,手鞠好奇的询问。

「手鞠阿姨,我击中镰多利了啊。」丁爽向着镰多利方向看了一眼。

众人望向镰多利,而镰多利也是一脸懵逼的看向众人,它的听力极好,听到丁爽说击中它了,击中哪里了?

镰多利感觉右边屁股好像有点疼,刚才一直集中精力防守倒是疏忽了,一枚手里剑正插在镰多利的屁股上。

「哇,银人哥,你真的击中镰多利了!」笕堇惊讶的望向丁爽,仿佛第一次认识他。

「嗯,击中它两次。」丁爽点了点头。

丁爽这句话让全场人都懵逼了,明明就只有一柄手里剑击中镰多利了啊?就在所有人包括镰多利都盯着那柄手里剑时,不知道那个方向突然出现一柄苦无瞬间扎在镰多利左屁股上。

「银、银人,你这是如何做到的?」天天是所有人之中内心最震撼的,到最后她已经看不懂丁爽的暗器手法了。

「我也不太清楚,就感觉暗器就应该这样扔才对。」丁爽牢记自己在

这个世界是个憨憨的人设,装傻充愣道。

「好吧……」天天看到丁爽一脸迷茫的表情,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镰多利回到手鞠旁边,气鼓鼓的看着丁爽,那表情像是在说,「如果不是你说话影响我注意力,我就不会被击中第二次。」

「好了好了,镰多利,谢谢你。」手鞠边说边将镰多利送了回去,然后转头对着花火道,「花火,没想到银人的暗器天赋真的很高啊,无师自通。这下你能放心接下那个任务了吧。」

「手鞠,这事待会说。」花火对手鞠点了点头,然后对着丁爽三人道,「今天训练就到这里吧,你们解散,明天早上来火影大厅集合。」

「你们也可以解散啦。」天天也让自己班的三个女孩休息,然后对着丁爽道,「银人,你把暗器都收拾一下,带着卷轴去忍具部门,你无法修练查克拉,没法把忍具收进卷轴。」

扔镖一时爽,捡镖火葬场。好在有女孩们一起帮着丁爽收拾,很快就完成了。

花火、天天和手鞠先离开了,女孩们帮助丁爽收拾完暗器也分为两队离开了,丁爽带着向日葵和笕堇去忍具部门。

「笕堇,今天咱们一起和笨笨哥哥锻炼查克拉吧,昨天佐良娜已经和笨笨哥哥一起锻炼啦,效果显着呢。」从忍具部出来,向日葵就怂恿笕堇今天和自己一起与丁爽做爱。

「啊?现在吗?我我我……我还没准备好……」笕堇看了一眼丁爽,脸上通红低下头看地。

这里边有问题啊?笕堇的表现没有躲过丁爽的目光,同时他的神魂也能感受到笕堇此时的紧张,这种紧张与佐良娜不同。

「这需要准备什么?一会准备脱裤子就行。哦,笕堇穿的是裙子啊,一会脱掉袜子和内裤就可以啦。」向日葵极其彪悍的发言说的笕堇脸更红了,一旁的丁爽也差点喷了出来,面前维持住憨憨的人设。

