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再会(1 / 1)

胧月都市 武藤陵 12884 字 3个月前

真弓和优香步上东京都厅的楼梯。因为有一只巨大的怪兽,所以电力无法负荷供电,使得电梯无法运作。真弓和优香尽量避免碰到怪物,所以小心翼翼地前进着。但是┅

「好像死掉了耶┅」

怪兽不动了。已经┅

「已经不用它来守护我们了吧!如果已经没用处的话,死了也无妨!真是可怜啊!」

┅可怜。难道她忘了自己被侵犯的事了吗?

一想到此,有股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忍不住地笑了出来。

「┅喂,怎麽了,笑什麽?」

她强忍住笑。但是,还是不能制止自己大笑┅究竟是为什麽呢?

虽然优香抱怨了一下,但总觉得气氛变的怪怪的。优香也开始笑了。

在这个都厅中人们死了,但在万物皆恶的漩涡当中,奇妙地生了一丝光明。

吸取阳气是驱除阴气最好的方法。

「好像四周都明亮起来了。」

「因为气已经被驱散了!全都是因为我们真诚的微笑,如果这样想的话,其实他们的恶行是不足取的。」

┅但,何谓怪兽,何谓妖魔呢?

在观月拿到病房里的报告书中可以找到「怒黑姬」妖魔家族的报告。

他们肉体上的外表已经变形,并拥有令人畏惧的攻击力┅他们并不是特别生物,只是个普通人类。在生物学上做了许多研究调查之後发现,其实在生物学上来说,也只是普通人类。但是听说它们可以自由地变换蛋白质组合以及可以很快速地让骨骼变形。

他们还大言不惭地吹嘘自己为「世纪末担负大任的启示录骑士」。在优和乃启示录中出现的四骑士是『饥饿、疾病、战争、死亡』。

接下来究竟会发生什麽事呢?

「根据大上先生日记的内容记载,所谓的妖魔就是在灵魂上已进化到人类的东西。」

「你还在看那个啊!」

「真弓,因为那个人有可能是天堂的父亲嘛,所以不能错过他。搞不好可以听到些什麽?」

「已经没时间了。我的身体里的『那种东西』这麽告诉我。」

真弓额头附近一直感到抽痛。头痛开始变得激烈,就是在告诉她已经没时间了。

「真弓果然是有某个地方跟人不同。」

「是吗?或许是那样吧!反正我是巫师嘛。」

真弓终於认同自己的身分了。

她并不想有这般神力。她想像普通人一样过着平凡的生活,渡过平凡的人生。但是┅那有点困难。结果,自己还是一个不平凡的人。

不可能完全断绝,从小学、国中、高中、大学┅一直以来延续的血统。因而她常常看到灵异现象┅到底和自己的血统有没有关联以及她常看到的灵异现象,这两个问题一直折磨着她。

具有特别意义的「存在」很麻烦,他们常常都能看到我,认识我。所以他们就会想要跟我说话,沟通┅那已经使我厌恶得受不了了,已经不是人类的「他们」却经常和身为人的我接触。

