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赌约(1 / 1)

欲望都市c yaozhicong 5796 字 3个月前

「100万?谁在这乱吹牛b呢?」

众人四下寻去,却不见来人上前。

骆家辉肆意的狂笑起来。「白小诺,你还想要打肿脸充胖子?在这还找个托想要撑点门面?你要是实在没钱再做我几天临时女友,我给你几万块也不是不行。」

说好听点是临时女友,其实不过就是炮友,白小诺之前在学校的名声就不是特别好,此刻在骆家辉的嘲讽下顿时非议之声四起。

「你……」白小诺气的小脸胀红,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此刻却成了她最想要遮掩的疤痕,可是对方偏偏要在她的伤口上撒盐,看着骆家辉肆意的狞笑白小诺再也忍不住冲到骆家辉面前狠狠的甩出一巴掌!

「啪——」

清脆响亮的掌声让整个世界顿时都安静下来。

骆家辉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曾被自己压在身下的拜金小婊子居然敢当众打了自己一巴掌。比起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让骆家辉怒不可遏的是这个贱女人让他颜面尽失。

掌风直封着白小诺的面庞呼啸而来,白小诺近在咫尺地无可避啊,白小诺出于本能的一声呼喊她紧紧的闭上双眼。

「我草,你t个贱人居然敢打我。臭婊子,老子今天剥了你的皮。」

骆家辉抡着拳头对着白小诺挥击而去。

掌风直冲着白小诺的面庞呼啸而来,白小诺近在咫尺避无可避。

「啊!」白小诺出于本能一声呼喊。她紧紧的闭上双眼,脑袋中一片空白。可是等了半天那让她胆战心惊的一巴掌却没有落下。睁开眼睛,一个身材高大的身影站在自己面前,骆家辉的手掌被他死死的捏住,满脸痛哭求饶的表情。

「啊……王……王老师,你松开我的手,你要把我的手弄折了。」

一双大手钳住骆家辉手臂上的经脉,手指死死的掐住他的手筋。一下就将纨绔少爷制服的是新来的体育老师王浩!

「打女人,你就这点本事吗?」

骆家辉还想尝试着反抗,想要挣脱那如同铁钳一般的手掌。下一秒手臂上传来钻心的疼痛,他立刻告饶道:「王老师,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真的要断了。」

段明甩开骆家辉的手臂说道,「就是我要出钱买的,你有什么不满冲我来,难为一个小女生算什么男人。」

骆家辉吃了段明这一下自然不敢再嚣张跋扈,嘴巴确不饶人的讥讽道:「别开玩笑了王老师,你一个月才多少工资啊。」

段明也不解释,憋了一眼一脸愤愤不平的骆家辉,掏出手机向白小诺问道:「卡号多少?」

「啊?」

「银行卡号。」

「你……王老师……」白小诺看着乔装打扮的段明,白小诺心中思绪万千。正在这时段明的指头在她的额头轻轻一弹。

「啊!」白小诺被对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忍不住一声低吟。

段明又拂了拂白小诺的小脑袋催道:「愣什么呢?快点说卡号。」

段明这般举动让白小诺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慌乱,小脸顿时红扑扑的回道:「哦哦,卡号是6231……」

白小诺报完卡号,周围围观的同学还在交头接耳的议论中,这时就听见段明说道:「好了,已经转过去了

。」

骆家辉笑呵呵的凑到跟前要瞧个究竟。「王老师,你玩真的还是假的?」

「骆家辉,你少瞧不起人,大家看看,银行的到账短信,100万已经到账咯。」白小诺举起手机向众人展示刚刚收到的银行短信。

「王老师,你不会是看上曼诗瑶了吧?」骆家辉虽然看到了转账信息,却依旧不依不饶的起哄说道。

他这一句话顿时让围观的众多学生炸开了锅,看着王浩那副油腻的面容纷纷窃窃私语。

「王老师真的看上校花了?」

「这是要潜规则校花的节奏吗?」

「咦,真是个老变态!」

舆论形势的转向速度出乎意料,白小诺看的焦心。她恨不得对着这群人咆哮「这人其实带着易容面具,他真是的身份就是曼诗瑶的绯闻男友。」此刻的白小诺一肚子的火憋在心口郁闷的紧,可是这秘密说又说不得,看着周围起哄的同学们急得他像热锅上的蚂蚁。