向日葵拉着笕堇和丁爽来到火影山密室,就在向日葵准备关上密室房门时,笕堇制止了她。

「向、向日葵,今天能不能让我一个人和银人哥那个,那个修炼?」笕堇双手握住向日葵,不敢看她的眼睛。

「笕堇!你想独占笨笨哥哥吗?我都不介意和你分享笨笨哥哥,你竟然想排除我?」向日葵有些生气的看向笕堇。

「不是的向日葵,你误会了。只是,只是我第一次和银人哥那个,那个第一次和银人哥修练,有些害羞。」笕堇低头扣着手手,整张脸通红一片,越说声音越小。

向日葵一愣,突然反应过来,她知道笕堇喜欢丁爽,也许想在无人打搅的情况下把第一次给丁爽吧。

「那……好吧,今天向日葵就把笨笨哥哥让给笕堇了,以后你可不能独占啊。」

向日葵虽然心中还是极为不舍,但也能理解笕堇的想法,于是同意笕堇的要求离开了密室。

笕堇感谢向日葵后拉下关闭密室大门的开关,随后背对着丁爽不知道该如何主动开口。

丁爽看出来笕堇的尴尬,于是主动开口道,「笕堇,向日葵怎么走啦?」

「啊,银人哥,我有些害羞,就让向日葵先走了。」面对丁爽的提问,笕堇实话实说。

「哦,锻炼查克拉有什么害羞的啊?既然向日葵走了,那笕堇你

就多练一会吧。」丁爽对笕堇招了招手接着道,「躺在这,剩下的交给我就可以啦。向日葵和我说过你是第一次,本来计划由她在旁边指导你,她走了就由我来吧。」

刚刚笕堇与向日葵的对话声音非常的小,不过耳力极佳的丁爽一字不拉的全听见了。

「好的银人哥,其实……其实我对那个并不陌生,只不过是和银人哥你第一次而已。」笕堇看着一脸憨憨的丁爽,并不想隐瞒自己已经不是处女的事。

「卧槽!那个狗东西把老子的第一次……呸,不是,是把笕堇本应该属于老子的第一次给夺走了?难怪笕堇的融合度只有1,原来处女还有加成啊。不行,必须把名单上的处女都快点拿下!」丁爽内心十分不爽,同时也明白了融合任务的一些规则。

内心不爽归不爽,丁爽表面依旧是个憨批,他傻傻的问,「笕堇你说的我不明白啊。什么是只不过和我的第一次?第一次这东西有很多吗?」

「啊?怎么和银人哥你解释呢?这种事,这种事……唉,果然还是没办法对银人哥隐瞒呢。」笕堇红着脸深吸一口气接着道,「就是银人哥你帮向日葵锻炼查克拉这种事,我在以前已经和别人做过了,而和银人哥一起锻炼查克拉还是第一次。」

「哦哦,我明白了,那笕堇以前和谁一起锻炼查克拉呢?」丁爽内心暗自发誓,别让我知道你是谁,看我弄不弄死你!随即他又想到,不会是博人那小子吧?

「我不知道,我和他也只做过一次,他可能是卡密萨马吧。算了,这事说起来太复杂,咱们抓紧时间锻炼吧。」笕堇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她来到丁爽身边,默默躺在床榻上。

丁爽强忍住继续挖掘其中的故事,在听到笕堇提到神时,他甚至企图从无限背包中掏出话筒和聚光灯,好在无限背包中没有这些东西。

「看来这个世界的水很深啊,原本就不太了解,现在更是迷雾重重。算了,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多拿奖励然后返回现实,挖掘真相的事等下次来了再说吧。」

丁爽一边思索一边趴在笕堇身上。

笕堇在躺下时就已经害羞的闭上双眼,虽然路上时候向日葵说直接脱了袜子和内裤就行,可是让她主动脱下还是有些难以做到。

笕堇穿着是火影世界中中少见的水手服,腿上穿着一双偏厚的黑色连裤袜,稍微透出那么一点肉色。

连裤袜在火影世界中也不常见,不过搭配水手服穿在笕堇身上一点违和感都没有,反而别具一番特色。

「笕堇,你先适应一下,集中注意力凝聚查克拉,别让查克拉散掉了。」丁爽隔着笕堇的裤袜和内裤揉搓她的小穴,挑动着她的情绪。

「嗯~ 嗯~ 」笕堇闭着眼努力适应着,小嘴微张发出轻微的呻吟之声,查克拉根本就凝聚不起来。

笕堇并不是处女,虽然性经历只有一次,但那次经历给她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看起来笕堇就像一个乖乖女,其实她的性欲十分旺盛,每天至少自慰两次,早起一次,睡前一次。

丁爽的揉搓让笕堇很快就沉浸到性爱之中,而丁爽的手淫却不能让她更舒服,于是笕堇开口轻语,「银~ 嗯~ 银人哥~ 啊~ 插进来好吗~ 嗯嗯~ 」

美人相邀丁爽怎么会

拒绝呢?直接撕开笕堇裤袜的裆部,将可爱的粉色小胖次拨开,露出笕堇那粉嫩的小穴。

大龟头在春水泛滥的小穴口来回摩擦,丁爽开口道,「笕堇,将查克拉凝聚好,我要进来啦!」

「嗯~ 嗯嗯~ 来吧~ 」笕堇用小穴口丈量着丁爽的大龟头,内心无比的期待,一点查克拉都没有凝聚。

丁爽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修练不了查克拉但能用神识感受道到其他人体内查克拉的流动,却感觉不到笕堇体内查克拉的流动?不是锻炼查克拉吗?