最特别的事是┅对我来说是一件痛苦的事。

「┅但是,其中也有人觉得这样是幸运的。」

在黑暗中,慢慢地浮现出一个

人影。

淡金发女郎的少女,她身上握着一根长棒子。

「接下来就是我的表演时间了。」

又有一个身穿军服的男生出现了。军靴发出的喀嚓喀嚓声音非常地刺耳。

「是谁┅?」

少女拿了长棒抽打地上而发出响亮的声音。

「你已经失去了当老师的资格了。不好意思,我正好是你班上的学生。」

这是谁啊?真弓很认真地在想。

「算了,你不知道我也无可奈何。反正我最近也没去学校。」

「艾亚,你真是『优秀』的坏学生啊!哈哈哈哈哈!」

艾亚?最近好像确实有一个归国华侨子女来我们学校就读,而且名字叫艾亚。

「那麽,那个艾亚小姐有何贵干吗?我们想要先表演!」

「有点困难喔!不管怎麽说,表演时间都应该由我来说吧!总之,就是你们的魔法和我的顶尖杰作艾亚利鲁之间的战争。科学和魔法的对战!」

穿着德用纳粹自卫队衣服的男人在月光的照明下显得更亮了。

「┅为什麽在这种地方伪装啊?我有急事请您让开一下。」

「真弓小姐,为什麽那个人要伪装自己呢?」

帕登柏依拉把优香的话当成玩笑,然後在艾亚的旁边气得发抖。

「┅艾亚,需要五分钟吗?缩短成三分钟吧!在三分钟之内就把他们给杀掉。」

「是的,指挥官。」

艾亚顿了一下,开始跑了起来。

在一瞬间,真弓和优香被左右弹开。被强烈撞击的二个人边咳杖边站起来。但是,在她们眼前出现了一道光芒。

来了,真弓跌倒在帕登柏依拉的脚下。

「笨蛋。艾亚利鲁是我创出来最强的战士。我们德国的机器战士!就是她!快!艾亚┅用你的魔法杀了她们,打败她们。」

艾亚像一道旋风似地向优香攻击过来。优香并不是任由她攻击,只是,她在等待反击的时机罢了。

「去!」

水炮跟着吆喝声瞄准艾亚,水因魔法而变成了此场战役的凶器。如果是平凡人的话,免不了要被打到骨折。艾亚开始甩动她手中的棒子来防止如雨飞来的无数散弹。威力被减弱的水炮也在瞬间变成平凡的水。转眼间,艾亚的周围都是水。

「就这样?认真一点把你的真本领给使出来嘛!」

跟着怒吼,艾亚挥动了她手中所持的棒子。在棒子的尖端喷出了电光。一阵惨叫,优香被打到了墙壁上。

「呵!呵!呵!艾亚的体内有高能量的发电器,也可以那样放电啊,这是我为了超越人类而创造出的最高艺术!」

帕登柏依拉一边踢真弓,一边开始狂笑。

低级的科学家┅真弓在这个男人的脚下骂着。

「快给我站起来。这样就死掉的话和猫狗没什麽两样哟!我可是在期待你拿出真本领来,这样我才可以证明我特别之处┅喂!」

拿着充满电的棒子朝欲站起来的优香攻击。

「我是守护北方,水的使者,请赐与我神奇的力量,急急如律令!」

优香扩大自己的防御结果,但是对象是不易打败的银

棒。

那一击确实是足够粉碎头盖骨,把身体折成两半的力量。

优香在千钓一发之际从那股惊人力量下逃脱。

「我忘记跟你说了,这根银棒是仿nsdap民族遗产协会所拥有的武器-欧里银棒所创出来自己专用的武器。魔法,对它来说是没有用的。」

「嗯,没用吗,究竟是如何呢?不做做看是不会知道的。」

「够了!绝对不是这样!」

艾亚开始笑了起来。因为还活着,所以也能对这种白痴事那麽热衷。而且这个姑娘很强。决定的事就下定决心去做┅

优香和艾亚还在对战,已经过了先前讲好的三分钟了。

「喂,你在搞什麽。艾亚┅快用『银棒』!」

艾亚停止了动作。当然优香也停止了动作,然後调一下呼吸。如果呼吸不整的话也不能好好地实行魔法。

「对不起,如果用『银棒』和你打的话,你会死的!」

「是吗?有这麽简单吗?」

艾亚快速地转动欧里银棒,慢慢地拿到头上。

优香在嘴巴中念着咒语。

二人之间的气越升越高。在艾亚的周围开始放出许多电流,她身体在黑暗中一直往上升。因静电的作用使她那白金的头发直往上冲,更衬托出她的美丽。

优香的周围开始下起霜。主宰万物中五行之一的她把所有力量全部集中在一起了。并且使用了和织仓在以魔术对战时没施展出的强力法术。

二人相互交错彼此的视线。然後,一触即发。

「把你带到万劫不复之地!承受所有的忿怒吧!」

「守护北方之神,请赐予我玄武的力量消灭敌人!急急如律令!」

艾亚所放射出来的雷电、倾盆大雨将走廊上的所有玻璃和日光灯给震破,连墙壁都出现了裂缝。建筑物接二连三地爆炸,全面性地毁灭朝着优香而来。

优香一直把眼睛闭着,等待那股力量。

「急急如律令,急急如律令┅」

优香把眼睛张开了。在一瞬间,手中握了黑色的珠子并且朝向艾亚丢了过去,在这同时雷电击中了优香。

在一瞬间「砰」地一声都厅的走廊 塌了。

完全看不到真弓或是帕登柏依拉,她们二人变成什麽样子?