段明拍了拍她的肩膀,原本紧张的情绪不知怎的顿时安稳下来。

「曼诗瑶这次参加女神节比赛是我们东大的门面,我来捧场和同学们拿钱捧场都是一样的。再说只是100万而已,零花钱罢了。怎么?这钱对你骆家辉来说很多吗?」

段明的一句话顿时让周围的同学纷纷拍手叫好。

「我靠,没发现原来王老师居然是个富二代!」

「守护东大女神,人人有责。」

「你……你……」段明的最后一句话差点没气的骆家辉背过气去。当着全校人的面,居然说他这个东大最着名的纨绔子弟没钱,看不起谁呢。

「骆少……」盛雨兰一声酥麻软骨的娇嗔听的周围的男生纷纷咽了咽口水。寻着声音看去,目光最终都停留在那微微颤动的半露的雪乳之上。

看着周围炙热的目光,骆家辉由怒转笑,一把搂住盛雨兰纤细的腰肢,将她搂进怀中。

「呵呵,王老师你这玩笑可说的有些过了,对了这是我的女朋友盛雨兰,也会是这次女神节的第一名。」骆家辉一边说着一边搂着盛雨兰转了一圈,像是在炫耀自己的收藏品。

盛雨兰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洁白的藕臂撩起自己乌黑的秀发,她并不反感这种被人围观欣赏的感觉,不如说她其实很享受这种感觉,自己如同万众瞩目的女王的感觉。

胖子看着盛雨兰前凸后翘的身材和那妩媚撩人的眼神自己的小弟弟不争气的就硬了起来。其实不只是他,周围围观的男生没几个受得了这该死的诱惑。胖子咽了咽口水,就听见白小诺低声的咒骂道:「真是个骚货。」

「就是,就是……」胖子附和着,手却在不经意间拂了拂自己越发硬邦邦的小弟弟。

白小诺余光看到胖子猥琐的举动,对他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心中暗骂道:「这些男人一个个真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没有一个好东西。」

「年轻人说话不要不过脑子,第一只会是曼诗瑶。」

「哦?王老师这么有把握,那不如我们赌一把怎么样?」

「怎么赌?」

「如果你输了就在学校的操场裸跑一圈」

听到这里周围围观的同学们纷纷嬉笑起来,今天可真是有热闹看了

。骆家辉看着越聚越多的围观同学,他这次要让这个油腻的体育老师臭名远扬。

「就是裸跑?」

只见盛雨兰在骆家辉的耳边叮咛了几句,骆家辉顿时眼含笑意的说道:「一边跑一边说,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只是想想这不忍直视的猥琐画面就让周围的人群爆发出一阵阵的笑声。

「如果你输了呢?」段明的脸上毫无波澜,继续问道。

「我?」这次的赌局骆家辉信心满满,自己输给一个大学老师?开什么玩笑,骆家辉在心中咒骂道:你一年的工资有没有我一个月的生活费多都很难说,和我比花钱,小爷我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家财万贯。

「随便,老师你说个条件吧。」骆家辉信心十足的回答道。

对面满面油光的大叔笑而不语,他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掠过盛雨兰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死变态该不会想让我陪他睡觉吧,万一骆家辉答应了他,那我……

盛雨兰躲着段明的目光藏到了骆家辉的身后,紧紧的抱着骆家辉手臂摇了摇「骆少要不算了吧,不要打什么赌了。」

骆家辉这才反应过来,对方居然一直是在看自己的女友,这老色胚巴结自己的梦中情人不说,连自己正在泡的马子也不放过?