「艹!老子真是把自己当工具人了,我本来的目的就不是帮这些人锻炼查克拉啊?」丁爽内心已经开始泪目了,自己教丁九璃修练二十来年,当师父都当习惯了。

虽然丁爽心态调整的十分迅速,但一些下意识的习惯一时半会还是变不过来。

不在多想,丁爽调整鸡巴大小屁股一顶,大肉棒十分顺滑的齐根没入笕堇的小穴之中。

「啊啊啊~嗯哼哼~满了~啊~满了~啊哈啊~笕堇的小穴被银人哥填满啦~啊啊~」笕堇早已经被丁爽挑逗的心神荡漾,丁爽这一急刺直接刺穿了笕堇的伪装,直接把她淫荡的本性给暴露出来。

「啊~啊~好舒服~比笕堇自己自慰舒服多了~嗯哼哼~大肉棒赛高~啊~啊~」笕堇开始主动扭动腰肢配合丁爽的抽插,让丁爽的大肉棒可以插得更深入。

这一幕让丁爽都震惊了,想不明白笕堇为何会如此淫荡。虽说淫乱之气影响了这个世界,从佐良娜的反应来看,也没有夸张到这个地步吧。

其实笕堇自从把第一次交给她口中的卡密萨马后,就爱上性爱的感觉,每天手淫到动情的时候都会浪言浪语。

时隔这么久,再次尝到男人肉棒的笕堇,瞬间就进入状态,开始大声呻吟起来,并且引导着丁爽的双手握住自己的酥胸,大力的揉搓着。

少女如此配合,丁爽也是心神荡漾,虽然笕堇的配合完全出于本能,也让丁爽肏到更加的顺畅。

「笕堇你这么喜欢我的大肉棒啊?」丁爽一边加大抽插频率,一边询问笕堇。

「嗯啊啊~喜欢~啊啊啊~笕堇喜欢银人哥的大肉棒~啊啊啊~笕堇也喜欢银人哥~嗯嗯啊啊啊~银人哥的大肉棒比~啊啊啊啊~比卡密萨马的肉棒还要厉害~ 啊啊啊啊啊啊~」笕堇说着说着就到了高潮。