「哼!畜生!艾亚!你在哪里?」

「┅在┅在这┅里。」

「没事吧?艾亚。」

「没、没事┅我┅」

艾亚在土堆旁边,好像伤很重。

果然,轻视魔法师的力量就尝到失败了。依她的性能,应该不会发生这种事的。

帕登柏依拉拉走艾亚。一瞬间,艾亚紧紧地抱住帕登柏依拉。她是绝对不会轻易放开的处女。

「┅我、我已经不行了┅就这样让我们,我们一起┅」

艾亚身体中内藏的电力在一瞬间中全爆炸开来了。

帕登柏依拉连尖叫的时间都没有就死了。而艾亚利鲁也从此长眠了。

「玄藏寺小姐。」

都厅的外面开始进驻自卫队。

警察正在等待政府对这件特别事件的回答。但是,当时的首相却在逃

避回答,彷佛在预谋着什麽似的。

悲魅子的部队在那段日子里压制了西新宿,以便可以随时应战。

在都厅的下面,九鬼悲魅子正在追问,不,是在拷问一个男人。

「她不能进来这个城里的神殿,是因为你在搞鬼,还是因为你女儿在搞鬼?」

「嗯,老糊涂,再来是┅笨蛋女儿吗?」

「闭嘴!你蔑视祖先对你的宠爱,而且把神珠『神之诞生』之石及东京魔方阵的『破解方法』给这个毫不识货的小妞┅你到底在想些什麽呢?看在你在神殿落成仪式上帮了大忙,先前就绕过你一次了,你竟然还敢再犯!」

天堂护雄一动也不动。悲魅子用极高的声音说着。

「你们所崇拜的老糊涂所拥有的『神之诞生』之石是违反自然的。为了理解『神之诞生』之石,我非常愚蠢地花了十年的时间。喂!永原忍!你已经察觉到了吧!这个『神之诞生』之石有了什麽转变了吗?」

护雄带着太阳眼镜,目光投向闯出事端的女儿。

「┅我,我不论如何都服从您的决定,不论结果如何,这就代表我的忠心!」

「哈哈!护雄啊!你把你成熟的大女儿给叫来吧!如何?这点你还办的到吧!」

「不要!你要杀就杀吧!那个家伙不会来了。因为他已经被男根女人给迷惑了。」

-女人?是谁?玖理子吗?那个家伙哪有什麽感情可言,好吧!和玖理子一起的话就有可能进到城里的神殿了。

「那麽,我就成全你,去死吧!」

悲魅子毫不犹豫地拿着护雄所持的剑朝护雄砍了下去。

「太晚了吗?」

有一个人在都厅的底下出现了。施魔法而出现的伊丹铃香。

「不住手又怎样,伊丹铃香?你敢砍我吗?你也有剑嘛,把神剑『天丛云剑』给拿出来!不然的话只要我一句话就可以把这新宿街头夷为平地。」

铃香犹豫了。把这把剑尚存在世上的事公诸於世绝不是一件好事,防卫灵魂的物体失去神秘感的话,便是等於杀掉防卫的力量。不论如何,对铃香来说都是一种侮辱。

「没反应!我知道了,暮桥,为了惩戒她,给我燃篝火!」

「慢着!我、我懂了!」

铃香挺直了腰,开始在裙子前面摩擦。在快乐和羞耻之间,「男根」慢慢地勃起,使裙子的前面看起来鼓鼓的。

「呵!呵!呵!┅好丑喔!你明明是女生,结果私处竟然长出了阳具。神器乃是在女人体内使用的,你那麽正经地自己操作着『它』,似乎有点。喔!我知道了,你很喜欢吧!」

「不、不要┅悲、悲魅子┅」

悲魅子伸起双爪,紧紧地抓住她的男根前端根部。

「这样冒犯到了吧?这样一来可以尽情地抓住你的私处,尽情地把所有的『种子』播种在你身上了,真下流!」

悲魅子用力地搓揉铃香男根,铃香大大地哀嚎了一声,露出不雅的表情。而悲魅子的手被精液给弄脏了。

「-这个白痴啊!谁说可以乱来的!这可是有戒律的,更何况她是个『妖怪』!」

铃香身体因为悲魅子施魔法而被紧紧地绑住。刚射精完的男根硬度

更加地硬了。但却被一条皮带给绑了。然後┅

「真棒的药啊!10,让她发狂到极点吧!」

悲魅子将她手握的无针针筒紧贴在铃香男根的前端。然後一按,药水因为空气压力而被粘膜给吸收进去。

「嘻嘻┅」

「真好玩!好耶!好耶┅不错、不错,看阴阳人跳淫荡舞!」

啊,我的头┅好怪┅好怪┅快,观月、麻衣、礼子┅

铃香的身体被悲魅子所施的魔法操纵着。

「┅我往快乐的方向想像过了。我想像有一个年轻、威猛、饥渴的军人来给我慰藉,屁股的小山洞被一队的男人『掠过』,还有我的『阳具』被她们用军靴给蹂躏┅怎麽样┅有好点子吗?」

