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封锁特兰,瓮中捉鳖(1 / 1)

神恩 YYLF 9052 字 3个月前

天亮了,很快,特兰城全面封锁的消息就蔓延而开,而封锁的理由却让所有人都惶恐不安,那就是城内混入了恶魔。两名扮作人类模样的恶魔混入人类的都市潜伏并且获得了人类的信任后,在夜深人静的夜晚里终于露出了凶恶的獠牙,一夜之间屠戮了城里拥有悠久传承的纽斯特分家族。

散播出去的画像则让整个特兰城目瞪口呆,因为上面的两人赫然就是前一天将特兰城救出重围的英雄,一个来历不明的艳丽大小姐,一个实力非凡的白袍男子,若是他们有什么魔族的特征,那只能是他们两个都是黑发了,可是帝国境内黑发虽然极为稀少但也并非不是没有,这怎么能说明这两人是魔族?

起初一开始所有人都不信,可是等到一车一车的尸体从纽斯特分家被拉出来后则让那些不信的人也不得不信了,再加之两位王级共同站出来,一个是代表着皇室的白沙另一个则是代表着白昼圣教的第八教主。

指证当天晚上的大战就是为了缉拿恶魔,可是两位王级的出手却依然被他们分散逃离开,目前已知男性恶魔不知去向,但女性的那位恶魔必然还在城内。请所有目击者不要打草惊蛇,上报白昼圣教亦或者城主者,主报者赏百金,次报者赏十金,不设上限。

有斯科特帝国最为权威的皇室跟白昼圣教共同作证,两位英雄这是坐实了恶魔的身份了,这一下是真的所有人都不得不信了。一时间整座贸易城市风声鹤唳,人人自危,但也有人摩拳擦掌,百金而不设上限的悬赏让众多地沟里的老鼠们集体出动,而那天晚上某个小酒吧里的人们则最为狂热,因为他们是真的见过那名小魔女,一边操着小荆纶一边看着那小魔女当众脱下内衣裤的香艳一幕还历历在目。

特兰城虽然封锁了,但也不是不许进出,外界还是能进来的,只是但凡出城的人无论是进传送阵还是走城门,无论男女都必须赤裸上半身接受检查才可以出城。男性倒是无所谓,但是却让不少女性羞愤欲死,这奇怪的规矩让不少女性直接扭头回城,索性不出了。

因为按照流传出来的说法是,王级强者虽然没捉到那个千变万化的恶魔少女,可是却也依然给她留下了沉重的打击,至少那名恶魔少女的乳房上至今还套着一个灵能组成的圆环,死死卡着她的奶子,所以只要一脱下衣服就能立马认出来。

当然一开始确实是说的左乳,但不知道怎么地后来就不说哪个乳房了,直接让女性当众脱光上衣来检查,而且还必须是手检,说是怕有什么障眼法。当然这里面有什么黑幕,那就是神仙也难说了。

虽然这直接逼退了部分想要出城的女性,可也依然有一些女性因为有重要的事情必须出城。若是贵族女眷尚且还好,士兵们给贵族女眷们准备了一个小房子来检查,让她们不必在大庭广众之下坦胸露乳。

但是一些平民女子可就凄惨了,想要出城就必须先脱光上衣敞露着双乳去排队,因为封锁城的缘故所以队伍极为漫长不说行进得还极为缓慢,走到尽头之后还不得不让那些猥琐的士兵们以检查的名义玩弄双乳。

中途也有不少女子极为羞涩,双手紧紧捂着自己的胸乳去排队,但是自从第一个捂胸的少女脸色苍白地被士兵拽出队伍狠狠捏了半个多小时双乳才放回来后,就再也没有哪个女子敢捂着自己的胸了。

从一早上开始,沿着出城的队伍的两侧就极为热闹,那些平日里闲的无所事事的地痞流氓们纷纷集中在队伍的两侧,或是吆喝或是调戏或是大声喧闹地指着那些奶子嬉笑对比。

哪家哪家的女儿长大了啊,哪家的妻子又多么丰满啊,哪个女子的双乳奶水丰富之类的。两侧毫不忌讳的谈论让排队的平民女子们羞愤欲死,但是却没有哪个女子敢真正捂着自己的胸乳,她们最多也就是佝着身子用头发遮挡一下两侧的目光而已。