笕堇到达高潮的状态与其他丁爽肏过的姑娘不一样,笕堇身体没有紧绷,而是更加激烈的扭动腰肢,配合着丁爽的大鸡巴往自己体内更深的地方引导着。

带笕堇高潮结束,丁爽继续抽插并问道,「笕堇说的卡密萨马是谁啊?」

「嗯嗯~ 笕堇也不知道~ 啊~ 卡密萨马是谁~ 啊哈~ 当初父亲大人重伤~ 嗯哼哼~ 是卡密萨马将父亲大人救~ 嗯啊啊啊~ 救下来的~ 啊哈哈啊啊~ 」

丁爽把笕堇从地上抱了起来,自己坐在地上,笕堇则坐在他的怀里。

女忍者的身体十分柔韧,笕堇两条修长的玉腿夹在丁爽的腰间,双脚再丁爽的后背勾在一起,并不停的用力将丁爽推向自己,让丁爽的大鸡巴能插得更深一些。

丁爽为了满足面前这个淫荡的女忍者,稍微将自己的肉棒加长了一些,龟头已经捅进

笕堇的子宫之中,并与她的子宫壁摩擦着。

笕堇很喜欢龟头摩擦子宫壁的感觉,想当初第一次与她口中的卡密萨马时,那长长的鸡巴就是这样在她的子宫里搅风搅雨的,不过比起丁爽来说,就没那么粗了。

吟边讲述了她与夺走了她第一次的卡密萨马的故事。

笕堇的父亲带着她出游时遭到不明敌人的围攻,为了保护笕堇,她的父亲最终身受重伤,好在将敌人全部消灭了。

就在笕堇祈祷期望卡密萨马能来拯救她父亲时,卡密萨马出现了,并提出了一个交换条件,将笕堇的第一次献出来,可以拯救她的父亲。

笕堇同意了,将自己的第一次给了卡密萨马,卡密萨马也没有食言,救活了她的父亲。

丁爽听完后感觉这里边问题多多啊,且不说这有可能就是那个号称是卡密的人设的局,就以他的行为来说,不像是卡密更像是魔鬼啊。

不过丁爽也没太在意,只要这个卡密别来找自己麻烦,他爱干啥就干啥呗。

自己拿完奖励就可以回归现世了。

一个小时后,笕堇第三次高潮时丁爽也将精液完全射进她的小穴之中,把她子宫填的满满当当。

向日葵从密室离开后就直接回家了,一路上她心情极差,虽然内心明白丁爽并不是她一个人的,但这样直接让出去也有些难受。

「向日葵,今天这么早结束训练啦?咦,银人没有和你一起回来吗?」雏田买菜回家,只比向日葵早进家门几分钟。

「嗯,笕堇带着笨笨哥哥去忍具部了,妈妈,我给你讲啊,笨笨哥哥觉醒了了不得的天赋呢!」向日葵把丁爽觉醒暗器天赋的事情,以及今天惊人的表现告诉给了雏田。

听的雏田惊讶不已,之前从来没有发现丁爽还要这么厉害的天赋啊。难道说因为小李那一脚,开启了不得了的能力?雏田想到丁爽的身世,内心默默道,「也是呢,毕竟那孩子来历不凡,不应该如此平平无奇的。」

就在雏田、向日葵母女二人开心的聊天时,屋外传来一个男孩子的声音,「向日葵,在家吗?有时间和我一起去练习一下忍术吗?我去6 班找你没找到你。」

「惠方君,不好意思,今天训练太累了,下次再说吧。」向日葵连家门都没出,大声回答。

惠方不甘心继续邀请向日葵,可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无奈叹了口气离开了。

惠方和向日葵以前在忍者学校的体验活动里组队认识的,向日葵原本对成为忍者不感兴趣,可是后来发现丁爽在忍者学校里被人欺负,于是抱着保护丁爽的想法来到忍者学校。

后来向日葵在忍者学校与惠方重逢,久而久之惠方对向日葵产生好感,时不时的以练习忍术为借口接近向日葵。

可是向日葵早已经沉迷丁爽的大鸡巴不可自拔,对于小屁孩不感兴趣,三番五次的拒绝惠方。

而惠方却又是个执着的男孩,一直都不肯放弃。

「那个,向日葵,我觉得惠方那孩子挺不错的。」刚刚雏田一直没有出声,看着沉默不理惠方的向日葵,待惠方走后,雏田想了解一下向日葵的想法。

雏田知道向日葵与丁爽之间的事,可是毕竟这也算是乱伦吧,村子里的人是不会祝福二人的,

「更何况丁银人他……」

把丁爽让给笕堇本就让向日葵有些烦躁,刚刚和雏田聊天刚让她心情好了一些,就被找来的惠方给破坏了。

雏田的话让向日葵更加心烦,于是大声的道,「妈妈!我觉得你太偏心博人哥了,什么都满足他。我知道妈妈早发现我和银人哥的事,但是妈妈有没有想过,银人哥也是有需求的啊!」

发泄完情绪的向日葵不等雏田回话,转身跑回自己房间。

坐在楼下餐厅的雏田,目瞪口呆的看着向日葵离去的方向沉默思索着。

拿下笕堇的丁爽晚上按时回了家,雏田已经做好晚饭等着丁爽了,丁爽发现向日葵竟然没在餐厅于是问雏田道,「妈妈,向日葵呢?」

「呃,向日葵在房间,银人去叫她下来吃饭吧。」雏田在丁爽回来前几次都想上楼去找向日葵,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最终把叫向日葵吃饭的任务交给丁爽。