所有的思考不能集中,反正下半身已经在公众面前丢脸了。

另根长在花蕊的位置,而私口和尿道也因男根而被压迫。男根存在是无庸置疑的,但是如果要像平常人一样做爱的话,就似乎很困难了。

「哼,装成处女的模样,因为你是巫女所以才不好意思吧!」

不如叫一个人把你那没用处的私处给除掉,如何?如果不能进入的话,用小刀将它割开,再进入就行了。

悲魅子把铃香的男根给揪了起来,然後很勉强地把私处给撑开。

铃香因为男根被使劲地拉扯及不能射精,痛的大叫。

悲魅子把10撒满自己的双手,然後开始玩弄铃香的私处。浓浓的爱液开始滴下。悲魅子很满足地看着。

「不是出来了吗?认真一点就行了。让薄薄的一层膜因男性生殖器而破裂吧!」

手指在私处游走。那绝对不是温柔的爱抚,而是为满足欲望的粗暴行为罢了。可是反覆地动作让铃香感到高潮,只是绝对不能射精。

「想射精吗?想吧?如果想要男人的话就说吧!我会用淫荡的字眼来取悦你的!如果不行的话就把她给杀了!把那丑陋的东西及天丛云剑送给你喔┅」

铃香一直在忍受。只是,魔药10让她失去了理性。

铃香崩溃了。

「拜托你,把、把那个魔法给┅给解开。我、我不是个淫荡的女人┅请、请你把我┅我的男根插入,插入菊花眼里,让我能有所慰藉。」

短暂的安静。那股安静把铃香的羞耻心给彻底打掉了。

然後,悲魅子像个狂野女一般地抱着肚子狂笑。

接着,她拿着神剑。

「我不会再让你跑走第二次了。来吧!看招!」

悲魅子用足以抵抗神剑的力量,把神剑给抵挡住了。

「你的魔法已经被我封锁了┅大概再五分钟就能把你给收拾起来。」

「我想,我的部下在外面已经把你的狐群狗党给打的落花流水了吧!我希望你能老实地把刀收起投降。」

悲魅子笑了一下!在说什麽屁话嘛!浪德鲁夫和永原可是顶尖的魔法师,岂是那麽简单就被杀掉的。

「我一定不会输你的。来吧!给你一出好戏看看!」

「┅悲魅子,你这个白痴!」

嘻嘻嘻!哈哈哈!

同样的二把剑在对战┅铃香在想,真的有那种事吗?

二个人在这

没有空间概念的结界中大显身手,交错对战。

二人的神剑几乎是势钧力敌┅不,悲魅子占了上风。

「喀喀喀喀,铃香啊!你缺少训练喔!」

「┅这不是比美子的力量,你是谁!」

现在才发现,笨蛋。悲魅子并没回答她的问题,一拿起刀便朝向铃香挥了过去。她的衣服应声而破。

「你最好有心理准备,等着被我砍碎吧!」

悲魅子迅速地收刀,根本就是日本剑道中一种跪坐抽刀杀敌,再把刀迅速入鞘的架势。

「来吧!我会让你的刀生 的。」

绝对不允许有任何人来攻占比美子的身体。

铃香的剑充满了怒气,但是,真的以剑来定胜负的话似乎是有点愚蠢。

「看招!」

迅速地运气闪开,铃香想潜到对手的怀中。但是,悲魅子的剑在铃香的攻击後差点就掉了。

铃香毫不犹豫地以刀反击。这一击便是决定性的一击。

一阵激烈、清脆的金属碰撞声之後,铃香的剑掉到地面。

悲魅子露出妖女般的脸开始笑了起来。

「咯喀喀咯┅哈哈哈┅伊丹铃香你这个白痴!我要继续侮辱你了┅反正,到结界解除前只有我们二个人!」

悲魅子扬起刀把铃香的衣服给割开。

「你後悔了吗?你後悔了吗?真是遗憾啊┅哈哈哈!」

但是悲魅子的行为也只是就此打住。因为┅

***

啾、啾、啾每当二人嘴唇碰触的时候,兴奋和安心之情便加深了一层。

二人袒程相见地热情接吻。

「玖理子,还是玖理子比较香。」

「讨、讨厌,不要这麽说嘛!」

飞鸟似乎变了,但是那是件好事。因为飞鸟在想,她和我在一起不知能不能帮我口交呢?