特兰城城主府,此时刚刚开完商讨如何缉拿隐匿的魔女会议,一众势力纷纷被邀请到后院开始下午茶。

「哎呀,这么大一个纽斯特分家,一夜之间就被屠得七七八八了」

「是呀是呀,听说那些防御措施是连王级都能阻挡片刻的,怎么可能连个尊师大尊师都挡不住」

「什么大尊师,那个魔女听说一开始很低级的,然后进去杀人吸血一夜之间就升到了大尊师,然后对战王级的时候直接狂化到了大宗师」

「哇去?一夜之间?那她到底吃了多少人啊?」

「纽斯特府里就像被几百头凶兽犁过一样,什么建筑都没有了」

「呵呵,纽斯特主家今天来的人去看了,只剩下周围一圈的仆人房跟奴房了,真的什么都没剩了,那些主家来的人气得脸色都青了,誓要那个魔女血债血偿来着。」

而在花园的一边,带着新面具的莲华静静地呆着一边听着那些人的不停诋毁法恩的对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一方面,她是圣女,她必须维护着白昼圣教的立场,而另一方面,她又不想相信法恩真的是恶魔,但是法恩昨晚又确实屠杀了这么多人。

醒过来的圣女早已听闻,那个男人本能躲开王的一击,但是因为沉睡的她还睡在原地,居然直接反身冲了回来挡在了她的面前。当时听到霍尔雷格绘声绘色地描绘那一幕时,清醒过来的少女直接蒙了。不管圣骑士队长如何加大力度描绘法恩一剑劈开天穹的那一幕,他的声音已经逐渐远去,少女从头到尾只听到了一句话,法恩为了她挡下了那一刀。

一个尊师,为了她舍身挡下王级的一刀,甚至还挡住了。春日之下,少女的思绪逐渐发散,时不时就从跳到了见到法恩的第一面,还有昨天他冲破雨幕的那一面,以及昨天晚上,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他说,他不是恶魔……

人们的议论声逐渐转移,少女的视野跟伴随着人们的议论转移,原来是两位王级进场了,无论在什么地方,他们都是最为引人注目的一方。但是圣女莲华却唯独注意到了跟在那个白发男子身边的白发少女,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原本容貌的荆纶,少女虽然还未完全长大,但却已经显露出了倾城倾国的苗头,这也让她一下子吸引了不少目光。

好漂亮,但是她是谁?

莲华并不认识这个模样的荆纶,在她的认知里,法恩身边的那个荆纶还是个不爱好好穿衣服的小女孩。但贵族们可不看这些,他们开始给入场的王级们送上掌声,这里面很多人都是知道白沙的来历的,毕竟战神族的名头实在是来历太大太大了,但是却暗中密谋反叛而被帝国一锅端的事迹,既让人感叹命运无常的同时也让人感叹帝国的实力与权威不可触怒。

而更加让人奇

怪的是,白沙应该是早早投靠了帝国所以才免去一死的,而跟在他后面的那名白发的精致少女,如果众人没有猜错的话,那应该是战神族血夜那晚唯一活着逃跑的族长之女,但不是好几个月前就被捉到并且被贬为奴隶来为叛族终身赎罪了吗?

不少人眼光带着异样地盯着那名精致但却异常沉默的白发少女缓缓步下阶梯,她不再赤身裸体,脖子上除了一条淡紫色的缎带也没有传闻中的碳钢奴隶项圈,而是极为反常地穿上了一身极为昂贵而美丽的平肩吊带长裙,裸露出的小香肩在太阳的照耀下反射着青春洋溢的气息。

这让不少人有些愕然,难道说情报有错吗?

八教主本想上来搭讪,虽然有过对抗,但是王级与王级之间相比于对抗来说合作才是更加长久的事实,毕竟对抗中合作嘛,没有哪个王级会傻到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的。只是白沙一直不想搭理他,八教主耸了耸肩,既然如此他也不打算去贴人家冷屁股。

白沙与荆纶坐落花园中心的长桌上,一条长桌子就两个座位,她在左边他在右边,优雅而又一丝不苟的落座充分给满花园的人们展示了什么才叫真正具有悠长历史的贵族。只是唯一有些奇怪的是,那个精致如人偶般的少女从头到尾都冷着脸一言不发,双眸死死盯住那个白沙。后者刚拿起刀叉准备吃饭,探寻到那冰冷的视野后抬眸,顿时一乐。