「怎么了王老师,不想赌就算了。」

「放心我对你女朋友没兴趣,你若是输了就让你女朋友用狗绳牵着你在操场溜一圈,你顺便学几声狗叫就行了。」

「我他妈……」骆家辉差一点没忍住当场就骂出来。

「怎么不敢赌?」

原本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的骆家辉忽的嘎嘎笑了起来。一个穷酸老师和自己比有钱?真的以为有自己有个一百万很多吗,自己一定要让这个猥琐的体育老师知道什么叫做有钱人。

「赌!只是到时候王老师你可不要耍赖。」

骆家辉嘴角挂着一丝坏笑,这场赌约他赢定了。

「没问题,今天在场的同学都帮忙做个见证,谁要是想赖账就会在学校里永远都抬不起头。」

段明向着四周的同学大声宣告着,看着他那样坚定自信的眼神,难道他真的有什么后手?骆家辉此刻心里不禁一阵猜疑。

「一千万!」周围随即传来一阵哗然之声。

「我就拿出一点零花钱和老师你玩玩吧。」

「我靠,骆少这次是下血本了啊」

「这下咱们学校要出一个老师裸跑的大新闻了。」

骆家辉肆意的笑道:老师你可要说话算话。

骆家辉搂着纤细的盛雨兰走向自己的豪车在众多羡慕的眼光中离去。

「呸有两个臭钱就了不起吗?」

「行了你少说两句。」瘦子在一旁开导满脸愤愤不然的胖子。

今天多亏了有你两个人帮忙,白小诺将几百元塞进二人的口袋。

这钱我们不能收,说好了是义务劳动。

这钱你们拿着,女神节选举这段时间恐怕还要请你们多来帮帮忙。

好勒没问题。胖子也没有扭捏客气很是痛快的收下了钱并表示「给两位美女做牛做马,那是三世修来的福气,只要有用得到的地方他们二人随叫随到。」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你们加一下,明天我们还在这里集合。」

「好的,等你消息。」

热闹过后众人分散去,白小诺看见已经远去的段明,轻盈的小跑带着软糯的声音喊道:「王老师,你等等。」

段明站住脚步看着一路小跑而来的女孩,一双弯弯的眼眉中带着一丝的狡黠。

「今天多谢你。」白小诺顿了顿问道:「我应该称呼你为王老师,还是应该叫你段明?」

「是诗瑶告诉你的?」

「那当然,我俩可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

「诗瑶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关于我的身份这件事情你还要帮我保密。」

「你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这是我们三个人的秘密。那在学校里我还是叫你王老师吧。」白小诺很是机警地四下里望了望,「老师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啊?」

「放心吧,反正不是偷来的」

「老师,你刚才欺负骆家辉的样子可真帅,我早就看着他不爽了。」看着身边满脸油腻的体育老师和那天夜里拯救了自己的段明身影重合在一起,这个男人其实也挺不错的,有担当也有实力,真实的长得倒是也不错,而且……想到曼诗瑶和段明那段激情的视频。自己当初劝曼诗瑶参加女神节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呢?

「行了今天你也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段明拂了拂白小诺的头转身离去,接下来他要赶紧想办法如何才能尽快筹集1000万。

骆家辉站在五星级酒店 厢房的窗前眺望着夜色中的城市,骆家辉平复了心情拨通了自己父亲的电话。

「喂,爸……」

「怎么啦?是不是又闯什么祸了?」

父亲严厉的质问打断了骆家辉准备好的说辞「我……我……」

「有话快说,有屁就放。」

「我今天把别人撞了。」

「败家玩意儿,整天就知道惹祸。这次又要赔偿别人多少钱?」

「大概……1000万左右吧」

「什么,你到底撞死了几个人,1000万?」

「没……没死人……这不是还需要我自己车的修理费嘛。」

「修你奶个头,你那辆代步车重新买一辆也才200多万,你在这跟我张口就要1000万,整天在学校不学习就给我惹祸,还好意思三天两头来讹我的钱,败家玩意!我这没有钱,自己惹的祸自己处理。」