丁爽上楼将向日葵带下楼吃饭,他发现向日葵的情绪有些不对。吃饭时发现不仅仅向日葵的情绪不对,雏田的情绪也不是很好。

不明所以的丁爽也不敢询问发生了什么情况,这顿晚餐就这样静悄悄的吃完了。

吃完饭雏田就回到房间,无所事事的丁爽也回到房间然后开始在脑海中继续参悟《剑阵基础理论》,火影世界同样没有灵气。

到了晚上,丁爽的房门被人推开了,丁爽内心暗道,「果然向日葵那丫头今晚回来,下午没带她一起肯定是忍不住了。」

可是进来的人却让丁爽大吃一惊,来的人不是向日葵,竟然是雏田!

「银人,睡了吗?」推门而入的雏田跪坐在丁爽身边,用手梳理丁爽的头发。

「啊?妈妈,我还没睡呢。今天使用暗器有些感悟,这会还在回忆。」丁爽睁开眼睛,他也不算说谎,他暗器技巧都是出自《剑阵基础理论》的。

「银、银人,妈妈想和你说件事情。」雏田看着一脸单纯的丁爽,咬了咬牙接着道,「银人,你和雏田晚上经常,嗯,经常一起修练,妈妈其实是不反对的。不过,不过……」

说到自己不反对,雏田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往下说,毕竟在她的心中,丁爽还是那个心智不成熟的大男孩。

「嗯,怎么和你说呢?你和向日葵锻炼的方式有些特殊,向日葵应该也和你说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吧?」雏田想好了该怎么和丁爽解释了。

「是的,向日葵说过。」丁爽点了点头。

「嗯,对了银人,你喜欢这样的修练方式吗?换句话说,一段时间不与向日葵修练你难受吗?」雏田用修练来替代做爱,尽量能让丁爽理解。

「妈妈,我挺喜欢这样的修练方式的,感觉很舒服。每个月都有一段时间向日葵不来找我,那段时间不太好受。」丁爽对着雏田露出一个纯真的笑容,表示我并不明白你想表达的真正含义是什么,而我说的就是修练。

「这样啊,那以后妈妈就帮银人修练吧,不过银人要向妈妈保证,尽量不要和向日葵一起修练了,向日葵不能依赖这种修练来提升。」雏田想的很简单,以后自己代替向日葵帮助丁爽排解性欲,让向日葵慢慢的不再依赖丁爽。

而丁爽这边却内心震惊无比,这什么情况?如果自

己没有理解错的话,雏田的意思是以后由她和自己做爱,不能再和向日葵做爱了?

不过对于丁爽来说,这都不叫事,反正向日葵已经完全攻略了,融合进度已经拿完,将来和向日葵做不做都无所谓了。

「好的妈妈,为了向日葵,我不和她一起修练了。」丁爽认真的点了点头。

「嗯,谢谢你银人,快睡觉吧。」雏田温柔的一笑,为丁爽盖好被子,转身离去,内心在想,「银人真是个温柔的好孩子呢。」

雏田刚刚走到门口,身形一顿,回头看向丁爽问道,「银人,你今晚想修练吗?」

「卧槽!我答应还是不答应啊?」内心再次震惊的丁爽看着门口带着温柔笑容的雏田,开始纠结起来。

倒不是丁爽转性了,这种到嘴边的肉都不吃了。而是他的神识发现与雏田一门之隔的向日葵,自己要是答应了,会不会伤害到向日葵的感情啊?