「我可爱的小侄女,跟在那两个崽种身边风餐露宿吃苦了吧,快吃吧快吃吧,这些都是给你准备的。」

荆纶看了看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餐桌上的整块牛排,洁净的餐盘两侧放着切肉用的纯银刀叉,这一幕让她恍若隔世,她似乎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像正常人一样吃过东西了,少女明眸流光,虽然不知道白沙安的什么心思带她参加这种贵族的聚会,还给她穿上了华贵的服饰甚至准备了贵族们用的餐具。

但是白沙残忍的心是绝对不会变的,以其等下饿着肚子受辱,还不如现在就多吃点。

白沙的笑容缓缓扩大,在一众贵族们窃窃私语中,那美丽的少女伸手拿起了刀叉,缓慢但却熟练地切下一小块牛肉送到嘴里,小嘴微张却不露皓齿,含下的肉块却不见咀嚼的动作,一时间那种真正古老贵族的风范让一众贵族纷纷侧目。

「这就是那个战神族的大小姐吗?好优雅啊」

「可是,我听闻她不是被贬成性……」

「嘘……你不要命拉,这是人家白沙少爷的侄女。」

听着两侧的议论声,荆纶脸色平静地吃着餐食,白沙则托起腮冷笑地盯着那位美妙的少女。

「荆纶,跟叔叔说一说这一个多星期来你都跟着他们去哪了好不好?叔叔找你找的好辛苦,为什么走了也不跟叔叔说一声呢?」

少女鸡皮疙瘩瞬间遍布全身,她强忍着恶心继续低头吃肉,完全不理会白沙的话。男人也不甚介意,毕竟她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还挺好玩的。

「不说也没关系,叔叔我大概都调查了一遍,只是叔叔很疑惑,我无论怎么查,我都查不出来那两个家伙来自哪里,按理说帝国境内有如此英才的话帝国怎么都不可能忽视得了啊,侄女你知道他们来自什么地方吗?」

「你都说了,他们是恶魔,那你还有什么好问的?」

少女头

一次说话,声音细软,但其中的态度却极为冰冷。被呛了一句的男人倒也不生气,依然笑吟吟地准备着说辞。

「恶魔?也不可能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吧,从几个地区收集了他们两个的目击证明来看,他们来到这帝国起码已经有三多月了,最开始似乎只有黄级地级左右的水准,短短三个多月居然就已经晋升到尊师大尊师了,如此英才断然不能埋没啊」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白沙的说辞并没有任何忌讳,所有贵族都听到了这一极为劲爆的消息,三个多月就升到了尊师大尊师?一时间所有人都炸锅了,不少人的眼神当场就变了,若是能搞到这种秘法,那就算是真的吃人也一点都无所谓了,毕竟这个世界的奴隶多如蝼蚁。

戈舞跟法恩这两个名字,从现在开始,在帝国圈子里就算不是恶魔,那也已经必须是恶魔了。

但是真正听者有心的人,却是一旁那个看花的圣洁少女,法恩来到这个世界才三个多月?少女似乎捕捉到了一些事情,一些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可是她有些想不起来了,到底是什么?

听到周围的议论,荆纶面色略微苍白,显然她很明白这意味这什么,而另一边的白沙则切下一块肉送进嘴里,冷笑着欣赏那美丽少女的神色。

「我可爱的小侄女,我很好奇,你跟了我三个月了也没多少好脸色,怎么才跟着那两一个多星期,就这么护着他们了?他们能给你什么?」

少女重新恢复冷静的脸色,她知道在白沙的运作下,黑白都可以颠倒,更何况他的污蔑甚至有一半是真的,因为戈舞姐姐真的是魔族,但如果说是给了她什么的话。

荆纶想起了法恩,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他伸出了手,给深渊里的少女投下神的福音。

她也想起那个梦幻般的世界,那个名为诸天魔域的世界,里面随随便便领一个人出来甚至都能毁灭这里的一切,而她所需要的复仇力量,甚至只只不过是戈舞动动手指的程度罢了,一想到这里,少女的嘴角就略微扬起些许笑容。

或许,是给了她希望吧……

不经意间,这个静怡的少女在洁净的餐桌上低眉浅笑,那一份属于幼女稚嫩的气质荡然无存,而另一份、那属于少女倾国般的气质则如春日盛开的桃花般绽放而开,缓慢,却又芳华过世。

一时间,白沙笑不出来了,本就引人注目的少女似乎成为了这个花园里无冕的主角,她仅仅只是坐在了哪里,却散发出了一种藐视所有人的气质,那是一种,见证着帝者踏上过王座的笑容。

怎么会这样,才一个星期而已,她的变化怎么这么大,白沙的内心极其久违地出现了一丝慌乱,他发现她有些不认识眼前这个小女孩了,这才分开一个多星期而已,从前那个哭着匍在他脚下撅屁股的少女怎么会散发出这种从未属于过她的气息。

这一个多星期来,她经历了什么?