玖理子跪了下来把脸凑到飞鸟的下半身去。

她看到还在发育期的生殖器官,以及覆盖在生殖器上面稀疏的嫩毛。玖理子的脸在上头摩蹭着。柔柔的触感┅很甜的香味┅血的香味。

「玖理子,不、你才是别把我给咬了呢?」

「哎呀!人家喜欢嘛!我喜欢这样靠着你的身体磨蹭嘛。好舒服。」

然後飞鸟张开她的双腿开始亲吻。混杂着红色物体的体液顺着屁股的内侧滴落。玖理子用舌头舔着,舌头是做爱时的快乐泉源。

吸吮着爱液的玖理子,血和可爱飞鸟及少女的明证。

飞鸟快乐地享受着这股渐渐涌上的快感。只是因已到达了最高潮,使得她的头发已是披头散发。同时,她也抓着玖理子的头发。

「已经吸到了!飞鸟,我已经吸到你的爱液了。」

「不、不要┅不要再说了,我也想舔玖理子你的!」

她抱起了玖理子,悄悄地把手指伸到有「根」的秘密花园去。玖理子吓了一跳。

「你感觉到了吗?这里?」

「嗯、嗯┅好舒服喔。再┅再下面一点,对、对、对,就是那里┅你看┅嗯┅它胀大了┅」

「我┅可以看吗?」

第一次看到玖理子的私处。好┅好美啊

!如此地┅湿润。比我的还湿润┅好像太色了┅但是,我爱死了。

玖理子不再让飞鸟挑逗她了。然後等到适时的高潮时期时叫飞鸟帮她口交之後,达到了最颠峰的性高潮。

「已经有几次都成功了。」

「是啊┅嗯,飞鸟┅有件事想请求你!」

坐在飞鸟膝上和她接吻的玖理子说着。

「什麽事?难道是更色的动作吗?」

「┅嗯。我、我想要┅飞鸟的┅小孩!」

玖理子低头说着。她的脸上比刚才高潮时的脸还红。

「可、可是┅我们二个都是女的呀┅如、如何能生小孩呢?」

「方法是有的。可是~或是用平常的方法产生的,或许对我来说是平常的一件事。但是对飞鸟来说是不寻常的┅因为要使用魔法。」

魔法。对呀,玖理子会施魔法。她救了我好几次了呀!是呀,她会魔法。而且,我们能结合亦是托魔法的福。

「好啊!遵守之前的约定。但是┅玖理子要当新郎吗?」

玖理子原先有点呆住,後来便立刻笑了出来。

「对不起,我┅没有月经。现在是,以前也是┅我是没有月经的女人。飞鸟是正常的,可以生孩子。但是┅」

***

「对、对不起┅我不┅不知道┅没关系,我会生一个属於玖理子的小孩的。」

被飞鸟紧抱住的玖理子似乎在空画着什麽。朝着天空、地板、天空。

在此时二人是赤裸裸的。二人之间的体温是在这个「水」做成的神殿里唯一的御寒物。但是,二人却丝毫感不到寒冷而仍在等待着。

「┅事实上是不可以使用魔法的。可是我不在乎┅只要能和飞鸟在一起,就算被打落幽灵界也再所不惜。」

「不要乱说话┅什麽生啊!死的!都还早哩!」

-没什麽早不早的,根本就没时间!

法罗斯出现了。

「根据人工精灵而创造出来的法罗斯呀!祝福我跟我的爱人吧!」

「┅这,这就叫做男人吗?总、总觉得有点不太一样。」

「当然不一样。到底只是个模仿品嘛!但是,该有的功能都有。像┅像我的第一次就要给┅给飞鸟。」

飞鸟手中拿着类似变形男根的东西。

玖理子摆着一副似乎在让别人换尿布的表情。

「┅可,可以吗?」

「没关系。你可以看看我被你攻占的地方。」

悄悄地把玖理子的二片如丝的花瓣翻开,而在那花园中种下如此奇怪的东西┅真是冒渎神明啊!