丁爽转念一想,考虑那么多干什么?自己目的是拿奖励然后回现世,丁菲还等着自己呢,虽说对于丁菲至过去一天,对于自己来说过去了几十年了。

「想。」丁爽坐起身来,对着雏田点了点头,想明白利害关系,丁爽不再顾忌其他了。

雏田今晚只穿了一件日式浴袍,腰带一解,浴袍就从她光洁的胴体上滑了下去,瞬间就赤裸裸的面对丁爽。

看着浴袍从雏田身上滑落,丁爽发现雏田刚刚全身就只套了这一件浴袍,里边什么都没有穿。

丁爽的目光瞬间就被雏田胸前的宏伟给吸引了,如此的巨大又那么的挺立,一点都没有下垂。

这对巨乳让丁爽想起了雅妃,他所经历过的女人里,也就雅妃能和雏田一较高下了,都是巨大无比,也都挺拔俏丽。

雏田比雅妃差一点的就是乳头颜色,雅妃的乳头还保持少女的粉红,而雏田的乳头颜色较深为褐色,而且乳晕也比雅妃的要大上几圈。

这样也就和雅妃区分开来了,雅妃算是女王御姐,而雏田就是温柔人妻,而且还是生过孩子的温柔人妻。

看着雏田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丁爽默默咽了一口口水,雏田胸前的巨乳随着她的脚步一上一下的晃动,不由得让丁爽想入非非,也不知道自己小时候有没有吃过这对豪乳生产出来的母乳?感觉喂整个村子都够了吧。

重新跪坐回丁爽身边的雏田,伸手轻轻拉开她之前盖在丁爽身上的被子,玉手轻探伸进丁爽的裤裆之中,握住了丁爽的肉棒。

这一握让雏田小嘴微启,内心暗惊,「天呐!银人的下体竟然这么大啊!比名人的还要大好多啊!」

虽然雏田之前有看丁爽和向日葵做爱,可只经历过两根鸡巴的她仅凭肉眼无法准确的判断丁爽的肉棒有多大。

如今上手一模,这才对丁爽那话儿的大小有了一个清晰的概念,比雏田最初认为的还要大很多。

「难怪向日葵会这么痴迷,换做是自己,想必也……我在胡思乱想什么?银人可是我的孩子啊。」雏田强自镇定,将她觉得不应该出现的想法抛掷脑后。

雏田松开握着丁爽鸡巴的手,帮丁爽脱下衣服和短裤,然后躺在榻榻米上对着丁爽道,「银、银人,来吧,妈妈准……准备好了。」

丁爽低头看着

躺在自己身下的雏田,雏田正用一种十分温柔的眼神看着他,那眼神中充满了慈爱。

而丁爽却没有看到雏田的眼神,一双眼睛被雏田那对巨乳深深的吸引着。自从与雅妃分别后,就没有再见过这么大的一对豪乳!

当然,丁爽并没有火急火燎的直接上手去揉搓那对雪白的大兔子,毕竟他还是要装一下,不能展现的太懂什么是性爱了。

躺在榻榻米上的雏田已经分开双腿等着丁爽进入,她内心也在期待丁爽的大鸡巴能够慰藉自己那因为名人长期不在家而得不到满足的小穴,

是的,虽然雏田在没有名人的日子和博人经常啪啪,但也长期处于空虚寂寞的状态,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博人的鸡巴不够大。

内心充满期待的雏田,小穴竟然在微微开合,淫水从小穴中慢慢渗出,丁爽的大鸡巴都不用手扶,一压一挺啵滋一下就插了进去。

感受到从未尝试过的巨物入体,雏田没能忍住小声嗯哼一声,小穴不停的痉挛收缩,穴壁不停的摩擦挤压着丁爽的大肉棒。

这让丁爽也没能忍住嗯了一声,暗道高级女忍者的小穴就是不一样啊。

躲在门口的向日葵已经打开了一条门缝,正好看到丁爽插入雏田的那一瞬间,也听到了二人情不自禁的呻吟。

向日葵死死的咬住自己的下嘴唇,两只小手紧紧的握着,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她不恨丁爽,一方面她依然以为丁爽是那个笨笨的银人哥,另一方面已经完全被灵魂控制的她无法生出这样的情绪。

此时的雏田完全沉浸在丁爽的大鸡巴中,早已经忘记向日葵还在门口,忘情的在丁爽身下呻吟。她在刚才出门前就发现向日葵,所以才有转身勾引丁爽的情节。

「啊啊啊~银人~啊啊~银人你好厉害~啊哈哈啊~妈妈有点受不了了~嗯嗯哼嗯嗯~慢点银人~啊啊~慢点慢点慢点~啊啊啊~别揉~啊啊哈~银人也喜欢妈妈的大奶子吗~啊啊~啊啊啊啊~妈妈的大奶子快被银人捏爆了~啊啊嗯哼嗯嗯嗯~ 」如果雏田还能记得向日葵,那么她不可能这样浪叫。