白沙的眼眸缓缓转冷,既然不知道她的变化为什么这么大,但白沙有的是办法把她变回来,是的……变回来……

「哦,这样啊,但是荆纶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

在少女略微抬眸间,白沙放下刀叉,手指慢慢敲击着桌面,嘴角缓缓拉出一个及其残忍的笑容。

「我检查过那个铃铛,它还完好无

损,想来半个钟也快到了吧」

白沙的话让周围一众贵族纷纷一头雾水,铃铛?什么铃铛?这里哪有什么铃铛?但是听闻话语的人偶少女则脸色微变,她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在那拉起的领口间仅仅只能看到一点点乳沟,而一双细腻柔软的秀乳则被胸衣紧紧包裹在内,是的她在参加宴会前甚至还被穿上了内衣内裤。

少女似乎略微有些不太舒服,挪了挪身子,在白沙的冷笑中,毫无意外一点铃声都没有,因为那胸衣就是他选的,务必要求完全包裹住少女超出年龄段的丰满双乳,不给她一丝一毫的晃动空间,想要晃的话……

「我可爱的小侄女,你这样是没用的,我叫个了人来帮你……」

一个仆人衣着的壮汉慢慢走到少女的座位后面,呼吸极为火热而沉重,荆纶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惨白。一众贵族则继续疑惑不已,不明白着叔侄两人准备做什么,但是很快下一秒所有人都知道了。

大汉火热的双手毫不避嫌地按上了少女嫩滑的香肩,少女强迫自己冷静地把切好的一块肉送到了嘴里,这应该是最后一块了……

撕拉……

随着一声刺耳的撕扯声,大汉的双手抓住这个静怡少女肩膀两侧的衣角大力撕扯,那轻柔的织料那经得起这种折腾,瞬间就从少女的乳沟开始往两边裂开了一道巨大的裂口,大汉手上不停边扯边褪,撕拉撕拉的声音惊呆了一众看热闹的贵族,大汉很快就把她上半身的吊带裙完全扯开两边,然后狠狠褪到了腰间,少女那细腻洁白的肌肤瞬间大面积暴露而出,不足盈盈一握的楚宫腰附近布满了破碎的织布,性感的胯骨上甚至还能看见些许内裤。

而她的上半身仅剩一条无肩带的胸衣将其双乳紧紧包裹,但正因为是无肩带的,所以脱起来才更带劲。壮汉淫笑着双手扣住少女无肩胸衣的两侧,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扣住狠狠往下按了下去,这是白沙挑选的胸衣,其目的就是为了完全包裹少女的双乳,正因为如此严实紧密,所以按下去才越发费力,但也正因为如此紧密,脱掉的那一瞬间才如此令人欲血沸腾。

那一双坚挺的雪乳飞跃而出,那就是直接弹出来的,被往下狂拉的无肩胸衣死死压迫,脱掉胸衣的那一刻,失去束缚的双乳高高蹦了起来,就像两只调皮的小白兔刚刚离开了暖窝,在太阳下高兴地弹蹦跳跃……

叮叮当当、叮叮当当、叮叮当当,那是少女裸露的奶子上,那粉嫩粉嫩的乳头上吊住的两个金色小铃铛,此时正随着坚挺的双乳蹦蹦跳跳,也极为欢快地发出这悦耳的铃声,让在场所有贵族第一时间都将视野集中到了少女被迫裸露出来的秀乳上。

在太阳底下,少女洁白的身段暴露无遗,胸前那雪白、丰满而又坚挺,完美如碗状的圆润双乳的乳头上却又锁着两个及其淫秽性虐小铃铛。

静怡的少女端坐在洁净的餐桌上,双手握着纯银的餐具看着自己餐盘里昂贵的食材。可是那纯洁的衣裙却被粗暴地撕毁了一半,仅剩下半裙的少女光裸半身,挺着一双带有性虐玩具的雪白双乳。少女的脸色瞬间尹红,洁白的酮体颜色则微微泛红,修为被白沙完全封印,她现在完全没有任何办法,少女撇过脸去不想去看众人的脸色,因为她知道即使不看那也是一副什么场面。