「爸……」

还不等骆家辉解释电话那头就传来了挂断的嘟嘟声。

妈的糟老头,看来还是要想办法去和老妈要些钱。骆家辉在心中暗暗的盘算着。虽然他们家有十几个亿,但是对他一个学生来说想要问家里要1000万还是有些难,平时他每个月的花销也不过就是10来万,如今为了在众人面前挣足面子这海口确实夸的有些大了。

「怎么样?骆少钱没有问题吧?」盛雨兰裹着白色的浴袍从浴室中走出,他隐隐约约的听见骆家辉的电话打的似乎并不顺畅,毕竟这笔钱关乎他的女神节排名,如果真的能够获得女神节第1名,从此踏入演艺圈……想想自己以后飞黄腾达的日子他就难掩激动的心情。这也是为什么他愿意对骆家辉同投怀送抱的原因。

「操,这点钱能难住老子吗?」骆家辉越想越气,被家里骂了不说,就连眼前这个拜金的小娘们儿对自己也投来质疑的目光。

骆家辉一把扯掉盛雨兰身上的浴巾,不得不说盛雨兰的确是个标志的美人儿,刚刚洗浴过得身体粉嫩剔透,苗条的身材玲珑有志尤其是胸前那一团丰满的双峰上两片红嫩的乳珠。骆家辉看的两眼发直心中的欲火熊熊燃烧。两腿之间也支起了小帐篷。

「哎呀洛少你还没有洗澡呢。」

「操,老子给你花了千把万还嫌老子脏?就用你的嘴帮我清理。」说着从胯下掏出了自己的肉杵。

盛雨兰赤裸的身躯跪坐在骆家辉的跨前,骆家辉短小精干的肉棒上传来阵阵的酸骚味儿,盛雨兰皱了皱眉头。

「舔干净」骆家辉一把揪住盛雨兰的秀发,将自己的肉杵强行送入对方的樱桃小口中。

香软的小舌在肉棒上轻抚了一圈后,一股莫名的恶心几乎让他把晚上吃的饭都要吐出来。

不能吐,忍住!为了那1000万,为了自己的明星梦盛雨兰强忍着生理上的不适开始不断的裹舔着骆家辉的肉棒。

不得不说盛雨兰的口技极好,他的舌头不仅绵软而且十分的灵活,几番裹舔就让骆家辉忍不住的激射出来。

骆家辉一声低吟,将肉棒从盛雨兰的樱桃小口中抽出,带出几滴晶莹的精华。盛雨兰纤细的手指捂住微微鼓胀的檀口,她黛眉微皱屏住呼吸,只是稍作停顿就引颈将嘴中酸骚的精华一饮而尽。檀口微微张开粉红的香舌在红唇上扫略着残余的精华。

洛少满了意吗?盛雨兰娇笑着询问道。

满意?还没完呢。嘴上逞着强的骆家辉一口气饮下早已经准备好的壮阳水,胯下苯已经萎萎靡不振的肉杵旋即又再次燃起雄风来。

一把将盛雨兰推倒在床上,一干肉枪从背后刺入少女的花穴之中。

「啊……」

骆家辉的粗鲁引得盛雨兰一阵娇颤。听的他心头骚痒肉棒再次膨胀三分,对着花穴猛刺而入。

小骚货,老公的肉棒厉不厉害?

啪啪啪啪……肉棒一次次穿过褶皱黏腻的肉壁,在少女的花穴中来回穿插。

比起肉穴中那一根短小肉棒所带来的时隐时现的快感,骆家辉那不断抽打在自己雪臀上的手掌才是她娇淫哀嚎的主要原因!

「啊……」雪白的翘臀微微颤抖,此刻早已经是红彤彤的一片。

「啊……啊……饶了我吧骆少……你要把人家捣烂了……」

「哈哈哈,小骚货看老子不干死你」

「啊……啊……」

盛雨兰叫的凄惨骚媚,让骆家辉完全沉溺在自己金枪不倒的幻梦中。

只是他不知道此刻的盛雨兰只是在尽情的表演,她那细小精干的肉棒在盛雨兰玩弄过的肉棒中简直不值一提。