可惜,雏田的浪叫拉足了向日葵的仇恨,尤其是「大奶子」三个字更是深深的刺痛向日葵幼小的心灵,毕竟她心灵前的那对玉兔实在是显得太过娇小了。

向日葵还是没忍住泪水的滑落,转身跑回自己的房间,回到房间后向日葵流着泪狠狠的揉搓着自己的双乳,仿佛这样就能变得更大似的。

视角回到丁爽的房间,雏田正好刚刚进入高潮,香舌已经从小嘴中滑了出来,两眼向上翻起,看不出是到底白眼还是白眼。

这一次的高潮给雏田带来前所未有的体验,即便是名人比博人的鸡巴还要大一些,确也赶不上丁爽这能直捣花心内部的能力!

雏田竟然用了将近三十分钟消化这次的高潮,脑子里百分之九十九想在回味丁爽的大鸡巴,剩下百分之一在回想初次和博人乱伦的经过。

也就是这一次与博人的乱伦,为雏田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从此后对这种不伦的性爱有了一丝痴迷。

那是在三年前的一个晚上,雏田等名人回家,一直等到过了午夜都没能等到名人回来。这种情况时而发生,估计是被什么棘手的任务给牵绊住了。

一般情况下

雏田都会早睡,即便是等名人也会早早休息。可是这一次名人出门的时间太长了,躺在床上的雏田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于是雏田起床准备去浴室冲个凉水澡,让自己冷静冷静。虽说成为家庭主妇后基本不需要她再出任务,不过她现在最大的任务就是照顾好三个孩子。

从卧室走出来的雏田发现浴室的门开了一条缝,这让雏田神色一凝。孩子们的卧室都在二楼,且是有厕所的,一般情况下是不会下楼来的,而她自己也有随手关门的习惯,不可能留下一条门缝。

雏田将查克拉运至双眼,发动技能白眼,一眼看清了浴室里的景象。

只见博人坐在马桶上,一只手拿着雏田今天刚刚换下来的胸罩捂住自己的鼻口,另一只手则抓着雏田的内裤在他的小鸡鸡上来回摩擦忘情的撸管。

这一幕让雏田震惊了,虽说博人也到了那个年纪,可是用她的内衣裤自慰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因为这种事在雏田的认识里,都是男孩子偷拿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的内衣裤的啊。毕竟少年时期雏田就见到过名人偷小樱的内裤自慰,而且不止一次。当然,这些都是藏在她内心的秘密,毕竟现在名人娶得是她而不是小樱。