但是,玖理子已经盼了很久了。

飞鸟把花瓣给翻开,确认了一下私口。就是要在私处插入一根怪东西┅如此一来┅就可以实现两个人的愿望。

「啊!好痛┅好痛。」

「喔!玖理子!我们放弃吧┅如果很痛的话┅求求你。」

「没、没关系┅继续┅快、快!」

一边担心玖理子,飞鸟继续将男根插入玖理子体内。玖理子发出好几声痛苦的声音。但是,飞鸟一点也没有停止的意思。因为这是不能半途停止的。

「这、这样就可以

了吗?」

「嗯、嗯┅还是要试试看功能┅」

「要、要怎麽试呢?」

玖理子把视线移向别处自言自语着。

「┅把它拿、拿起来,把你的那个拿起来!」

玖理子脸更红了,好可爱,好可爱喔┅玖理子。

飞鸟从背後抱住起玖理子并亲吻着她。然後,就如同玖理子所期望的一般。

「啊┅啊┅」

「已经湿了,可以了吗?」

「可以了┅可以了┅已经┅」

话还没说完,飞鸟手上的人工男根一触即发。

噗!噗!

「玖理子,没问题吗?」

飞鸟跟低着头的玖理子说着。玖理子湿润着眼睛看着飞鸟。

「真是好丢脸喔,飞鸟。」

飞鸟抱着欲哭的玖理子的头抚慰着她。

是啊!明明是女孩子┅

却做这种事┅但是┅

「玖理子,我、我也可以吗┅?」

「嗯、嗯,没问题的啦。但是如果要生孩子的话,就┅」

「我懂了┅来吧!我们好好地来做一场爱吧!」

飞鸟把嘴唇靠了过来,玖埋子也逢迎了她。

飞鸟抱起了玖理子的屁股,并且允许她进入自己的身体。

痛着的叫声和强烈的快感,以及飞鸟的痛苦,在做爱过程中,全部共存着。

「没、没问题的┅让我看看吧!」

「嗯、嗯┅我、我现在要侵犯飞鸟┅」

「来吧┅尽量地侵犯我吧!」

二片嘴唇又重叠了。二人的私处因魔法制造的男根而受到刺激。

慢慢地爱液和血混杂在一起了。

把纯洁破坏之後,孕育出小孩子-这就是人类诞生的过程。

现在,她们二人是人类,亦是野兽。

「啊、啊、啊、啊┅飞┅飞┅飞鸟!」

「玖┅玖理┅子。」

顿时淫声四起。硬梆梆的男根刺激着她们体内。

究竟是谁冒犯了谁┅是谁想要谁?

完全不知道。可是┅非常地舒服。

「来吧!来吧!玖理子┅快!快!」

「嗯、嗯!我懂了!我很厉害的!」

爱液慢慢地渗入。即使如此,男根还是一直进入飞鸟的身体,一点都没拔出来的意愿。

速度又加快了。男根迅速地在体内游走。

「飞鸟┅快、快┅快出来了┅」

「可、可以了┅你可以把它给抽出来了。」

二人又开始拥吻了。

「啊!啊!我要进去罗┅」

「嗯、嗯┅出来了┅出来了。」

二个少女泪流满面地享受生孩子的乐趣,玖理子射出更多精液。绝对要让她受孕。

「玖┅又、又出来了┅好┅好痛喔┅」

「对不起┅对不起┅飞鸟┅对不起┅又、又出来了!」

「啊,讨厌,已经、已经┅又射了!玖理子,抱、抱我!好可怕!好可怕┅」

玖理子紧紧地抱住飞鸟。

接吻吧!连我自己都觉得恐怖┅在一片未知

的快乐、射精及许久的性高潮中。

终於,男根变得像大人了。

然後很刚好地插入飞鸟的体内,玖理子终於出声了。

「结束了┅飞鸟。」

「嗯┅嗯┅肚、肚子里精液┅精液这麽地热┅我的男根不行了。」

玖理子抽出男根。

白白又黏稠的精液从私口流出来。转眼间,飞鸟的屁股周围被精液给覆盖住了。

顿时,充满了青涩又甜甜的味道。

「下次换我来进入飞鸟的身体。」

玖理子在飞鸟的面前把男根抽出来。这次因为是二度射精,硬得精液溢出来并喷到飞鸟脸上。

「这、这是┅」

「一样的┅在我的身体里也感受的到┅」

发红的私处流出白色的液体。

好像很痛的样子。

「┅给你一些抚慰吧!」

飞鸟吸吮着精液和玖理子的爱液。为了避免产生痛感,飞鸟用舌头和嘴唇给予玖理子慰藉。因为自己也即将变成如此模样了。

玖理子的味道和玖理子血的味道,这、这就叫精液?