虽然在法恩那也没穿过

什么像样的衣服,可是白沙则更为残忍,给她穿上了一身美丽得体的衣裙,把她捧上了高地,却又当众撕毁……

众人错愕、疑惑却又完全移不开双眼,因为那倾城倾国般美妙的少女此时完全敞露双乳的模样实在是太过于色情,以至于瞬间就让所有男性起了反应。

莲华脸色一红,捏着小拳头就要上去质问白沙这是为何,但是却被八教主拦住了,老人看着她摇了摇头,用谁也听不到的声音说道。

「圣女大人,还请回吧,这个女孩是白沙的性奴,他有权利这么做」

莲华面具下的小脸铁青铁青,深吸一口气后看着那白沙最后一眼,反身出了花园。圣洁的少女离开了,可是淫欲的宴会才刚刚开始。

如果仅仅只是脱掉她半身衣服这样,那还达不到白沙的目的,在他残忍的许可下,那名站在荆纶椅子后面的壮汉脸色狂喜,大手直接就抓了下去,直接就抓上了这倾国般美丽少女的裸露的双乳,他一介凡夫俗子,何德何能能接触过如此美丽的女孩。

入手宛如蛋羹般柔软,坚挺而又丰满的乳肉瞬间撑起了男人整个手掌心,让他几乎爱不惜手,这是圣神的恩赐,美丽的女孩仿佛仿佛带有赐福一般优美的酮体。可是白沙选中他,则正是因为他绝不会有丝毫吝惜,当得知这位倾国般美丽的少女是一位光屁股的性奴后,而自己又被白沙少爷选中当众调教她,这个壮汉一晚上没睡着,那鸡巴几乎硬得能刺破裤裆。

而白沙只给他一分钟的时间,玩弄这双美妙玉乳的时间,只有一分钟,壮汉想起了叮嘱,双眼瞬间充血,双臂骤然用力狠狠耸动,火热的双手分别抓住荆纶双乳的乳根,下一刻直接就开始大幅度拽了起来。

剧烈的铃声瞬间散布全场,也让一众男性贵族呼吸异常沉重,每个人的裤裆下都高高顶起一个小帐篷。那个面色绯红的半裸少女安静地坐在餐桌上,纤细的双手拿着刀叉摆放在餐盘两侧,但就是在这么一副安静美丽如画般的衬托下,少女那一双丰满雪白的双乳却在疯狂甩动,一个满脸淫笑的粗汉正站在少女的身后,双手毫无顾忌地扣下去,扣死了少女双乳的根部开始甩。

叮铃叮铃叮铃叮铃叮铃……

她就这么静静地坐在那,就像一个正真美丽的人偶一般,但却被人脱光了上衣抓着奶子疯狂甩,雪白的两个乳球上下甩出眼花缭乱的乳影,白花花颤动的乳肉发疯一样甩出癫狂的铃声。

粗汉只是玩弄了几十秒,然后又改了一种方式,那就是又抓又拽,又拧又扣,一时间少女那一双挺拔的嫩乳就像两团凝脂一般被拧成各种形状,这并非是在什么深闺大院,而是在阳关下、在花园、在人际关系极为宽广的贵族们注视下,少女被人强制剥光上衣亵玩双乳,而她根本不做抵抗。

「怎么回事?那不是白沙少爷的侄女吗?」

「那个下人想死?」

「不一定,传闻应该是真的!」

贵族们顿时窃窃私语了起来,很显然所有人都想到了三个月前一则骇人听闻的帝国新闻,那战神叛族唯一叛逃在外的族长之女,那名为白幼儿的少女被帝国重新抓获,在将其弄成半残后下贬为奴,让其终身为叛族赎罪。

是的,就是奴隶,甚至还是性奴,一种不再拥有任何人权的畜生。那仅有

十五岁且花容月貌的少女从此没能再穿上任何一丝一缕的布料,无论身处人声鼎沸的繁华城市还是在人迹罕见的乡野农田,她都必须赤裸裸地面对所有人的指责非议。更甚者,作为奴隶甚至性奴的少女,帝国苛刻的法律强迫赤裸的少女不得再拒绝任何人非致命性的接触,换句话说的就是任何人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脱下裤子去操她都行,坦胸露乳的少女即使站在大街上被人硬生生操到怀孕都可以,而她生下的孩子也将终生作为奴隶。