就在雏田慌神间,坐在马桶上的博人发射了出来,一边射精一边喃喃自语,「啊啊,最爱妈妈了,好像肏妈妈啊,好像吃妈妈的巨乳!」

见博人射精,雏田立即回到房间,但白眼并没有关闭,依旧注视着厕所里的博人。刚刚博人自语她听见了,躲起来并不是自己害羞,而是怕博人出门碰见自己尴尬。

可是雏田失算了,博人射精后并没有直接出来,而是将她的胸罩套在小鸡鸡之上再次撸了起来。

雏田微微皱眉,男孩子自慰她可以理解,但要节制啊,而且看博人这熟练的样子,绝对是竟然干这种事。

「不行,必须要制止博人,并和他好好聊一聊。」雏田内心暗下决定,然后拉开房门再次走了出来。

雏田这次出门则是故意弄出声响,就为了惊动浴室里的博人。

的确房门的声响吓了博人一跳,他立即出声道,「妈妈,我在厕所。」

直到博人性格的雏田立即拉开浴室的房门,坐在马桶上左手内裤右手胸罩的博人一脸惊愕的看着雏田不知所措。

雏田之所以立即拉开房门,一方面是对博人不知节制感到气愤,另一方面则是知道博人嘴硬的性格,若是没有抓现行估计他很难承认自己做过的事。

「妈……妈妈,你怎么能直接进来呢?」虽然被雏田抓了现行,但依旧嘴硬。

「博人!我知道你这个年纪的男孩是有需求的,但也请你节制一些好不好?」

雏田则没有理会博人的嘴硬,而是严厉的批评博人。

「可是,可是,可是我就是喜欢妈妈啊!如果妈妈愿意帮我,我就不会这样了。」博人才不管什么节制不节制呢,既然被雏田发现了,那就干脆把自己真实想法告诉给雏田算了。

「啊?博人,你你你……你胡说什么?」听到博人直接的话,瞬间让雏田的脸红到脖子处。

主要是博人的长相与名人小时候有八分相似,刚刚博人手拿着她的内衣裤说出那番话,竟然让雏田仿佛看到名人拿着

自己的内衣裤和自己表白的模样。

「博人你!?放开我!」雏田就这害羞一愣神的功法,竟然被博人给抱住了。

以前博人也这样抱着自己,可在听到博人表白后,雏田就无法把这种拥抱当作是亲子之间的拥抱了。

「妈妈,帮帮我好不好?我真的最喜欢妈妈了。」博人抱着雏田的细腰,将脸贴在雏田的巨乳之上,来回摩擦。

雏田被博人蹭的两腿有些发软,她还能感受到即便是博人抱着自己,手里她的内衣裤依旧是不舍得丢下来。

不知为何,鬼使神差的雏田竟然答应了博人的请求,她领着博人回到自己的卧室,并约定好自己只用手帮博人解决。

这种约定怎么可能遵守呢?本就寂寞难耐的雏田在火气旺盛的博人半推半就下什么都做了。

丁爽并没有因为雏田高潮而停下自己的动作,继续趴在她的身上边嘬着雏田的大奶,边来回抽插着,直到雏田停止颤抖才抬起头来看向雏田。

「妈妈,你那里好紧啊,和向日葵的一样紧呢。」丁爽的神识已经发现向日葵离去,便开始说起骚话来。

「嗯~是~啊~是吗~嗯哼哼~银人夸奖妈妈~嗯啊~妈妈好高兴呢~啊哈啊哈~」听到丁爽说她那里紧,雏田十分高兴。

若是其他人这么夸奖她,雏田只会觉得是男人的花言巧语,而在她印象里老实巴交的丁爽是不会骗自己的。

而丁爽的确也没有骗雏田,向日葵一直用的是丁爽超大号鸡巴,小穴早已经被撑了起来,而如今丁爽八九玄功大成后,恢复了正常尺寸的大小后,向日葵的小穴就显得有些松了,不过欲女心经能让她恢复得快一些。

丁爽如今正在努力的肏着雏田,射精后势必会将欲女心经传给她,这让她的小穴还能变得更紧致一些。

丁爽继续沉默着耕耘,他原本想问雏田自己和名人及博人比谁更厉害,但转念一想这样的询问不符合自己的人设于是就放弃了,等以后再来火影世界,有的是机会问出来。

「啊哈哈~啊啊啊~银人~啊~慢一点~啊啊啊~妈妈又要去了~啊啊哈啊~ 慢一点慢一点~ 嗯哼哼~ 哼嗯啊啊啊啊啊啊~」虽然丁爽按照雏田的要求放慢了一些速度,但却使出了大力,肏的更加的深了,再次把雏田顶入高潮。

雏田的这次高潮比起上一次持续的时间就要少上许多了,毕竟上一次是她第一次尝到人生之中所尝到的最大的肉棒。

雏田这次高潮的时间并不长,却是在高潮后进入一种半昏迷状态,仿佛是开启了里人格一般的胡言乱语,什么「银人妈妈爱你!」「银人的大鸡巴真大啊!」「妈妈喜欢银人的大鸡巴!」「大鸡巴要肏死妈妈了!」「银人加油肏死妈妈!」之类的话。

在雏田的加油打气之下,丁爽也是越肏越勇,一直坚持肏了雏田三个多小时才将精液射进雏田的体内。

这期间雏田一共高潮了四次,向日葵则过来看了三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