飞鸟发出「啾啾」的声音吸吮着玖理子的私处。

玖理子兴奋地发抖。

「不、不行┅又、又要来一次了,好好地做一场嘛。」

声音在颤抖,玩得太过火了吗┅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不好意思。」

飞鸟一边搂着玖理子的肩膀,一边亲吻着她的脸颊。

「好可爱喔┅玖理子。」

「飞鸟┅我爱你。」

二人热吻着。

她们的嘴唇都被沾上了精液。

这次,玖理子跑到後面,把魔法所制造出的男根插入飞鸟身上。

飞鸟因羞愧和兴奋而脸色发红。

「┅啊┅啊┅小男根长出来了。」

「讨厌┅好色喔┅」

在飞鸟身上长得好好的一个东西真的可以真切感受的到┅可以┅可以真切地感受到┅它的功用。

玖理子用她的手指慢慢地刺激着男根。

飞鸟很兴奋地静静看着玖理子捋着自己。

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不知为什麽,从男根的前端渗透出液体就会觉格外的舒爽。整个人都飘飘欲仙起来了。

「啊!啊!┅好、好痒喔┅」

「┅呼(飞鸟叹了口气)很舒服吧┅再来┅再来┅」

飞鸟一直在发抖。

「啊、啊!不、不、不行┅呀,来了┅来了!」

噗滋!

飞鸟的私处迸出同样的液体。

「┅嗯,第一次射精。精液竟然飞得那麽远,真是好色的男根喔!」

玖理子一边说着不负责任的话,一边很温柔、优雅地抖晃着飞鸟的男根。

「嗯、嗯┅因为我,我很色,所以才可以射的那麽远喔!」

男根一点都不见变软┅喔!不!有可能会变软吗?

「再帮你捋一下吧!」

「嗯、嗯┅好像会上瘾喔!」

这次她们二人面对面互相玩弄着对方。

玖理

子灵巧地捋着男根。

飞鸟在知道玖理子的弱点之後故意捋得更用力。

***

「不、不行┅啦,啊┅飞、飞鸟,这样的话精液会堵住的┅」

「那你跟我投降啊┅我再用嘴巴帮你口交。」

「谁、谁┅说。如果,这样的话┅」

玖理子的手指在男根前端敏感地带来回挑弄着。

湿湿的黏液流出。

「呀!啊┅不┅不、不行了┅」

「啊,不行不行!啊飞鸟┅不、不要┅」

终於二人互相把手放开。

然後,飞鸟在期待第二次的射精。

「┅啊,我才不会输你哩┅嘿!」

「嗯┅我也有射精了喔┅所以敬请多多惠顾。」

玖理子带着可爱的微笑,轻轻地,悄悄地把唇凑在飞鸟唇上。

「这次┅换我┅来┅来侵犯玖理子┅」

「来吧。尽情地侵犯我吧!」

玖理子张开她的双脚,飞鸟一直盯着她们二人结合的地方。

啊,我、我竟然如此狂妄地侵犯自己的好朋友。

她慢慢地把腰给挺直。

自己的阳具被爱液淹没,看起来亮亮的很有光泽,颜色非常刺眼。

「不、不要┅要一直看嘛!很不好意思!」

「对、对不起┅因为太美了。」

「┅笨、笨蛋。」玖理子被飞鸟给压住。

飞鸟又动了一下腰。男生都是这麽做爱的吗?

他们都是这麽做爱的吗?

是的,就是这样子做的。他们就喜欢这种方式。

原来如此,大概┅可以了解男人的心情。

可是还是觉得普通的方法比较好呀。和玖理子有肌肤之亲┅接接吻、用手指互相抚摸。

也┅也许。也许吧!可是,偶尔这样子也不错啊!反正还可以趁机欺负玖理子,也可以被她欺负。

┅飞鸟你真色。飞鸟一直不断地进入玖理子的身体中,污泄她。毫无止尽的种子液一直流入玖理子的身体。

二个人用更贪婪的方式对待对方的身体。

她们互相舔对方的阳具,吸吮精液、爱液,亲吻生殖器官,用手指互相挑逗,磨蹭脸颊、鼻子,互相拥抱┅就这样,达到好几次的高潮。

长夜漫漫,尽情地享受吧!