这本是一则帝国新闻,很多人看过也就是看过了,毕竟没几个人对美若天仙会有什么概念,什么什么人被贬为奴隶这种事在帝国每天都会发生,人们也照样过着自己的生活。

直到这一幕活生生地发生在众人面前。那粗蛮的大汉跟静怡的美丽少女根本就不应该再同一个世界,可是一双奶子却成为了他们之间沟通的桥梁。她就像一个正真的贵族少女一般坐在餐桌上,举止端庄而优雅;但她也像一个正真的卑贱性奴一样赤裸上身敞胸露乳,甚至被人从后背狂捏玉乳而不作抵抗。

一分钟很短、一分钟也很长,足以让场上某些固有的观点轰然破碎。时间到了,那名粗蛮的壮汉恋恋不舍地放开手里的柔软乳肉,临走前对着那奶子一巴掌狠狠拍了下去,噼啪一声就像拍到了肥美的猪肉块一般爽嫩的手感剧烈反弹而来,让这名壮汉爽得飞起。

于是他就这么走到了一边站定却不离开,双眼毫无顾忌地死死盯着半裸少女怀里那还在晃动不止的奶子,那一双丰满的秀乳形状优美诱人,但此时却泛青显紫,那本应娇嫩如雪白般的凝脂玉乳被狠狠揉搓过后的凄惨模样,非但没有让任何人兴起保护的怜悯,带来的仅有更加残虐的欲望。

「我让人帮你把铃铛里的灵能甩出来了,谢谢的话就不必说了,我可爱的小侄女,继续吃吧」

白沙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举着手让少女继续吃饭,在周遭一众逐渐火热起来的视线气氛中,那个一直将纤细双手摆放在餐桌上,任由双乳被人残虐的少女,居然真的开始吃了。

她也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缓缓低举双手的刀叉,一叉按住牛排一刀切下小块,然后缓缓送进了嘴里,全程平缓而又优雅,没有发出任何一丝异样的声音。她就像一位真正的古老贵族小姐那样散发着无论何时地都要保持着优雅气质,那是帝国传承至今且没多少贵族能够做到的条例,无论何时何地在干何时事都要保持足够的优雅。

可是在明亮阳光的照射下,那举着刀叉吃饭的倾国般美丽的贵族少女,却赤裸着半身酮体,一头瀑布般秀丽的白色长发宛如公主般披散背后,让胸前完全不加以任何遮掩的双乳高高翘起,本若凝脂般雪白的玉乳,此时却吊着性虐的玩具,那奶子上青紫分布,伤痕累累……

另外一边,莲华略显疲惫地回到了自己的住所,这一天之内发生的事太多太多了,让即使是心智坚韧的圣女莲华耶不免感到疲劳。这里是教会旁边临时分配给她的一所小房子,简单朴素,这也是她的要求,救世之人不应该过多地追求奢靡的生活。

只是一回到房子,少女猛然警惕,瞬间召唤出自己的法杖护在身边,怎么会有血的腥气?她皱着眉头,一步一步地往房子二楼走去,那是她的床铺。上面正躺着一个满身是血的黑发少女,她

此时正满头大汗地艰难呼吸着,肚皮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恐怖刀痕,断裂的肠子被她粗暴地塞回了自己体内,然后用床单紧紧裹住。

少女似乎察觉到来人,她有些困难地扭过头来看向那名惊愕的圣洁少女露齿一笑。

「嗨,我在这里躲几天,不介意吧?」

待续未完

看完了吗?没错我就是故意断章的,我也知道后面的肉写的非常好,但我也知道后面的肉写的非常短。我躺好了,打轻一点……

嘻嘻嘻嘻嘻嘻好啦好啦,剧情重大转折点,荆纶重新回到了白沙手里,法恩被戈舞跟八教主联合骗了,然后他最终会盛大回归。

而最后的最后则是,我们圣洁的圣少女将会跟邪恶的小魔女独处一段时间,那之后会发生什么好玩的事情呢。

还有啊,戈舞会不会暴露呢?暴露了会有什么后果呢?

嘿嘿,我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