是啊┅反正已是最後一夜。

这是都厅四十七楼。

这是人所能到的最上层。再上一层就是直升机的停机坪跟放置器材的地方。

人所能到之最高处就是这里了。

毫无疑虑地,玖理子就在这里。

没有比这里更适合的地方了。

***

真弓感到有点冷。

常说是「水」门。

简直是「冷而湿」嘛。

以四种元素来表示世界万物的定律中,「冷而湿」是最後的元素。陆地在水之上,是「浮在上面」的。

所以「大地」是「冷而乾」,「大气」是「热而湿」,「火」是「热而乾」。

玄藏寺,你没问题吧!

越往上走越冷。事实上

优香在的楼层没那麽冷,但是这第四十七层却特别冷。如果优香要一直往上爬的话可能耐不住寒冷吧。特别对受伤的地方不好。

优香身上所受的伤几乎是烧伤,所以身上全身的毛细管都破裂了,非常地危险。如果可以的话,最好不要再继续往上爬。

可是下楼要干什麽呢?一点意思都没有,只有敌人。

真弓她们一登上都厅之後,「敌人」就过来了。

从窗户看到「敌人」的样子时吓一了一跳。为什麽连自卫队的战车都来了呢?

全副武装的军人连警察都敌不过吧。

要如何能打退他们呢?

他们会无视最高司令官-内阁总理大臣的命令吗?如果是的话,在这美丽的新宿就要爆发一场世纪大战了。

大部分的敌人都是白痴白痴的。

和他们比起来,这里只有真弓一个人。即使如此,能力还是超越了他们。

优香向着一扇大门走过去。

在最里面,最大的房间-会议室究竟在哪里。

「这里吗┅?应该没错吧!」

真弓走进那间房间。

这里一阵「水」袭来。

没错┅

玖理子一定在这里。

真弓没敲门便把门给打开了。

万里河玖理子在里面。

「万里河┅请你停止『孕育神胎』吧!」

玖理子抱着飞鸟看着真弓。

「飞鸟现在很困正在睡觉,安静一点。」

飞鸟在真弓来之前的二、三分钟前才睡着的。

最後的时候飞鸟几乎高潮到快断气了。

为了让真弓看到,玖理子把自己的脸颊凑到飞鸟的脸颊上。

「你听好!你如道什麽叫做『孕育神胎』吗?」

同性之间的爱,原来如此,难怪大家看天堂的眼神都有点厌恶感。

但是,那种事我不在乎。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即使是平常我也不会特别去注意真弓。

只是,不要在我面前做出亲密动作。

对於真弓的一席话玖理子一点都不为所动,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我知道。世上包罗万象,万物的更新┅这就是『孕育神胎』。」

真弓吓了一跳,为什麽她知道。

「为什麽呢?我不打算放弃┅这就是我的生存之道。」

生存定义?

为什麽呢?

几千个问题浮上真弓的心头。

想要得到回答,但是现在己不需要了。

「我不同意那种说法。」

真弓准备好弓箭,为了打退敌人而准备的魔法武器。

其实不太想用它。

「成熟一点。」

这个女孩是仪式的主角。

是啊!九鬼悲魅子或者织仓礼都不能阻止她,就是被徵选出来的女巫这个事实。

真弓所见到的幻象┅只有一位指挥官。是九鬼悲魅子,玖理子,还是另有他人。

那时还不太了解,现在终於才了解了。

「好讨厌喔!真是。」

玖理子在说话的同时,矢飞过来了。

真弓故意错失第一击。

矢掠过玖理子的脸颊,血略过她的脸颊。

「没有下一次了!求你停止!」

玖理子没有回答。

不仅如此还往真弓的方向走去。

「不会被你杀死的┅矢吹真弓。」

「你少作梦了。」

真弓瞄准玖理子的心脏射了下去。

玖理子倒落在地板。

飞鸟醒过来了。

她看到了此景。

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但是~

这是千真万确的真实情景。

飞鸟在内心深处放声大叫。

你做你该做的事。

这才是你的生存定义。

接着~

便开始了「孕育神胎」。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